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卡塞爾文獻展將焦點移至歐洲危機的風暴眼雅典

2017-04-12
来源:99艺术网

   五年一度的卡塞爾文獻展首次一分為二,在希臘雅典和德國卡塞爾兩個城市同時舉行,其中雅典站於4月8日率先啟動。雅典,曾是歐洲文化引以為傲的搖籃,而今,它正處於歐洲經濟、移民、民主危機的風暴眼。這一屆卡塞爾文獻展,試圖運用文化的力量,吸引世人關注這場危機。

  2013年,策展人亞當·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為卡塞爾文獻展帶來一個巨大改變:這個每五年一次在德國小城舉辦的全球矚目的藝術展,將首次一分為二,在希臘雅典和德國卡塞爾兩個城市同時舉行。雅典,曾是歐洲文化引以為傲的搖籃,而今,它正處於歐洲經濟、移民、民主危機的風暴眼。這一屆卡塞爾文獻展,試圖運用文化的力量,吸引世人關注這場危機,重新審視,甚至試圖改變歐洲的權力動態。

  2017年4月8日,第14屆卡塞爾文獻展在希臘雅典開幕,德國卡塞爾的部分,將於稍後在6月10日展開。《紐約時報》撰稿人瑞秋·多納迪奧(Rachel Donadio)觀察到,這樣的安排不乏爭議。在德國方面,一些藝術評論家擔心這樣會分散客流;在對於希臘人來說,鑒於德國主導的歐盟強制要求其進行經濟改革而至其持續經濟衰退,當地人對於卡塞爾文獻展的舉辦也十分敏感,甚至認為這是德國在推行文化帝國主義,或是消費當地苦難的旅遊產品。

亞當·希姆奇克 圖片來自網絡

  亞當·希姆奇克 圖片來自網絡

  本屆卡塞爾文獻展藝術總監、46歲的亞當·希姆奇克出生於波蘭。身為左派,他對於文化帝國主義的指摘感到不快。他坐在文獻展公共項目總部,這裏曾是希臘軍政官員用來審訊囚犯的地點。希姆奇克希望引起世人注意到這個國家困難重重的複雜曆史,而一些希臘人則認為這樣的選擇即便算不上侮辱或冒犯,也顯得過於激進了。

  “在雅典,有一種討論的氣氛,”希姆奇克表示,“你能夠感受到你所做的是重要的。他們不會冷淡處理。”

亞當·希姆奇克 圖片來自網絡

  亞當·希姆奇克 圖片來自網絡

  第14屆卡塞爾文獻展將呈現大量政治性的討論,有160位藝術家參與其中,大部分將同時參與希臘和德國的展覽。本屆展覽主題為“向雅典學習”,很多作品涉及了價值、身份、移民等問題。“雅典是歐洲經濟危機和社會危機的代名詞,”亞當·希姆奇克表示,“從某個角度來說,這裏被視為危機誕生之地。”

  本屆展覽也被視為自2010年歐洲債務危機以來德國軟實力最生動的表現。希臘和德國兩國總統均出席了4月8日舉行的開幕式。

希臘(左)和德國兩國總統均出席了卡塞爾文獻展雅典站的開幕式

  希臘(左)和德國兩國總統均出席了卡塞爾文獻展雅典站的開幕式

  “這事關創立一種意識,重申 ‘勿忘我們民主家園的歐洲兄弟姐妹’,”德國文化部國際文化事務顧問馬丁·羅斯(Martin Roth)表示,他曾是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的館長,去年英國脫歐公投之後,他宣布卸任。

  希姆奇克曾任巴塞爾藝術博物館館長,他於2014年移居雅典。他和策展團隊都希望文獻展能夠超越國家主義的思想。“文獻展不是聯合國,”他說道,“這是全球性的藝術展覽。”

  自從1955年誕生以來,卡塞爾文獻展始終是一個具有政治性內涵的展覽。希特勒曾將現代主義以降的藝術家貼上“墮落”的標簽,而首屆文獻展是重新為現代藝術正名,對“二戰”前後的歐洲藝術各流派做出了總結性的評價,在戰爭的廢墟中重新樹立文化的豐碑。從第10屆文獻展開始,曆屆策展人也開始嘗試著超越卡塞爾的地理局限。例如第11屆文獻展策展人奧奎·恩威佐在卡塞爾文獻展舉行之前,於奧地利維也納、印度新德裏、加勒比海的聖盧西亞、尼日利亞拉各斯舉行了一系列活動,最終才落地卡塞爾;第13屆文獻展的策展人卡洛琳·克裏斯托夫·巴卡捷夫將關注焦點集中於深陷戰爭泥沼的阿富汗,但終因其文化藝術領域的影響力過於邊緣,最終招致東方主義剝削的批評。而今,希姆奇克希望德國以另一種視角去審視希臘。“擁有這般規模的文化事業同樣具有足夠的政治力量。”他如是說。

Rebecca Belmore作品,Biinjiya iin Onji,菲洛帕波山 ©Fanis Vlastaras

  Rebecca Belmore作品,Biinjiya iin Onji,菲洛帕波山 ©Fanis Vlastaras

Hiwa K作品,Pre-Image,ODEION ©Mathias Voelzke

  Hiwa K作品,Pre-Image,ODEION ©Mathias Voelzke

  第14屆卡塞爾文獻展的預算總共達到3700萬歐元,半數來自德國政府的支持,半數來自門票收入(大部分來自卡塞爾,雅典也有部分場館會收取門票)、私人捐贈和企業贊助。一位卡塞爾文獻展的發言人表示:很難說明這筆預算如何在兩個城市間分配,但雅典並不會比卡塞爾更少。

  在雅典,文獻展的舉辦時間為4月8日至7月16日,在卡塞爾的舉辦時間是6月10日至9月17日。延續卡塞爾文獻展的傳統,活動均持續100天。

  希臘政府並未投入資金,但愛琴航空在兩個城市之間開啟了直航航線,希臘公共電視專門為展覽制作了節目。雅典為展覽提供了服務以及很多公共場館。據悉,本次在雅典,文獻展活動遍布城市的40個場館,包括美術館、博物館、圖書館、公共機構、廣場、劇院、美術學院等。“這對於人們的情緒很有幫助。”雅典市長伊奧爾戈斯·卡米尼斯(Giorgos Kaminis)表示。

  文獻展期間的藝術作品涉及很多議題,從抵抗運動到跨性別身份,不一而足。這些創作大多以表演、行動、聲音、文字等形式呈現,而不局限於普通的視覺藝術范疇。

  德國騎手Tina Boche和匈牙利騎手Zsolt Szabo走在藝術之路上。

德國騎手Tina Boche和匈牙利騎手Zsolt Szabo走在藝術之路上。

  德國騎手Tina Boche和匈牙利騎手Zsolt Szabo走在藝術之路上。

  周日,藝術家羅斯·比雷爾(Ross Birrell)啟動了《愛馬仕的過境》(The Transit of Hermes),12位騎士將用100天時間,跨越3000公裏路程,從希臘雅典出發,一路向北,經過馬其頓、塞爾維亞、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奧地利,最終來到德國卡塞爾,跨越申根和非申根地區,在歐洲地圖上畫出一條對角線。這個行動的靈感來源於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到紐約的10000英裏馬術之旅的傳記,瑞士籍阿根廷裔騎手Aimé Félix Tschiffely於1925年至1928年完成了這一旅程,這是一次史詩般的耐力之旅,跨越了邊境和戰區,也是無數的當代遷徙的寓言。在那個時代,希特勒在德國掌權,而今,特朗普要在邊境修牆。Tschiffely的史詩之旅時至今日依然能夠引起世人共鳴。

貝思·斯蒂芬斯和安妮·斯普林克爾作品,擁抱雅典,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 ©Stathis Mamalakis

  貝思·斯蒂芬斯和安妮·斯普林克爾作品,擁抱雅典,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 ©Stathis Mamalakis

Rasheed Araeen作品,食物換取思考:思考改變,Kotzia廣場 ©Yiannis Hadjiaslanis

  Rasheed Araeen作品,食物換取思考:思考改變,Kotzia廣場 ©Yiannis Hadjiaslanis

  貝思·斯蒂芬斯(Beth Stephens)和安妮·斯普林克爾(Annie Sprinkle)自稱為“生態性學家”(ecosexual sexicologist),她們提供《擁抱雅典》(Cuddling Athens)服務,在一張床墊上擁抱旅客。

  《Shamiyaana-食物換取思考:思考改變》是英國籍巴基斯坦裔藝術家Rasheed Araeen的作品,他們在雅典的廣場上設立了一個帳篷並供應食物。這頂帳篷吸引到遠離當代藝術領域的雅典人和敘利亞移民,給予大家一個共享空間,分享一頓美食、一場談話。

  雅典藝術界也樂見文獻展將全球的關注帶到這個城市。“人們等待著來自全球的旅客。”當地畫廊主瑞貝卡·卡姆西(Rebecca Camhi)表示。

  但即便是文獻展的歡迎者也提到一絲憂慮,他們指出展覽並未關注希臘藝術——在卡塞爾,很少有人會批評文獻展不關注德國藝術——表示文獻展策展人並沒有與當地藝術界進行深入合作。

  雅典期待著開幕周會接待8000位遊客,此後每周接待1200位遊客。而在2012年,第13屆卡塞爾文獻展為卡塞爾帶來了90萬參觀者。

  在雅典,文獻展借用了城市最重要的一些藝術場地,包括貝納基博物館(Benaki Museum)、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EMST)、比雷埃夫斯考古博物館、錢幣博物館和雅典第一公墓。

  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成立於1997年,其建築原本是啤酒廠的老廠房,其改建延遲了多年,直到去年年底部分開放。本次文獻展,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將成為主展場。作為交換,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會將部分藏品送到卡塞爾,在當地弗裏德利希阿魯門博物館(Fridericianum)展出。

  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迎接參觀者的是阿根廷藝術家Marta Minujin的作品《希臘用藝術和橄欖油向德國還債》(Payment of Greek Debt to Germany with Olives and Art),明確提及了希臘的債務危機。在卡塞爾,這位藝術家也將重現自己1983年的作品《圖書帕台農》(The Parthenon of Books),她用10萬本禁書搭成了雅典衛城的形狀。

Bonita Ely作品,Plastikus Progressus Memento Mori,ASFA ©Stathis Mamalakis

  Bonita Ely作品,Plastikus Progressus Memento Mori,ASFA ©Stathis Mamalakis

Beau Dick作品,22個面具裝置,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 ©Mathias Voelzke

  Beau Dick作品,22個面具裝置,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 ©Mathias Voelzke

  在雅典當代藝術博物館還會設置一些原住民藝術家的藝術作品,包括來自加拿大西北部誇誇嘉誇族的Beau Dick,來自新西蘭的毛利族後裔Nathan Pohio,還有來自斯堪地那維亞薩米族的Synnove Persen。

  策展人希望,這樣的呈現方式可以抹去藝術史和民族志之間的鴻溝,證明即便在殖民地的博物館,藝術也可以開啟並承擔反殖民主義的討論。

  策展人的一腔熱情如何在雅典引起共鳴,這一點還有待觀察。針對文獻展的一個重要批評,就是認為展覽組織者對於當地人采取了人類學的分類法。在雅典有一則匿名塗鴉寫道:“親愛的文獻展:我拒絕為了增加你的文化資本而被選中。真誠的,市民。”

雅典街頭的匿名塗鴉吐露了市民的心聲 圖片來自網絡

  雅典街頭的匿名塗鴉吐露了市民的心聲 圖片來自網絡

  “他們已經從我們這裏學到很多了,”希臘藝術家Eirene Efstathiou表示,“當地人也被拉入進來,但這依然是文獻展的思路,這是一種學術的視角:你看經濟危機是不是很有趣?”

  當被問及如何定義文獻展的成功,希姆奇克的回答毫不遲疑:“事實就是如此。”

  “我們提出了很多問題,很多人都對此作出了回應,”他表示,“這將是一筆豐富的非物質遺產,討論可以持續數十年。”

  的確,文獻展總是在某種程度上成為政治、社會與曆史的一面明鏡。隨著德國、法國大選即將臨近,民族主義的幽靈時隱時現,第14屆文獻展關注移民與流離失所,也不斷回顧影響了首屆文獻展誕生的災難:二戰和大屠殺。

  無獨有偶,76年前,1941年4月6日,正是納粹德國入侵南斯拉夫和希臘的日子。此時此刻直至秋天,在德國卡塞爾和希臘雅典之間,學習、討論和反思,將會持續。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