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14

二季度中經有色金屬產業景氣指數發布:有色金屬行業穩中向好

2017-08-10
来源:中国经济网

   由經濟日報社中國經濟趨勢研究院、國家統計局中國經濟景氣監測中心和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聯合編制的2017年二季度中經有色金屬產業景氣指數報告近日發布。報告顯示,二季度中經有色金屬產業景氣指數為128.1,比上季度下降2.7點,景氣度呈現高位回落態勢,且遠高於近5年平均景氣水平。

  漲價帶動效益提升

  2017年以來,有色金屬行業認真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2016年6月份印發的《關於營造良好市場環境促進有色金屬工業調結構促轉型增效益的指導意見》,紮實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化解過剩產能、提高資源保障能力和產業競爭力,上半年行業運行呈現穩中向好局面。

  產量保持平穩增長。最新數據顯示,上半年我國10種有色金屬產量為2759.6萬噸,同比增長7.2%,增幅比一季度收窄1.8個百分點,但比去年同期擴大7個百分點;效益狀況明顯提升。上半年,8167家規模以上有色金屬工業企業(不包括獨立黃金企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29405.3億元,同比增長17.8%;實現利潤總額1115.1億元,同比增長55.5%。

  “上半年,規模以上有色金屬企業效益明顯提升,初步分析,有色金屬價格上漲是產業效益回升的主要因素。”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副秘書長王華俊分析說,上半年有色金屬累計平均價格比去年同期大幅度上漲。數據顯示,上半年,國內市場銅現貨平均價為4.66萬元/噸,同比上漲28.5%;鋁現貨平均價為1.37萬元/噸,同比上漲16.8%。“由於主要產品價格持續上漲,1月份至5月份有色金屬企業實現利潤翻一番多。其中,礦山、冶煉利潤大幅度增加,主要金屬品種及行業小類均實現利潤持續增加。”

  究其原因,王華俊認為,上半年我國有色金屬產業呈現出穩中向好態勢,主要歸因於積極因素增多,回暖信號增強。從國際上看,上半年全球經濟複蘇,主要經濟體經貿活動回暖,經濟政策不確定性下降,全球金融、經濟穩定性有所增強。從國內來看,上半年外部環境改善、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中國經濟景氣上升,新動能和傳統動能均有所增強,供給和需求、投資和消費、工業生產和企業效益均呈現出向好態勢。

  基礎仍有待鞏固

  盡管上半年有色金屬行業呈現穩中向好的態勢,但當前影響產業持續、健康發展的問題突出,不確定性因素依然存在。

  首先,產能過剩矛盾依然突出,“去產能”任務艱巨。在市場環境明顯改善的情況下,產能擴張的動力重現。統計顯示,目前國內電解鋁產能達到4100萬噸,6月份運行產能為3566萬噸,未運行產能超過530萬噸,產能過剩矛盾仍然突出。

  其次,新舊動能轉換總體緩慢,發展後勁不足。盡管當前有色金屬工業新舊動能轉換出現了一些亮點,但在產業體系中所占比例不大,真正實現創新驅動、內生增長、行業全面轉型升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王華俊說,有色金屬工業固定資產投資連續4年持續下降,“投資下降固然有化解產能過剩等因素的影響,但基礎研究薄弱、缺乏技術支撐、高新項目儲備不足,是最根本的原因,將影響行業發展後勁”。

  同時,企業資金依然緊張。雖然全行業效益好轉,但總體利潤率不高,1月份至6月份,在規模以上企業實現利潤創曆史新高的情況下,行業的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僅為3.8%。加之“兩高一資、兩高一剩”的觀念難以扭轉,金融機構對有色金屬行業的資金支持仍然受限,部分企業資金鏈依然緊張。

  此外,國際貿易摩擦加劇,需求側仍面臨嚴峻挑戰。王華俊坦言,有色金屬工業是高度國際化的產業,我國銅、鋁、鎳等原料需要大量從國際市場進口,鋁加工材、銅加工材等優良的性價比,在國際市場具有良好的需求空間。但西方國家出於自身利益,針對我國有色金屬產品的國際貿易摩擦愈演愈烈,美國繼去年對中國鋁工業采取“332”聽證調查之後,今年又啟動對進口鋁產品的“232調查”。一旦這些調查作出對我國不利的裁決,必然波及我國整個鋁材出口,進而對鋁的供需平衡產生重大影響。

  下半年運行將呈波動態勢

  綜合國內外宏觀因素及有色金屬產業產能過剩、創新不足、融資困難、成本上升等結構性矛盾尚未取得全面突破,產業發展持續向好的局面仍不牢固,預計下半年有色金屬產業景氣度或將呈波動態勢,但不會出現大起大落。

  “當前主要有色金屬產品供應過剩是全球性問題,但也是深化產業結構調整、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有利時機。”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政策研究室主任趙武壯表示,一方面要持續加大去產能、去庫存力度。過去一個時期,中國需求的持續增長,拉動了全球大宗有色金屬產能持續擴張。但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需求增速放緩,世界主要有色金屬供應過剩的矛盾凸顯,全球主要有色金屬供應過剩的局面將會在較長時期內影響到中國乃至全球。

  另一方面,要提高行業發展內生動力,推動產業升級。當前,我國有色金屬行業出現了一些新亮點,形成了一些新動能,但這些新亮點和新動能,與行業的整體規模相比,所占比重很小。比如,航空鋁材、動力電池材料等高端產品發展很快,鋰等稀有金屬供不應求,效益很好,但這些產品的市場規模很有限,對產業發展一時難以形成強大的支撐作用。由於行業發展內生動力還不強,一旦有色金屬價格持續回升,很有可能引發產能擴張回潮。

  “為了提高行業發展內生動力,要積極響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減少無競爭力冶煉產能的同時,主動融合‘互聯網+’、智能制造,加快企業向現代制造企業轉型。”王華俊說,有色行業的去產能並不意味著不要產能,而是要積極發展先進產能,推動產業升級。

  與此同時,還要提升有色金屬企業的國際市場競爭力。有色金屬行業的發展要依賴改革與創新的雙驅動,謀求國際競爭,推動傳統產業技術改造,逐步實現向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和個性化轉變。有色行業由於行業屬性,在發展過程中,還需要特定政策的適當支持。比如,國家可以完善進口銅礦砂加工貿易創新管理,為中國銅冶煉企業營造一個健康穩定的發展環境,提高中國銅冶煉企業的國際市場競爭力。(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吉蕾蕾)

[责任编辑:吴梓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