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14

環保督察揪問題:高污染企業“停產”頻現

2017-08-0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環保督察揪問題: 高汙染企業“停產”頻現

 

  環保督查風暴效應

  7月29日起,第三批中央環保督察組陸續向被督察省份反饋督察情況。截至8月1日,7個省(市)的督察情況反饋全部完成。從反饋意見來看,涉及到多個行業的汙染問題。在這一輪“史上最嚴”的環保督查過程中,隨著整改方案的制定和落實,問題企業生產必將受到一定限制,或將遭遇停產整改,供應難免出現回落。這使得多個原材料行業出現減產、停產。產能受限使得部分行業出現供應短缺,這成為今年原材料漲價一個非常明顯的特點。

  導讀

  當大量環保不達標的企業出清後,所處行業的總體供應量無疑會減少,這成為了部分產品今年漲價的重要原因之一。

  “至督察反饋時,督察組交辦的31457件環境問題舉報已基本辦結共立案處罰8687家,拘留405人,約談6657人,問責4660人。”環保部網站8月1日發布的消息指出。

  今年環保督查力度大幅增加,並對多個行業供給端產生影響,使得部分高汙染行業的減產、停產事件頻發。

  以四川為例,從7月初開始,阿壩、德陽、綿陽、成都等地部分礦山停產整頓,石灰石資源供應出現短缺,部分水泥企業被迫停窯。

  隨後,西南地區水泥價格開始上調。中國水泥網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西南水泥價格指數為102.09,而6月底時這一數字則為99.02。

  需要指出的是,水泥行業受限並非個例,有色金屬、造紙、石化等行業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如四川攀西地區的鈦精礦生產企業便一直停產至今。

  “主要查的就是攀枝花釩鈦工業園的金江園區,區域內的鈦精礦企業基本都已經停產,其周邊地區則主要以限產為主。”生意社鈦白粉行業分析師楊遜8月1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由於攀西地區為國內鈦礦主產區,導致鈦白粉等產品價格上漲。

  “限產”致供給端收緊

  自2015年底對河北進行環保督察“試點”後,中央環保督察組已對天津、內蒙古、黑龍江等23個省(區、市)分三批開展環保督查。

  從中央環保督察組近日對各省的反饋意見來看,涉及多個行業的汙染問題。

  以遼寧為例,督察組反饋指出,鞍山海城市116家鎂制品企業多數環保手續不全,企業周邊黃煙彌漫,群眾反映強烈。

  7月31日,環保督察組向山西省反饋情況則指出,“焦化、鋼鐵等行業應於2015年底前完成環保提標改造,但實際僅約1/3企業按時完成改造任務。已完成提標改造的多數焦化企業也不能穩定達標,煙粉塵無組織排放嚴重。”

  可以預見的是,隨著整改方案的制定和落實,上述地區的鎂礦、焦化和鋼鐵等企業生產必將受到一定限制,或將遭遇停產整改,供應難免出現回落。

  “就基本金屬而言,環保主要是對電解鋁、鉛鋅行業影響比較大,因為電解鋁生產過程中會產生氟化物、粉塵等大氣汙染物。”有色金屬行業專家景川8月1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一開始對電解鋁的影響還主要集中在河南,後來開始蔓延到山東、新疆兩地。

  今年2月20日,環保部曾印發《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汙染防治工作方案》征求意見稿,要求實施電解鋁錯峰生產,北京周邊“2+26”城市在冬季采暖季,對電解鋁廠限產30%以上,氧化鋁企業限產50%左右,碳素企業達不到特別排放限值的,全部停產。

  景川預計,北京周邊“2+26”城市每年電解鋁實際產量為1200萬噸,占全球產量的21%。削減30%的運行產能意味著,2017年四省產量將減少360萬噸,也就是全球產能的6%。

  相比之下,嚴厲的環保督察對水泥行業的影響不僅局限於供應端,還包括了需求端。

  “環保因素今年對水泥價格的影響非常大,因為整體需求跟去年沒有什么變化,主要是因為環保、錯峰生產,造成了供給端減少。”卓創資訊水泥行業分析師侯林林8月1日表示。

  據她介紹,不同於其他行業,環保因素還進一步對需求端產生影響,“國內主要水泥生產企業的脫硫、脫硝都是達標,其本身環保壓力較小,而作為終端客戶的攪拌站很多是沒有資質的,當這部分 黑站 被清理後,對水泥需求自然會產生影響。”

  企業的“環保賬”

  環保核查力度增加帶來的直接影響,便是企業相關成本的增加。

  楊遜指出,大型企業比較願意在環保方面投入,但是小型企業本身經營就比較困難,所以根本沒有資金用於環保投入,所以只能停產或破產,“攀枝花的一家鈦白粉企業便曾申請破產,只是未能順利成行,當地政府轉為給它一些優惠政策,但是想要起死回生並不容易。”

  當大量環保不達標的企業出清後,所處行業的總體供應量無疑會減少,這成為了部分產品今年漲價的重要原因之一。

  “從去年底開始,環保對釩鈦產品價格的提拉作用開始顯現,只是最近才開始有所弱化。”楊遜介紹稱。

  對於企業經營而言,“減量”不等於“減利”,因為當供給端減弱時,產品價格往往會進入“暴走”狀態,企業利潤空間相應大幅提升。

  “黑色系商品就是典型,煤炭產量雖然降了,但是單價上去了,各家煤企盈利能力大增。有色行業也是一樣,國外銅礦罷工便會導致銅價上漲,最終勞資雙方達成一致後,銅企再用多出來的利潤來補貼勞方。”景川表示。

  各個行業情況不同,所以在判斷環保對企業經營影響時,仍需從行業特點出發。

  以基本金屬為例,國內冶煉企業多以“自有礦山冶煉”、“進口料加工”為主,當產品價格上漲時,自有礦冶煉業務利潤提升非常明顯。

  相比之下,進口料加工則一般是按照市場價向下浮動一個加工費的空間,所以這部分業務的利潤相對固定,產品漲價帶來的利潤提升不夠敏感。

  此外,產品漲價效應還會逐層向下遊傳導,只是傳導的順暢度不盡相同。

  “跟造紙等其他行業不同,鈦白粉下遊為塗料企業,哪個便宜買哪個,不存在忠誠度的問題,當塗料企業漲價,競爭力相應下降。”楊遜介紹稱。

  需要指出的是,多數環保因素導致的漲價行業也都面臨著類似的問題,即當產品漲價後,市場抵觸情緒相應增加,於是成交量陷入“冷凍”狀態。

  以聚合MDI為例,7月31日,報價為25100元/噸,較去年同期上漲124.1%。雖然生產企業仍堅持挺價,但是下遊並不接受高價,這使得市場成交表現低迷,只有部分剛需用戶詢價。

[责任编辑:吴梓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