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海丝组曲:从语言、文化视角探讨香港定位

2017-05-07
来源:香港商报

   

左起:麥欣恩、鄧思穎、劉擇明 金敏華攝

「海上絲綢之路的漢語研究國際論壇」開幕禮

麥欣恩在論壇發表主題發言 金敏華攝

  几年前,本身是编剧、作家、影评人、也曾担任过徐克助理导演的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助理教授麦欣恩在首尔的韩国外国语大学中文系教授港台文学及中国电影等科目,一次系里同事···一位年约四十五、六岁的韩国教授打趣说:「当年要不是看了《英雄本色》(1987),我也不会去念中文!」事隔多年,麦欣恩仍会在不同场合提起这次闲聊带给她的失落感。「香港电影在类型片的拍摄上有一套非常成熟的做法,也培养了一批很专业的导演,在这方面仍有其优势,希望未来能用电影重新包装粤语文化。」这位专事研究冷战时期香港与新马之间电影、文化关系的青年学人4日中午在回顾不久前结束的「海上丝绸之路组曲」系列活动时这麽说道。

  而作为活动主办单位代表的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吴多泰中国语文研究中心主任、中文系副系主任邓思颖教授直言,香港的语言特色「是个优势」,为其担当海上丝绸之路的桥梁角色,「提供了便利」。他呼吁香港人对粤语应有充分的认识,意识到粤语在「大湾区」及海上丝绸之路国家特有的联系作用,「有利於强化香港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地位,提升自信心。」香港商报记者 金敏华

  「海上丝绸之路组曲」是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吴多泰中国语文研究中心与中文系於今年3月27日至4月30日合办的一系列活动···包括专题讲座、书展、国际论坛、专题工作坊等的总称。

  活动由名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声音」三场主题讲座揭开序幕,麦欣恩以「南洋电影、教育与文化」为题,并以2002年上映的新加坡喜剧电影《小孩不笨》为例,介绍新加坡、马来西亚的电影文化,以及香港和南洋地区电影的关系。邓思颖则与两位来自泰国的华语学习者文旺法师和柴美兰进行了一场「非母语者的对谈」。两位泰国人来港后在中大雅礼中国语文研习所报读国语和粤语课程,前者希望藉学习中文对历史悠久的中国文化有更多认识,后者更重视语言的实用功能,希望可以方便与人沟通。对於两位非母语者而言,学习华语的困难在於汉字书写,而粤语比国语更难之处在於声调更多。在第三讲「新加坡华人文化杂谈」中,生长於新加坡的香港浸会大学英国语言文学系教授黄良喜以亲身经历和观察分享了华人文化在新加坡多元文化环境下的流失消亡和自行发展、新加坡华人社群对中西文化的态度,以及「一带一路」对新加坡华人文化的影响。

  之后举行的「海上丝绸之路的汉语研究国际论坛」,则是首个在「一带一路」视角下研究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国际语言学活动。来自越南、泰国、新加坡、印度、伊朗、德国等地的超过100位中外专家学者分享了各自在音韵学、词汇学、语法学、社会语言学、语文教学、语言与文化等不同领域的研究心得,也探讨了香港非华语学童的中文教学问题。

講座上,黃良喜教授即場彈奏抄錄自星洲筠廬藏譜的古琴小曲《環佩》,此曲已不見於新加坡,是為消失的文化;另一方面,華語(包括漢語方言)及華語音樂在新加坡發展出其獨有的特色。

  粤语文化可为「大湾区」添软实力

  邓思颖总结道,香港一直以来跟海外华人社会,尤其是东南亚各地,「无论在语言、文化等,都有密切关系。认清楚香港的重要地位,有助香港人善用自身的语言、文化软实力,为未来发展寻找路向。」

  他介绍说,目前香港以粤语为母语的人口近627万,占88.9%(数字据政府统计处《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加上能说粤语的人口,总共占94.6%。能说国语的人口,达48.6%。以其他汉语方言如闽语(福建话、潮州话)、客语、吴语(上海话)等为母语的人,占总人口3%;加上能说这些方言的人口,总共超过一成。「东南亚国家华人所说的主要语言就是华语(国语)、粤语、闽语、客语等。你用当地华人说的方言跟人交流,当然就会让人感觉亲切一些、感情上也容易更加投契。由此可见,香港的语言环境是个优势,为促进『一带一路』华人的交流,提供了便利。」不过邓思颖坦承,虽然香港说粤语的人口不少,但社会对粤语知识的认识,却严重不足。

  在邓思颖看来,虽然粤语/广州话并非香港「自古以来」的语言,根据中大张双庆教授的研究,客语、围头话、蜑家话等曾在香港广泛使用;也非只属於香港的「本土」语言,它同样流通於「粤港澳大湾区」中的某些地区(如广州、佛山、肇庆;澳门、珠海、中山;东莞;江门等),也是东南亚和其他海上丝绸之路国家(地区)华人所乐用的沟通工具,但是很明显,粤语的生命力、影响力与香港息息相关。「香港粤语强大,才能影响到周边地区。」换句话说,强大的粤语文化,其实可以为「大湾区」增添软实力的翅膀。他因此建议,透过加强香港人对自己语言与文化的认识,开阔视野,进一步了解和理解跟其他华人地区的关系,在「海上丝绸之路」战略中更准确地找寻到自己的位置。

  目前,「粤语研究」已是中大中文系的选修课,也是教育学院一个双学位课程的必修课,讲授粤语音韵、拼音、语法等知识。而中文系更是早於2000年就成立粤语研究中心,之后陆续筹办过有关粤语的国际研讨会、学术讲座等。就中大而言,目下以粤语语言学作为毕业论文的本科生数量不少,其中有2名学生还先后获得了「香港语言学学会粤语语言学杰出学生论文奖」冠军。中文系以粤语语法为题的两篇博士论文,也先后夺得「香港语言学学会杰出学位论文奖」。这种种都奠定了中大在粤语研究界的地位。不过邓思颖仍建言香港应投放更多资源,在语言学层面重视粤语研究,如音韵、词汇、语法等研究,使社会整体对粤语有更深入的了解;同时鼓励跨地域研究,比较粤语跟其它汉语方言、海外华语的关系,全方位提高对粤语的认识。其次,他认为国语和粤语在中文教学同样重要。「在基础教育的中文课程里,应适当加入粤语内容,如拼音知识、基本语法知识、粤普对比等,从客观、科学的态度学习粤语,平衡『三语』的比重,不能偏颇,以提升粤语在教育、社会的地位,同时培养港人对粤语正确的态度,使粤语得到应有的重视。」

  中大中文系博士生刘择明强调了香港少数族裔的粤语教育困境。他提及,香港少数族裔懂得粤语只有51.8%(数字据政府统计处《2011年人口普查》)。少数族裔学生的家长不懂粤语,小区内以本族语言或英语沟通,还没意识到要及早让子女接触粤语、学习中文,因而造成恶性循环。此外,宗教习惯令部分少数族裔较难融入以粤语为主的小区;而他们也会担心学习粤语会影响族群的宗教、文化传承。刘择明建议在设计「中文作为第二语言」的课程时,应致力提升少数族裔的粤语听讲能力,在此基础上,提高中文读写水平、国语沟通技巧,有助於他们日后跟海上丝绸之路国家的联系,投入到「一带一路」的发展进程中。

光藝公司1957年攝製的「南洋三部曲」之一《椰林月》當年紅遍新馬華人社區。

馬來亞之戀劇照

椰林月剧照。

  重新思考香港电影与周边地区关系

  为期两天的「海上丝绸之路的汉语研究国际论坛」实际上是个非常专业的语言学研讨会,不过,本身并非语言学研究者的麦欣恩所做的《为华侨办学:浅析1950年代港产粤语片的南洋华侨教育主题》演讲却独辟蹊径,也引发不小争议。她以二战后第一位到访南洋的香港影星紫罗莲自编自导自演的《马来亚之恋》(1954) 及光艺公司摄制的「南洋三部曲」之一《椰林月》(1957)为例,分析星马的政治气候、华语教育和香港电影之间的文化关系。

  2009年麦欣恩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曾完成名为《再现/见南洋:香港电影与新加坡(1950-65)》的博士论文,在她看来,就产量而言,冷战时期其实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期」。在冷战年代,由於地缘政治的改变,香港取代上海,成为华语电影(包括方言电影)最重要的制作中心,高峰期年产国语与方言影片超越300部(1952年有259部,1953年188部,1954年167部,1955年235部,1956年311部,1957年223部,1958年237部,1959年239部,1960年293部),「个别年份甚至超越荷里活的产量」。

  作为华人在海外最为集中的聚居地之一,当时的东南亚市场尤其是星马,是香港影业最重要的销售及发行地区。这一时期马来半岛进口香港地区华语片的数字巨大,分别是1955年228部、1956年276部、1957年277部,成为香港电影出口的最大市场,占据了六成份额。为了吸引广大的南洋华侨观众,在1950年代,有不少香港电影以南洋生活为题材,也有电影公司如电懋、邵氏、光艺等远赴星马拍摄外景。而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首要的当然还是因为战后随着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造成香港与内地市场的隔绝,从而导致在五六十年代不得不依赖南洋市场。但与此同时,香港电影的这种南洋面向也与当地庞大的华人人口多来自广东、同属「站在国境之南遥望中华文化」、有着类似的「边缘视点」不无关系。此外,麦欣恩也指出,当年的香港与新加坡、马来亚同属英国殖民地(在新加坡、马来西亚还没独立建国之前),殖民者把这三地视为同一个区域(东南亚)管理。早於二十年代,这三地一直在政治、军事、语言政策乃至高层官员的往来上均有紧密的联系,「新马从脱殖到独立的过程,正好是其自我文化身份认同的转变期,相似的文化特徵、『表哥在南洋』式的共通想象,造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电影的其中一个重要市场就在新加坡、马来亚。」

  麦欣恩认为,随着来自新加坡的电影投资进入香港、双城文化环得以形成,电影(和粤语)也成为两地文化交流的主要媒介,以及新马华人寻找身份归属感的途径。麦欣恩对香港电影特质追根溯源般的研究,被认为是「并非只聚焦城市本身,而是将香港置於区域视野中来探视」。在一带一路战略的背景下,曾几何时香港这一明显的「海洋城市」特性,以及随之而来的区域视野无疑令人充满遐想。就电影工业而言,这也为港产片提供了「合拍片模式」之外的更多可能性。

  麦欣恩并不讳言香港在新马电影市场的重要地位,到60年代因为马来亚华语电影本土化,加上邵氏和国泰的新港两厂分家,新马两国各自独立等诸多因素,开始衰落。但她强调,对於香港电影来说,重要的是「做好自己」即「鼓励创意、拍好电影」。她认为,首要的是在认识历史的基础上,了解自己的优势,重新思考香港电影业与周边地区的关系;以此为新的起点,「开阔视野,认识其他地区的华人文化,以求为香港电影业开拓更大的市场。」

[责任编辑:蔚然]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