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藝術作品的雷同,是模仿還是抄襲?

2017-04-13
来源:99艺术网

   \

  最近因為忙於出版社的一個書稿,瀏覽了諸多國內外藝術名家網站。期間發現不少國內藝術家的作品和國外藝術家莫名的相像,即便是在我內心非常認同的國內藝術家,也可以看到其創作的模仿來源。更有甚者,國內有一定認知度的中青年藝術家和早於他們成名的西方藝術家作品幾乎雷同,不得不為此思慮。雖然關於藝術作品抄襲其實由來已久。

  就“模仿”來說,它是社會群體中的個體行為,受社會群體意識的制約。只要個體之間存在交流,模仿行為就會發生。因為模仿是個體適應群體、獲得發展的最初級手段。模仿的對象總是指向群體中能力強、有實效的個體。模仿也是個體成長過程中的必經階段,是個體從低級走向高級、從幼稚走向成熟的必然經曆。但模仿也有層次高低、程度深淺、效果優劣之分。形式上的照搬、照抄同基於理解對象的精髓、與自然特點有機結合地進行的再創造,有實質性的區別。形式上的照搬、照抄稱之為“抄襲”,理解後的再創造我們稱之為“借鑒”。抄襲在任何創作領域都被視為惡習,因為這種做法違背創作的精神——真誠、獨立、自由和獨創性。而人們已無法把被借鑒的對象和最終形成的現實分離開來,它承前啟後,既能表達現實的真實感又能表達對傳統曆史的尊重。

  其實,美院、畫院、社會畫家的藝術創作群體中,經常有抄襲之事發生。擁有高名氣或人氣的藝術家更容易被抄襲與模仿,因為可以帶來實惠和名利。上至六七十歲的畫家,下到二三十歲的年輕畫家,近年都被曝出抄襲事件。尤其是有些年輕畫家不懂得如何將他人作品語言轉換,甚至出現和抄襲作品完全一樣的尷尬。

  當提出這個問題以後,有朋友提出在藝術創作中“抄襲”和“模仿”的界限很難明確,有時藝術家雖然借用了別人的形式,但他所要表達的意思則完全不同,這種情況就不該被稱為“抄襲”。這一點,康定斯基曾經做出明確的表述:“如果藝術家是為了表達內心的沖動和體驗才使用別人創造的形式,也就是說如果這種借用是符合了他內心的真實,那么他就完全有權力這么去做”。可惜我所說的那些畫家,根本就不可能符合康定斯基的標准。

  也有朋友說,即使在西方藝術發展中模仿前人也是慣常的做法。眾所周知,畢加索的立體主義風格是受了塞尚晚期作品的影響,他的雕塑也和非洲的土著雕塑有直接的聯系。但積極地學習前人的經驗,將其轉化為個人創新的動力和竊取別人的想法,將其作為通向名譽和財富的捷徑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的。雖然世界上所有的藝術家都是從臨摹別人的作品起步的,但真正的大師無一不具備獨立的的藝術風格。畢加索博物館曾經舉辦名叫“畢加索窺視德加”的藝術展印證了畢加索受到德加影響,但他沒有對德加的作品進行簡單的抄襲,而是學習研究德加的作品,發掘他創作的根本動機和意圖,並以更具創造力的的方式進行創作。

  臨摹曆來都被認為是中國書畫傳統功力的一種。古人臨摹一是為了獲得更好的練習方法,二是為了展示自己藝術表達的功底,而不是為了再創作來展現自己的藝術水准。原本,藝術教育大多都從研習經典開始,繪畫要臨摹,書法要師名家各體,音樂要演奏前人作品等,學習的過程也就是模仿和積累突破的過程。中國古代傳統繪畫中的臨摹其實質就是借鑒。明清畫家對古代大家繪畫的模仿與複制很多,他們選擇以這樣的方式去體驗與升華心境,因為他們認為傳統的藝術有傳統的范式,對范式的學習也是他們畢生的追求。這是在當時的觀念下形成的對傳統學習、傳承以及個人創作規范的一個框架。

  偉大的藝術作品都有深厚的文化根基作為依托,而很多當代藝術中的抄襲模仿者單一地竊取藝術形式,忽略了形式背後深刻的文化內涵,他們一方面與中國本土的傳統決裂,一方面又缺乏真正和西方傳統銜接的能力,毫無出自個人洞察力的表達。結果只能是沒有任何文化語境和根基的藝術泡沫。關於自然和純粹形式的真理看上去似乎是預定的,而關於生活和文化的道理則是在行為中不斷生成的,我們把事情做成什么樣,就決定了有什么樣的道理。模仿或許是我們面對當下藝術創作必經的選擇,但真正的藝術創作者絕不會滿足於模仿,更不會容忍抄襲。

  因為我們評判藝術作品優秀與否的標准是:獨立、成熟和新意。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