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26

迷你KTV为什么这么火 每台机器月收入超3000

2017-06-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以下,是你可能会在KTV包房中遇到的经典尴尬场景——

  不擅长唱歌,因此在一大群人面前,想唱又不好意思开口;唱得正陶醉时,被别人切歌;遇到“麦霸”,拿着话筒就不撒手;别人点的每首歌,某人都要插一脚进来合唱……最近几年又有一种新的尴尬出现:一个人专注唱歌却无人欣赏——其他人都在低头玩手机。

  不过,对于KTV行业而言,最大的尴尬可能还在于,“年轻人”都不去了。15岁的天津高中生赵梓涵说,她和同学都没进过传统的KTV,“家长肯定不让呀”。

  但是,不去KTV不代表赵梓涵就不能和朋友一起享受K歌的乐趣。接受采访时,赵梓涵正和两三个同学从天津南开大悦城商场里的一个电话亭般的迷你KTV里走出来,她和同学刚在里面唱了一小时。这已经是赵梓涵第三次来玩了,“喜欢唱,又觉得商场里很安全,不像一般的KTV,可能环境会很复杂。”

  KTV包房“尬唱”终结者

  市场上常见的迷你KTV,一般是个大约可容纳3到4人的透明玻璃房,面积2平方米左右,设有一套触屏点歌和播放系统、两副耳机、两只话筒、两个高脚凳。

  用户用手机扫二维码即可进入系统,选择时段,通过手机付费来点歌、唱歌。一曲唱罢,系统给出评分,歌声将被同步录制下来,保存在微信中,也可分享到朋友圈。

  在“小亭子”里唱歌,完美避开了传统KTV中的种种尴尬场景。这让迷你KTV有了成为KTV包房“尬唱”终结者的潜力。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用户大可以安心当“麦霸”、“追星”,以及秀恩爱。

  这也是19岁的学生妹小王喜欢迷你KTV的理由。一个周日的上午,独自来到北京王府井apm购物中心唱歌的小王对记者说,自己不是很喜欢跟很多人一起去“包房”,“还是和一两个真正爱唱歌的朋友来唱迷你KTV比较好,两个人都能当麦霸”。

  在山东泰安万达广场的迷你KTV,一位21岁的女孩将《演员》唱了4遍——因为她是薛之谦的铁粉……这种事大概只有和她一起来的闺蜜能忍。

  除了“放飞自我”,迷你KTV还是“杀时间”利器。 “如果吃饭看电影需要排队等位,我一般都会先进去唱一会儿。”小王还经常录音,发到朋友圈求欣赏。

  “一个人的狂欢”不一定是因为“孤单”

  迷你KTV最初从何而来?一种说法是2003年~2004年源于日本。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得知,在日本,迷你KTV又被称作“一人卡拉OK”。据日本全国卡拉OK事业者协会发布的资料显示,日本的卡拉OK场所自2000年起不断减少,卡拉OK的使用正逐渐从团体使用趋向于少数人使用,甚至个人使用。于是, “一人卡拉OK”应运而生。

  在日本,“一人卡拉OK”的用户大多数是以学生为主的年轻人。看似是一个人的孤独狂欢,但事实上,它体现的并非是日本年轻人正在逃避社交,而更多是作为“练歌房”存在。除了休闲放松,日本年轻人来这里更多是因为“希望和朋友一起唱歌时能唱得更好,所以专门来练习”,特别是要“练习英文歌”等等。

  由此可见,日本年轻人的这种选择是为了能在团体中有好的表现,或是为了不给团体添麻烦。这种心理与日本文化密切相关。

  而在中国,一份在网络上走红的“孤独指数排行榜”中,“一个人去KTV”被列为总共10级孤独中的第6级。但是,这种感受不一定适用于迷你KTV。事实上,更多的迷你KTV用户,似乎更加享受一个人或两三个人小圈子的时光。

  在山东泰安的万达广场,一个周六下午的四小时里,有7组客人出入两个迷你KTV,其中4组是一个人。

  一位20出头的女孩自己在“迷你KTV”里唱了近1个小时,“把周杰伦的歌挨着唱了一遍”,“我超级超级喜欢他”。要不是因为没有带水,她觉得还能再多唱一会儿。“可以让我安静地欣赏自己的歌声”,“有一种很专业的错觉”。

  “迷你KTV”背后的商业逻辑

  这位女孩的“错觉”,可能,真的是一种错觉。

  “我们在技术上做大量的优化,有很好的算法,可以帮助用户轻松地把高音唱上去。这样用户的体验会很好,人们需要这样的心理自我肯定。”迷你KTV品牌之一“雷石WOW哇屋”的副总经理雷以锋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曾经出品过KTV“神曲”《拒绝黄赌毒》的雷石,是国内最大的KTV系统提供商。今年6月4日,在北京举办的一场新品发布会上,雷石面对一众传统KTV的运营商,把迷你KTV当作今年该公司的拳头产品进行发布。

  雷石旗下这款迷你KTV的正式名称被定为“WOW哇屋迷你歌咏亭”,在唱歌功能的基础上,还加上了“朗读咏诗”的功能。 “歌咏亭”也被设计成透明的,希望建立“阳光、透明”的形象。

  雷石准备投资3亿元人民币进军“迷你KTV”市场,目前已经和万达、恒大、横店、星美等一系列各大知名院线达成协议,“市场已经铺到了县级市”。如此大投入背后,是对迷你KTV的市场前景和盈利能力的乐观估计。

  雷以锋介绍,迷你KTV这种形态在中国市场上出现大约已有两三年,最早的投币式操作并不方便。近年来移动支付的深入人心,迷你KTV的扩张和流行基础逐渐牢固。2017年上半年,行业渐呈井喷之势。除了雷石旗下的“WOW哇屋”以外,知名的还有咪哒、友唱等品牌。

  资料显示,未来两三年,迷你KTV的市场体量可以达到50万间以上。2017年,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31.8亿元,到2018年,这一数字将持续增长至70.1亿元。

  在盈利上,迷你KTV看起来也比传统KTV轻松很多。雷以锋介绍,国内目前大大小小的传统KTV包房大概至少两三百万间,每间成本可能在二三十万元人民币。相较起来,一个两人座的迷你KTV房间成本要少一个量级,大概只在数万元人民币。“每台机器每月收入在3000以上,基本上就可以保本。也就是说,每天只要有客人唱满2个小时就能回本”。

  在运营方面,雷石发布的新一代产品可以实现远程自动开关机。日常运营基本可以实现无人值守,需要人力完成的仅是保洁等少量工作。

  雷以锋说,目前后台的数据显示,近期迷你KTV里被唱得最多的是近一年内推出的新歌,有的歌曲甚至是近三个月内的,而且都是高清版本。这说明迷你KTV的用户依然是年轻人居多。

  惯常的影视剧中,一个经典“老梗”是主人公常常会在KTV包房里,用唱歌的方式倾诉爱意或发泄失恋的伤痛。而未来,更多的少年心事,可能会被装在这些小小的迷你KTV中。

  比如,在泰安万达广场的迷你KTV,有一位二十出头的男孩,最近为了学院的唱歌比赛,只要没课的时候都会来练歌。被问起他选的歌有没有特别的含义时,他有点害羞,但又忍不住袒露一点内心的小悸动,“是为了表白……哈哈哈。”

[责任编辑:肖静文]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