首页 > > 254

中關村變臉:電腦城、創業園之后,還會有哪些標簽?

2016-07-25
来源:界面

  中關村 攝影:呂萌

  曾經的中關村,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地方。

  提到這里,大多數人會聯想到鼎好電子商城(下稱鼎好)、海龍電子城(下稱海龍)、中關村e世界門口那些需要到處攬活的黑導購,賣場里密密麻麻的小柜臺、五花八門的各式配件,以及川流不息的人群。特別在電腦攢機時代,中關村就像是一個開放的組裝工廠一樣,滿足著不同人群對IT產品的不同需求。

  但隨著賣場內的無序競爭所帶來的假貨、翻新產品橫行,中關村電子賣場的口碑也一落千丈,進而被主打B2C模式的互聯網電商所擠壓。人們越來越習慣于在價格透明的網上商城購物,品牌意識也越來越強。中關村電子賣場也一改往日人頭攢動的火熱景象,開始走向蕭條。

  那些柜臺里的小老板們也嘗試過改變。他們在淘寶上開店,注冊公司后想辦法成為京東的供應商,有的則從“賣電腦”、“賣手機”轉為“修電腦”、“修手機”。

  盡管如此,中關村的迭代之變仍然無可避免地到來。2011年太平洋電腦城關門歇業,之后中關村e世界在2016年春節后發布公告,稱將以整體或整層的方式出租,統一經營,不再從事電子賣場的業務。在中關村西區,以中關村創業大街為代表的新型業態已經成為這一地區的新坐標,一大波創業空間隨之涌現。

  2016年7月7日,地理位置絕佳的海龍也貼出《通知》稱,“即日起停止營業,進行升級改造”。

  賣場時代的中關村就只剩下還在堅持的鼎好。除了“電腦城”、“中國硅谷”、“創業園”這些既有標簽外,未來的中關村還會有哪些新的標簽?

  1

  老趙和他愛人的柜臺便在鼎好A座三層一個靠邊的位置上。柜臺面積不大,至多三四平方米,柜臺后方的貨架上一半擺滿了墨盒、硒鼓等打印耗材,另一半則被雜亂的各式數據線所占滿。

  中關村鼎好地下一層手機賣場。攝影:呂萌

  那是周三,海龍關門的前一天。和其他工作日一樣,整個賣場里依然沒什么顧客,有的只是看電影、看電視劇、打游戲的攤主。生意相對好的還能雇一名導購幫忙,不景氣的則多是夫妻檔。

  老趙沒有雇人。問及生意如何時,老趙反問,“還能怎么樣?混一天是一天唄!”這種狀況已經說不上持續了多久,但他不完全認同“是電商沖擊搶了他們的飯碗”。

  “我們都在淘寶上有自己的店鋪,但網上銷售最多只占我們整體銷售的10%-20%。市場經濟狀況不好,政府采購也收緊,大單子沒有,生意肯定好不到哪去。”老趙說。

  即便如此,他也沒想過干脆關掉攤位,離開中關村去做點別的。在他眼里,現在哪個行業都不好做,與其重新進入一個陌生領域,還不如做自己擅長的。“畢竟我做這行有十年了。原來我們大量庫存,現在也都消化得差不多了。只要鼎好不關,就算店面剩一小半我們也會堅持到最后。”

  和老趙想法類似,還有很多商家都是走一步看一步。他們覺得自己沒什么話語權,就像動物園服裝批發市場搬遷一樣,“人家讓我們走就得走,要是生意做大了誰也不會在這待著”。

  散落的電子產品模型。攝影:呂萌

  但在十幾年前,中關村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有媒體曾報道,1999年開業的海龍大廈在隨后幾年的日均客流量都在3萬-4萬人次,到2006年底,共有超過7000萬人次的客流涌向中關村。1997年,為了緩解海淀大學區和中關村賣場周邊的交通擁擠狀況,北京市政府還曾砍掉路旁幾十年樹齡的大樹來拓寬路面。

  于1998年開始的首屆“中關村電腦節”成為當時中關村地區最重要的活動,一直到2010年始終保持著每年一屆的頻率,舉辦第二界參與人數即達到20萬人次。在以電子賣場為主的時代,外界常常評論中關村為“中國信息產業的發源地和搖籃,已成為中國計算機領域研究水平最高、市場規模最大、廠商數量最多、人才資源最密集、電子配套設施最齊全的地區”。

  已經到納斯達克敲過鐘的京東創始人劉強東,也曾是中關村大街上的眾多攤主之一,當時的主業是賣光盤。但與老趙等人不同,在1999年看到硬件產品的利潤急劇下滑后,劉強東沒有選擇尋找其他高毛利的產品再賣,而是開始在服務上做點不一樣的事,例如買刻錄機送傻瓜式多媒體系統,承諾不賣假貨,任何時候可以找劉強東維修退貨等等。

  后來的故事,已經被很多媒體報道過。劉強東因非典面臨巨大庫存,但同時因禍得福,有了早期的網絡(論壇)訂單,B2C電商模式逐步成型。

  劉強東曾說過,“沙漠中沙粒無數,最幸運的沙子,也只是偶爾能夠浮到表面上來,享受一次陽光、享受一次春風而已。當然,還有很多粒沙子,可能一輩子沒有見過任何陽光,一直埋沒在下面。”

  在中關村,被埋在下面的“沙子”顯然更多。

  2

  2000年至2006年是中關村電子賣場發展的黃金時間,但其過往的輝煌并沒有讓中關村真正成為中國的“硅谷”。電子賣場的蕭條早已顯現,只是那個時代飽含了太多人的回憶,以至于我們不愿意正視過往時代的沒落。

  “電子賣場是時代的需要,那時除了技術創新更需要市場創新,即滿足消費者的需要。這種需要還沒到上網購買的階段,更多是價格便宜的需求。”創業黑馬園區事業部副總經理董博很早便開始接觸中關村管委會和海淀政府的相關人士,他的一些看法有助于我們從政策角度來理解中關村地區的變遷歷史。

  董博認為,中關村近十年的變化既是技術創新的變化,更是商業模式的變化,不斷有新的產業涌現,并產生聚集效應。

  2007年左右,在中國IT界數一數二的大型企業,如聯想、方正、四通、紫光、同方、用友等都從中關村踏上了發展之路,在這里設立總部。其他一些當時新興的企業,如華為、中興、大唐、海爾、海信等,也都將中關村作為產品開發基地。包括微軟、英特爾、摩托羅、惠普、三菱、諾基亞等國際知名大公司,都相繼在中關村及其周圍地區建立中國區總部或產品研發中心。

  這些企業所帶來的大量資金、人才、技術給中關村帶來新的生命力,也成為推動北京經濟增長的重要驅動力。例如聯想電腦、方正的激光照排、紫光掃描儀、用友的財務軟件等,這些代表著中國高科技生產力的技術或產品,讓中關村不再是一個簡單的地理名詞,更像是北京乃至中國探尋新技術、新發展、新思維的圖騰。大型民族企業也在那個時代受到前所未有的景仰和重視。

  但在2010年之后,小公司開始受到更多關注,原有將優質資源集中在一家公司的情形,轉變為將更多的創新要素分散在不同的公司上,一大批垂直網站、基于某一點的技術創新公司出現。“創業公司”這一代表了獨立、勇氣、新銳等多層含義的詞匯開始橫掃逐步升溫的投資市場。

  車庫咖啡便是在2011年入駐當時的海淀圖書城,現在的中關村創業大街。

  據北京海置科創科技服務有限公司(下稱海置科創)董事長姚宏波向界面新聞記者回憶,車庫咖啡是第一家入駐的創業平臺。海淀圖書城于1992年開街,有20多年的歷史,上百家圖書出版商,一直以傳統售書業態為主,2007年后增加了很多小規模餐飲業態。由于傳統圖書文化產業受網絡書店的沖擊,其圖書集散與文化集聚作用不斷弱化。

  2013年,中關村正式提出建設“一城三街”:“一城”即中關村軟件城,“三街”就是科技金融一條街、知識產權保護和標準一條街、創業孵化一條街。其中創業孵化一條街定位在海淀圖書城,并明確以海淀置業為實施主體,對整條街區的業態進行資源整合、房屋回收和硬件的改造升級。為了更有效推進工作,海淀置業成立了控股子公司海置科創來運營管理。

  經過一年多的整合,中關村創業大街在2014年6月12日正式“開街”。全長約220米,寬約10米,西起蘇州街,東至彩和坊路,南起海淀大街,北到北四環路,由籍海樓、昊海樓等14棟建筑組成,總建筑面積4.37萬平方米。其中,海淀置業持有的產權面積超過3萬多平方米,占整條街區面積的73%。

  截至目前,整條街區的入駐機構已從最初的10家增加至45家,包括車庫咖啡、3W咖啡、36氪、并購咖啡、聯想之星、飛馬旅、言幾又、創業黑馬、京東智能奶茶館等。這些創業機構提供的服務涵蓋了早期辦公、專業孵化、創業交流、創業咨詢、投融資對接、商業模式構建、團隊融合、媒體資訊、創業培訓等多方位的創業服務。

  創業者在中關村創業大街3W咖啡館討論。攝影:呂萌

  “還有很多想要入駐的新機構找過來,但是已經沒地兒了。去年我們往南擴了11號樓,現在還在陸續收回房源,方便新機構進入。”姚宏波說,他們所管理的圖書城面積大約占整條大街的70%,一些圖書經營商仍在繼續經營。

  與中關村創業大街的火熱相反,往東七八百米的鼎好、海龍一帶卻日漸蕭條,客流量迅速走低。中關村e世界在歇業之前,一些樓層的出租率不到一半。

  中關村海龍大廈一層電子產品賣場。攝影:呂萌

  中關村e世界。攝影:呂萌

  “賣場的衰弱是市場經濟和消費需求的變化,再加上電商的沖擊,使其自然淪落為一種低端業態。但這并不代表中關村就此衰落,不斷有新的科技公司進到這一區域,逐漸替代了賣場的業態。”董博說,不少沒有能力再繼續支付租金的店家會選擇從賣場退租,由于零零散散的退出異常雜亂,所以政府統一規劃,將新的創業要素整合起來進行區域升級。

  2009年7月,海淀區政府發布的《關于加快推進中關村西區業態調整的通告》中表明,中關村西區定位于建設成為創新要素聚集功能區,不鼓勵電子賣場、商場、購物中心、餐飲等業態在本區域內發展。

  作為四大電子賣場之一的太平洋電腦城最先在2011年關門,隨后中關村e世界、海龍也響應號召。盡管鼎好還有不少賣場攤位,但在寫字樓其他樓層,已經開始引入創業空間。

  董博認為,中關村的最大特點其實不是政府決定創新要素,而是創新要素會在這里裂變,政府再梳理引導。

  3

  很多人不曾預料到,2015年5月7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到來讓整條中關村創業大街徹底沸騰。

  在劉延東副總理、聯想集團董事局名譽主席柳傳志的陪同下,李克強先后參觀了3W咖啡館、聯想之星創業培訓教室等場所,還在3W喝了一杯咖啡。也因此,不少慕名而來的顧客都會在3W點上一杯“總理同款”的咖啡。

  3W咖啡店里的顧客。攝影:呂萌

  總理掀起的熱潮當然不止于此。去年3月,總理便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之處,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國務院辦公廳還印發《關于發展眾創空間推進大眾創新創業的指導意見》,部署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工作。

  一時間,北京城區的咖啡館,十個人幾乎有一半的人都在談互聯網、談創業。

  但在中關村南創業大街,熱鬧并不長久,大部分機構還做著原來該做或沒做好的事。

  “任何事物不能遠離經濟規律,創業空間也不例外。”姚宏波說,3W剛入駐大街是注冊的是餐飲企業,現在則增加了3W傳媒、3W基金、招聘等業務。其他各家平臺也都在快速發展,形成較為完整的小生態,而大街負責提供大的生態環境。

  由于受到地理空間限制,創業大街無法承載更多的創業孵化空間,亟需向周邊拓展。優客工場從中看到了機會。

  曾任萬科高級副總裁、北京區域本部首席執行官、北京公司董事長的毛大慶,在2015年3月決定辭職創業。一個月后,毛大慶向外界正式介紹了自己的創業項目——聚焦聯合辦公、會員交易撮合及相關服務。這家公司在一個月內選出十處地點作為聯合辦公區,海龍是其中之一。

  “中關村地處北京乃至全國雙創行業領域的最前沿,聚集著無數優質的創業項目,也集中了中國科學院計算機研究所等28家中央所屬科研院,此外還有多家高校和不同類型的企業。”這是毛大慶選擇中關村作為聯合辦公空間的原因。

  盡管聯合辦公是優客工場的核心業態,但毛大慶并不希望僅僅通過租金差價來獲取利潤,更重要的在于聚合會員、聚合產業鏈,在撮合交易的同時,對相關行業進行股權布局。

  目前已有五十家左右的公司入駐位于海龍的聯合辦公空間,收費按工位/月或工位/年計算,互聯網、智能硬件成為主流項目。“我們也看到一些發展到一定規模的企業,因為國家在中關村的專項扶持和招納人才的便利性而回歸到中關村。”毛大慶說。

  熟悉中關村地區的人們不難發現,原來中關村最受關注的“中關村電腦節”,已逐漸被“中關村創新季”所取代。海龍、科貿、中關村e世界、鼎好等傳統電子賣場的樓體上,也基本以創業相關的廣告牌為主。那些筆記本、手機等IT數碼產品的廣告只集中在幾個大品牌,聲勢遠不如從前。

  貨梯口大門緊閉。攝影:呂萌

  4

  海淀區政府對中關村地區的改造信心相當堅定。

  去年10月,海淀區政府正式對外宣稱,中關村大街未來3-5年內將完成轉型,現有15萬平方米的傳統電子賣場將逐漸騰退。中關村將逐步告別電子賣場,昔日的“中關村電子一條街”將徹底轉型為“創新創業一條街”,傳統電子賣場的業態將逐漸被新模式、新業態徹底替代。

  升級后的中關村大街南起白石橋、北至清華大學西門,全長7.2公里。目標是至2017年底,形成一批創新創業、科技金融、文化創意等新型業態集聚區。2020年底,中關村大街及周邊地區持續產生具有中關村原始創新、技術服務能力及商業模式創新優勢的創客群體和企業集群。

  根據調研結果,目前中關村大街沿線寫字樓共計36座,有業態調整積極性的樓宇有10座,分別是鼎好、海龍、億世界、大華科技商廈、光耀東方中關村時代購物廣場、九龍商務中心、中發電子城、中關村大廈、天作國際大廈及光大國信大廈。樓宇產權方主要包括:國有企業、大學、部分房地產企業及小業主個人產權,其中小業主個人產權的樓宇主要包括韋伯時代中心、中關村大廈。

  復雜的產權狀況也讓中關村的改造面臨不小的挑戰。

  CBRE(世邦魏理仕)北方區CBRE環球研究部副董事孫祖天在接受界面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改造會是提升中關村租賃市場的有效方式,但分散的業權必然會拖延上述寫字樓的改造時間。“小業主大多不愿意賣,或者以很高的價格來出售,而寫字樓主要采取信托、參股等方式解決。這些都還在嘗試階段,尚未有成功的案例出現”。

  此外,核心區的傳統電子賣場屬于低端物業,無法轉型為對高端用戶有吸引力的高品質物業,如何改造這些物業也是中關村亟需解決的問題。“這樣才能有更多的供應滿足寫字樓租戶的要求。”孫祖天強調。

  優客工場也證實,由于海龍大廈歷史原因,導致在選址時耗費大量精力與小業主溝通協商,推遲簽訂合同。此外由于樓宇使用年限較長,部分結構混亂、設備老化,加大了施工難度。

  CBRE提供的數據顯示,北京地區寫字樓租金普漲是從2009-2011年之間,幾乎每個商圈都漲得很快。所以最近三年的漲幅相對較小,中關村地區今年有1%左右的上漲。和其他地區相比,還算比較高的。

  高租金也意味著高承租能力,這對諸多創業公司來說具有不小的門檻。“像聯想、英特爾、微軟等外資或上市公司,以及融資達到某個階段、有一定租金承受能力的,特別是他們的租賃面積達到一層的一半以上,會更傾向于買而不是租。”孫祖天分析道。

  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目前北京可買的物業非常有限,在中關村地區基本上沒有。也因此,像百度、新浪、騰訊這樣的大型科技公司選擇在上地附近拿地新建寫字樓。

  百度拿下的是北京中關村軟件園二期C-1、N-2、N3、N4、N5地塊。新總部大樓為五棟地上七層,地下兩層的辦公樓,另有一棟地上一層,地下兩層的報告廳。占地面積超過68000平方米,其建筑面積超過300000平方米,相當于現有百度大廈建筑面積的3.3倍。

  即將搬遷的新浪大廈同樣位于中關村軟件園二期,占地2.9公頃,建筑面積約13.22萬平方米,耗資約為15億元。整棟大樓地上六層,地下三層,包括工作區域、員工休息區和健身房、餐廳、停車場等功能區。

  一向大手筆的騰訊也不甘落后,與百度、新浪在相同區域選址的新北京總部單層面積為2.8萬平方米的七層正方形建筑,單層能夠容納2300人一起辦公,預計在此辦公的員工人數接近8000人。

  中關村地鐵站下班時的人流。攝影:呂萌

  5

  如此巨大的辦公空間顯然是人多地少的中關村西區無法滿足的。

  不過與大型科技公司的外延相同步,“中關村”的概念也在發生顯著變化,未來會與上地融為一體。在1988年以前,位于海淀區中東部的“上地”只是個村。1991年上地信息產業基地開始動工,如今的上地信息產業基地屬中關村科技園區第一發展組團。

  如果從行政管理角度看,中關村本身包括一區16園,包括海淀園、豐臺園、昌平園、亦莊科技園、通州園、大興生物醫藥基地等。其中海淀園的主要功能是高新技術成果的研發、輻射、孵化和商貿中心,其他園區主要為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基地。

  在這些園區當中,中關村科技園管委會通過多元化投融資的方式,建設了中關村科技商務中心區,中科院科學城、北大科技園和清華科技園。其中又重點規劃建設了中關村軟件園、中關村生命科學園、北大生物城、上地信息產業基地等多個專業化產業基地。除提供產業化空間外,中關村科技園還出臺了各種創業投資、人才扶持等相關政策,從而吸引更多的科技公司入駐。

  “中關村外延的趨勢和硅谷很像。早前硅谷的范圍并不大,現在則延伸至從舊金山到圣何塞的一大片區域。在整個生態布局中,不停有新的公司進入才是最重要的,畢竟創業公司都會長大。”畢業于斯坦福大學的創業黑馬首席戰略官羅小渠表示。

  包括百度、騰訊、新浪在內,他們之所以能夠吸引眾多的員工加入,除了技術和薪酬主導外,文化氛圍也相當重要。通常公司文化需要通過辦公環境來顯現。這也是蘋果愿意花巨資建造一座“宇宙飛船”的原因。

  像3W公司這樣的創業公司,盡管其總部位于中關村創業大街的一個三層小樓,但其聯合辦公空間早已擴展至深圳、成都等地,一種代表著中關村創業的氣質也隨著3W走向所拓展的區域。

  羅小渠認為,即使這些公司徹底出走中關村也不是問題,“因為有科研院所,中關村有它固有的特質,在地域外延時文化和精神的核心還會保留在這里。就像硅谷不管怎么變遷,核心永遠是在斯坦福那一區域。中關村某種程度上就扮演這樣一種角色”。

  身處中關村的人眼里,或許“中關村”一直沒有變過,變的只是不斷被摘下又貼上的各種標簽,一個不斷被重新定義的中關村。

[责任编辑:蒋璐]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