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中西合璧傳承宮廷畫

2017-04-18
来源:香港商報

 

       愛新覺羅‧恒錦為清宮廷派畫家,亦是近代中國著名的書畫家。

  恒錦年前與其母親文嘉合作開畫展,此乃兩人合繪之作品。

  愛新覺羅‧恒錦作品,《陽春三月待荷蓮》。

  恒錦指常以花島入畫,帶出陰陽互補的概念。

  愛新覺羅‧恒錦作品,《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清朝,中國史上最後一個皇朝,繼承愛新覺羅姓氏的人至今仍傳承各樣事物,宮廷畫便是其中一種,愛新覺羅‧恒錦便是其中一人,由清道光帝年代恒錦的外曾祖父開始,家族一直延續宮廷畫的藝術事業,時至今天,已是第四代,傳承宮廷畫的責任,就落在恒錦身上。文:Panda 攝影:Benson

  古時未有相機,人們只能透過畫像記錄當時發生的事,當中尤以記錄宮廷事最為重要。中國宮廷畫最早可以追溯至晉朝,由皇宮聘請民間的畫師為宮廷中人作畫,以作記事、紀念用途,時至今日,宮廷畫作為一種流派傳承於世,其中清宮廷畫的發展最為成熟、完全。

  中西融合成就清宮廷畫

  清宮廷派畫家愛新覺羅‧恒錦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清宮廷畫多年來講究的是傳承,最珍貴的也是傳承,很多稿紙是由她外祖父那代甚至更早一直流傳下來,所以畫稿的手法基本上沒有太大的變化。清朝康雍乾三代,適逢外國傳教士來華,當中以郎世寧最為後世人所認識。當時郎世寧除了替宮中人作肖像畫之外,也把西洋畫的技法傳入中國,尤以明暗手法最具代表性,令畫中事物變得立體生動,是故清宮廷畫派糅合了中國傳統及西方文化,跟前朝的畫作風格亦有所不同。但由於當時宮廷畫師一生充其量最多接觸的人便是皇室子弟,這種中西糅合的作畫方式,亦理所當然地只在皇族中流傳。

  對於多年來的傳承,恒錦指畫畫的題材雖然也有變,比如前人畫馬,今天的她多畫花鳥,在內地畫荷花、在香港畫牡丹,可是變得最多的反而是用紙、顏料。雖然傳統的顏料如石青、硃砂等仍然沿用,但也有一些沒有辦法輕易找到,「我記得外祖父給過我媽媽一種叫洋紅的顏料,那其實是一種西洋的顏料,後來我去英國才找得到,這也在提醒我清宮廷畫是一個中西融合的藝術。」她笑言,科技進步也有助傳承,一些比較刁鑽的顏料在網上都買得到,其實「傳承」並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複雜,也可以是在日常生活中隨手拈來的事。

  承先啟後 保留傳統

  對於清宮廷畫的題材,恒錦形容因為滿人是馬背民族,所以從小開始便畫馬。她表示馬的稿子在家裏有很多,跟在外頭學畫畫不一樣,恒錦回想外祖父和母親通常是在她畫完一幅作品之後才給她點評,不會一筆一畫的教,在她學畫一樣新的東西時,首先是不斷的看手上已有的圖樣,先是拓、然後再模仿,最後才是自己真正去畫。她形容「眼高了,手就高了」,幸運的是,因為傳承,令她有很多圖樣可以參考,也等於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有了之前的根基,後來的人才可以越走越遠。

  提及傳統中國畫,基本技法有工筆及寫意,就清宮廷畫而言,作品中多用嚴謹細膩的工筆畫法,多重的工序如勾線、渲染,簡而言之,工筆是一種細緻寫實的畫法,比較立體,而寫意則注重意境。恒錦表示自己慣常是在畫主體時用工筆,而背景襯底的會用上小寫意,「雖然工序繁多,但從來沒有想過需要簡化。畫畫是一個可以令人靜下來的途徑,練畫的時候動輒一坐便是五、六小時。」作為一個中國書畫家,近年恒錦除了畫,也有練書法,如作品《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她認為一幅文人畫,應該要有畫、詩、蓋章及日期,書畫家亦應把自己整體文學修養提高,這樣才能讓中國傳統文化一直完整地流傳下去。

  畫家簡介

  清宮廷派畫家愛新覺羅‧恒錦自二十歲定居香港,其外祖父溥松窗是清道光皇帝的曾孫,為近代中國著名書畫家。恆錦自幼跟隨外祖父溥佺及母親毓峖,從小在書畫世家中長大,耳濡目染,正式拿起筆作畫是在三十歲懷孕之時,為了不浪費安胎待在家的時間,而踏上了宮廷畫家之路,目前為中藝的合約畫家。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