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63

中國明代盔甲將首次亮相中世紀格鬥世錦賽

2017-04-17
来源:北京青年報

   點擊進入下一頁

  曹迎客身著自己打造的明代鎧甲攝影/本報記者 郝羿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回。”在中國曆史上,盔甲曾經是軍隊必不可少的裝備,但隨著時間流逝,盔甲逐漸從軍用變成了博物館裏的收藏。本月底,一群身著中國明代盔甲的中國人將前往西班牙巴塞羅那,參加世界各地盔甲愛好者的盛會——中世紀格鬥世錦賽。為了複原明代鎧甲,他們查閱了元、明、清三朝的文獻和多件古代繪畫,這也將是中國人和中國鎧甲首次在中世紀格鬥世錦賽上亮相。

  中國盔甲將在國際賽場展示

  4月15日,北京的最高氣溫驟升到30攝氏度,在豐台區吳家村路附近的一處公園足球場上,5名身穿古代鎧甲的男子,正進行著激烈的“廝殺”。冒著高溫身著這些數十斤重的鎧甲打成一團的他們,即將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辦的第八屆中世紀格鬥世錦賽中登場,這是他們在國內的最後一次訓練。

  在即將舉行的比賽中,來自世界各地的古代盔甲愛好者,將身著曆史上曾真實存在過的戰甲,用單刀和戰斧等冷兵器決定誰是最後的勝利者。

  此次參加中世紀格鬥世錦賽的中國隊隊長曹迎客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中世紀格鬥世錦賽創辦於2010年,主張選手全身穿著曆史上真實的戰甲進行格鬥比賽,參賽者以歐美地區為主,都打扮成歐洲騎士的樣子。“參賽者都會選擇帶有自己國家風格的盔甲參賽,其實中國古代也有獨具特色的盔甲,但此前幾屆比賽中,因為沒有中國人參賽,賽場上始終沒能出現中國風格的鎧甲。”

點擊進入下一頁

  15日,隊員們在練習夾擊技巧攝影/本報記者 郝羿

  曹迎客表示,從幾年前開始,他和其他許多國內的古代盔甲愛好者就知道了中世紀格鬥世錦賽,特別是在網上看到比賽的視頻後,心裏一直有個想法:把中國的鎧甲帶到這個國際的舞台上,和各國的盔甲愛好者一起交流。

  身高1米82的康路是參加本次中世紀格鬥世錦賽的中國隊副隊長,今年剛到而立之年的他是北京工業大學的一名行政管理人員,如果不是穿著一身明代布面甲,很少有人能把他和格鬥聯系在一次。

  正是他,去年10月份在盔甲愛好者群“虎賁騎士團”裏提出建議,要不要大家組團去參加中世紀格鬥世錦賽,“當時我在群裏只是開玩笑提出了參賽的想法,沒想到很多人都響應說要參加,於是就弄假成真,真的報名去參賽了。”

  令康路沒想到的是,外國人聽說中國人要參加中世紀格鬥世錦賽,比康路他們還要激動:“我們把我們備戰訓練的視頻發到國外視頻網站,很多國外網友在下面留言說,‘中國人要來了,能看到中國的戰甲了,真期待’。”

  目前,中國國旗已經出現在中世紀格鬥世錦賽的官方海報上,曹迎客、康路等人帶領的中國隊將成為第一批登上中世紀格鬥世錦賽舞台的中國人。本次比賽將於4月29日開始,總共持續3天時間。

  查閱了元明清三代文獻資料

  根據比賽規定,每個參賽者都要全身穿甲參加比賽,除了軀幹之外,手部、頭部也都必須用護甲包住,為了避免遭遇嚴重傷害,面部也必須用面具覆蓋。此外,每個位置的護甲厚度,都有嚴格的規定。比賽還要求使用的盔甲必須是13到17世紀曆史上真實存在過的鎧甲。

  在確定使用明代盔甲後,康路等人查閱了元、明、清三代的文獻資料和多件古代繪畫,向組委會提交了一份詳細的圖文說明。目前,中國隊的盔甲已經通過了初步的曆史真實性審核。

點擊進入下一頁

  沉重的鎧甲讓隊員累倒在地攝影/本報記者 郝羿

  至於武器方面,也有嚴格的規定。“首先是所有武器都不能開刃,所有尖銳的武器都會進行鈍化處理。其次是重量,各種武器的重量都有上限,比如單刀最重不能超過1.8公斤。”中國隊團隊經理高鵬說。

  比賽中的主要目的是將對手擊倒,只要對方倒地或者單膝跪地或者被扔出場地,就算自動出局,不能繼續攻擊。高鵬說:“因為實戰的盔甲都有幾十公斤重,在古代戰場上,穿著盔甲的人一旦倒地就很難再站起來,所以倒地可以被視為喪失戰鬥能力的表現之一。”同時,比賽規定不能攻擊對手的後頸和脊椎處,也不能同時攻擊相同的位置。因為刺擊可能會讓武器從盔甲的縫隙中穿過去,所以“刺”這個動作也是被嚴格禁止的。

  高鵬介紹說:“從規則來看,盔甲的水平成為了比賽最關鍵的一環,不但要有好的防護性,還要讓穿戴者能靈活活動,這就需要一方面發掘傳統,一方面不斷創新,而工匠的手藝更是制出的盔甲成敗的關鍵。”

點擊進入下一頁

  “愛哥”穿著歐洲布甲攝影/本報記者 郝羿

  一件明式頭盔需揮錘上萬下

  巧的是,中國隊中,恰好有兩名“甲匠”:隊長曹迎客和隊員徐國驥。

  曹迎客告訴北青報記者,對盔甲感興趣始於小時候看的小人書,“當時小人書講曆史故事的時候,許多武將就穿著盔甲,那些盔甲畫得很好看,很帥氣,我就想自己也能有那么一套,後來就開始自己做”。

  曹迎客說,之前為了學習做盔甲,他從古代文獻開始學習,後來有了網絡,也會在網絡上找材料,就這樣慢慢學會了制甲。“最早沒有機器,都是用鐵錘一下下砸出來,這兩年雖然也添了機器,但是一些關鍵的部件,還是需要手工做出來。”他指著隊員胡邑磊的明代儀仗用鳳翅盔說,僅僅做這一件頭盔,就需要揮錘上萬次,更不要提一身的鎧甲了。

  為了參賽,曹迎客近幾個月每天都在造甲、修甲。“有隊員訓練,可能會覺得有的位置不舒服,或者伸展不開,就需要重新打造,讓盔甲更適合實戰使用。”曹迎客說,“最近我一天要當27個小時來用。”

  隊員們身上的鎧甲可能有50斤以上,高鵬的明代戰甲更是達到了100斤。“一套盔甲做下來可能最少也要2萬多塊錢,此外除鏽等等還有維護的費用,但這次比賽無論盔甲還是吃住行的費用,都是隊員們自費的。”康路介紹說。

  隊員們的鎧甲看起來和人們印象中的戰甲不太一樣,曹迎客解釋說,這次打造的鎧甲在外觀上主要是以明代盔甲為藍本,但是在內部結構上利用了一些歐洲盔甲的優點,使得盔甲防護性更好,更耐用。“一些人設計盔甲時可能優先考慮完全複原古代盔甲,但我們這次要參賽,更注重實用價值。”

  曹迎客說,比賽要求頭盔必須能夠有效地遮擋面部,他們參考了文獻中帶有面具的“鐵人軍”的記載,設計了一些頭盔面具,用來避免臉部受傷。此外,有些中國古代盔甲沒有護手,也需要單獨配置手部的鎧甲。

  一場訓練所有人都“掛彩”

  “此前幾屆比賽中,初次參賽的隊伍往往剛開戰不久就稀裏嘩啦地敗下陣來。”康路說,雖然大家非常熱愛古代盔甲,也喜歡閱讀古代戰爭史的各種文獻,但是真正參與實戰是另一回事。

  為了備戰,隊員們在北京、上海等地展開了多次訓練。4月15日,距離隊員們出國還剩一周的時間,部分隊員在北京展開了國內的最後一次訓練。根據比賽規定,如果武器脫手,則不允許再拿回來,只能使用備用武器。當天上午,多名隊員結束全身披甲的訓練後,脫下10公斤左右的頭盔,練習繳械的技巧。

  胡邑磊穿著曹迎客為他打造的明代布面甲,用手肘別住對手用來模仿武器的木棍,將對手的木棍架在肩膀上作為軸,試圖用杠杆原理將對手的武器“抽”下來。沒想到,木棍從對手手中脫手的同時,撞到了胡邑磊的肩甲,反彈到了胡邑磊左眼上。沒幾秒鍾,血就從胡邑磊捂著眼睛的縫隙中流了出來。

  幸運的是,木棍沒有傷到眼球,只是打破了眉弓。隊友們給胡邑磊的傷口處貼上了創可貼。

  康路告訴北青報記者,盡管有很多安全保障,但是在格鬥時仍舊會面對各種不確定的危險。“上一周訓練時,因為使用了金屬的模擬武器,胡邑磊的膝蓋和曹迎客的肋骨都受了傷,其他人也都或多或少有些小傷。”

  在中世紀格鬥世錦賽的曆史上,各種外傷也是層出不窮。連續7屆奪冠的俄羅斯隊隊員身上,幾乎個個布滿傷痕。對此,在操場上給中國隊員們提供技術指導的“外教”,曾多次參加中世紀格鬥世錦賽的愛沙尼亞選手“愛哥”告訴北青報記者:“我們之所以選擇參賽,是因為這樣的格鬥其實是一種精神的訓練,人活著不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會不斷承受各種傷痛,但我們不回避這些傷痛,而是選擇去面對它,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不斷變得更強大。”

  “對於受傷,我們都是有心理准備的。”胡邑磊笑著補充說,“但我們希望,至少能夠贏一場回來。”

  文/本報記者 屈暢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