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14

光伏产业大周期下行 聚焦技术路径与政策红利

2017-04-1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一是现在产业效率要求越来越高,二是国家政策的引导性非常强。”4月18日,在SNEC光伏大会上,中来股份高级副总裁刘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未来光伏行业的发展趋势和方向,“企业一定要围绕度电成本,提高技术含量,用高效率撬动成本降低,想办法将新能源做到跟传统能源一样便宜,而光伏是有这个潜力的。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2016年我国光伏行业新增和累积装机容量已居全球第一。

  一方面,光伏被认为是不断推进能源变革的巨大潜能之一。天合光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高纪凡在SNEC论坛开幕式上强调:未来能源革命的方向将是构建以数据共享、智能互联为平台的能源共享机制,形成能源市场化和共享经济下的新型能源体系。

  另一方面,近两年来光伏行业崎岖,组件市场产能过剩,竞争持续加剧,缺乏技术优势和管理优势的企业难以维持自身发展。“以2015年为临界点,中国进入了能源供给长期过剩的转折点,并且是长期趋势,”招商证券董事、首席分析师游家训表示,“未来新能源行业的竞争将从资源转向技术,要尊重对客户体验的提高和改变。”

  而光伏行业长期存在的“补贴不到位、融资困难、单多晶之争、技术趋于同质化”等问题,短期内依然下行共振,不容乐观。

  光伏大国

  国家能源局日前发布2016年度全国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监测评价的通报,强调2020年、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分别达到15%和20%的战略目标。

  截至2016年底,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5.7亿千瓦,占全部电力装机的34.6%,其中水电装机3.32亿千瓦,占全部电力装机的20.2%;风电装机1.49亿千瓦,占9.0%;光伏发电装机7742万千瓦,占4.7%;生物质发电装机1214万千瓦,占0.7%。

  根据上一年度全球光伏行业各企业全年光伏相关项目、产品及服务等营业收入、全球出货量、全球并网装机量等财务数据的高低,4月16日,365光伏发布“2017全球光伏20强排行榜”中,全球光伏企业20强前五分别为协鑫集团、天合光能、晶科能源、FIRST SOLAR,INC.、阿特斯等,中国企业占了20强中的14席。

  “中国的光伏产业已经逐渐走向成熟,但中国的光伏品牌对行业外的传播仍显不足。”世纪新能源网主编张松认为,有品牌才有辨识度,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先机。

  技术迭代与政策红利

  目前已将背膜业务做到市场占有率25%的中来股份,在两三年前开始找寻新的业务增长点。“做核心技术含量比较高的电池环节,根据此前的研发思路,我们聚焦并选择N型单晶双面电池,这是目前市面上能够量产的效率最高的产品。”刘勇告诉记者,由于有技术难点和壁垒,此细分市场的供应链还未培养起来,以后还要面临降低成本的挑战,“方法是将硅片往薄的方向做,同时降低银浆的耗量。”

  新技术无疑是各家争夺市场最常用的手段之一,晋能科技总经理杨立友认为,“对于电站开发者而言,保证项目较高的收益率意味着降低项目总成本,提升项目发电总量。组件成本占项目初始投资的45%,项目开发中如何选择组件尤为重要。”

  如目前市场上争论不休的“单多晶”,材料本身的物理特性决定了多晶组件的发电量衰减低于单晶组件,而单晶组件的弱光性能优于多晶组件。根据PHOTON户外长期跟踪报告,单晶组件和多晶组件每瓦发电量无明显差别,差别主要来源于组件的封装质量、封装材料、衰减等因素。

  “假如大环境在短时期内没有可预见的大上升周期,我们可能把希望寄托在改革政策的红利释放。”申万宏源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李慧勇表示,一方面要警惕中国经济的假复苏,企业误判导致产能过剩,打破国家通过光伏补贴维持的经济平衡局面。另一方面,“要通过真正的产业集中度提高或个体成本的下降来发现行业的春天。”

  在构建未来新能源体系方面,不少企业亦寄希望于“一带一路”、加强国际合作、分布式光伏、光伏扶贫等领域。

  4月18日,法国能源公司ENGIE战略入资联盛新能源,双方表示将在资源丰富地区规划建设大型光伏基地,在其他地区加快布局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至2020年计划累计完成开发超过4GW光伏电站项目。

  晶澳太阳能董事长靳保芳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晶澳在产品出口方面,加大了海外发展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布局。为“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中30余个光伏项目供货600余MW,约占2016年晶澳总出货量的12%。

  靳保芳同时表示,中企出海容易遇到海外建设融资难问题。“大部分国内银行体系把光伏贷款划分到受限制区域,并且受欧美双反、补贴持续下降等因素影响,对光伏未来发展信心不足,对光伏海外项目心存疑虑。光伏产业海外投资分散,同行之间以及上中下游企业之间缺乏联动性和协同性。对海外投资环境不熟悉,容易出现盲目投资,风险很大。我国海外投资制度不完善,管理部门相对较多,政策分散。”

[责任编辑:郑婵娟]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