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港片更新换代的拐点已到来?

2017-04-11
来源:深圳商报

 

 

  ▲《一念无明》斩获最佳男配角奖(曾志伟)、最佳女配角奖(金燕玲)。

  

 

  ▲《七月与安生》获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

  

 

  ▲《湄公河行动》获最佳动作设计奖。

  

 

  ▲惠英红凭《幸运是我》获最佳女主角奖。

  

 

  ▲《摆渡人》获最佳摄影奖。

  

 

  ▲《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获最佳服装造型奖、最佳视觉效果奖。

  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近日落下帷幕,这是一个鼓励香港本土电影创作的奖项,从颁奖结果中可见,今年在坚守“本土化”的同时,金像奖鼓励新人出头的趋势也很明显。

  在产量不多、质量不高的质疑声下,港片已经低迷了好几年,但去年情况有所好转,香港共出品68部电影,也是近15年来的最高纪录,港片似乎有“抬头”的迹象。

  全力扶持港产片新人

  记者发现,几年来老一代香港电影人纷纷发力,杜琪峰发起的“鲜浪潮计划”,已培养出很多年轻力量,陈可辛、尔冬升等人也当起制片人或监制,扶持新导演、新演员。

  本届金像奖获奖片中,《一念无明》和《点五步》这两部本土电影把“年轻力量”和“本土”两大要素结合得很好。前者对准了香港底层人生活的切肤之痛,后者则探索非主流运动——棒球。

  获得创意香港“首部剧情电影计划”资助而出炉的电影《一念无明》是香港新锐导演黄进的首部长片,更获得今年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8项提名。他曾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据他透露,杜琪峰是伯乐。谈及是否要北上内地寻求出路?他表示,“合拍片只是一个选择。有的导演需要合拍这样庞大的资源和市场,但也有的导演喜欢拍一些小的片子。”

  知名影评人冯飞昨日接受记者采访,在他看来,本土化和传承,都是为了扶持港产片新人。《七月与安生》就是一部成功的合拍片,题材和尺度都把握精准,市场反馈也非常好,但如果没有陈可辛监制的把控,几乎做不到。“在前辈电影人的带领下,香港年轻一辈正在融入内地这个庞大的市场,而不是局限于拍摄本港题材,眼光放得更远。”

  从《如果·爱》到《中国合伙人》《亲爱的》,陈可辛在北上的众多香港导演里一直是最接地气的那一拨。自2014年的《亲爱的》之后,陈可辛更多地将精力投入到监制工作中。昨日,陈可辛亮相暨南大学电影《喜欢你》的首映活动,被问起扶植新人的经验,陈可辛谦虚地表示主要还是机缘。“首先要找到能够跟你沟通的年轻导演,你们互相认可,才能有机会合作。电影这一行,本来就应该薪火相传。”陈可辛说。

  更新换代的拐点已经到来?陈可辛直言不讳:“更新换代是必须的。我们这批做电影的人,还眷恋着年轻时候的感觉,不停地在重复用同样的演员,到一个阶段,其实已经感觉到不对了,我觉得自己接不上现在年轻人的感觉了。所以必须要新的血液加入,但这是慢慢尝试和改变的过程。”

  与内地市场密切融合

  当下,香港影人北上已呈现出新态势,香港电影公司与内地公司的合资也日益增多。

  去年,本报记者采访香港导演王晶时,他曾说过:“你们总问我为什么比其他香港导演更适应内地?我每年有9个月都住在北京,我把家都安在内地,别人有做这个功课吗?”

  影评人冯飞认为,香港导演要在内地成功,无非就是要适应内地环境,为什么很多人会找黄建新做监制?因为他是一个纽带,你们安心创作,其他的我来搞定,这是所谓的“强强联手”。徐克也好,林超贤也好,几乎都是这个路数。

  受内地市场追捧IP影响,香港电影公司也在资源库中尽力寻求香港和内地都认同的IP,开发系列续集。在前阵子举行的香港影视娱乐博览会上,记者采访了寰亚电影公司负责人朱任之,朱任之表示,内地不少公司很愿意花钱买IP,但是制作IP的能力不够,现在出现一个新的现象,就是他们比较倾向于找香港影视公司来承制IP,“制片管理方面,香港公司比较有经验,是工业化流程的操作。一些香港导演也比较抢手,因为他们不仅能拍电影,还能做电影监制。”

  这种类似好莱坞的电影工业化操作模式是在香港电影鼎盛时期留下的,香港电影人北上,这也成为其优势之一。业界已有预测,2017年内地电影市场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票仓。朱任之说:“未来的香港电影会与内地市场渐渐融合,但香港电影在内地的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小。”

  ( 深圳商报记者 李佳佳 )

[责任编辑:许淼祥]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