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14

亞投行:暫不考慮投資核電 正接觸煤改氣

2017-09-12
来源:澎湃新闻网

   自2016年1月開張以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已批准了28個投資項目,發放貸款總額約30億美元。其最新批准的一批項目,是位於埃及的11座太陽能核電站。

  “市場需求很大,我們今年還會批很多項目,正在考慮的就有19個。問題不是缺少需求,而是我們現在只有一百多個人,實在有點忙不過來。”亞投行負責政策和戰略領域的副行長馮·阿姆斯貝格(Joachim von Amsberg),半開玩笑地對包括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內的媒體介紹道。

  亞投行是全球首個由中國倡議設立的多邊金融機構,現有57個創始成員國,來自亞洲、歐洲、大洋洲、非洲和南美洲。中國以297億美元的認繳股本成為亞投行第一大股東。

  埃及項目:傳遞強烈信號

  這11個埃及光伏發電項目,總裝機規模為490MW(1MW=1000KW),貸款總額2.1億美元。埃及擁有豐富的太陽能資源,正在大力規劃綠色經濟。該項目預期能使埃及每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50萬噸。

  馮·阿姆斯貝格介紹道,雖然亞投行的許多政策方向還在建設階段,但就能源部門而言,離不開兩個國際大趨勢:能源轉型和氣候變化。

  而光伏項目恰好是一個亞投行的大有可為領域。“光伏產業是在近期才在經濟上具有競爭力的,非常前沿,如果它的市場已經頗具規模,我們的資本也沒那么重要了。” 馮·阿姆斯貝格說道。就埃及而言,政府曾幾度嘗試為光伏發電站招標,但都不是很成功。今年,政府降低了項目中的很多風險,“正是投資者進入的好時機。”

  另一方面,這次投資能幫助埃及的光伏產業走向規模化,項目還可以後續升級。馮·阿姆斯貝格預期,如果項目收獲成功,就會對太陽能資源同樣豐富的周邊國家產生示范相應,“而投資者也肯定會考慮去其他國家投資光伏項目,這可以擴大整個生態系統。現在我們就在經曆這個領域的大爆發。”

  馮·阿姆斯貝格總結道:“這種能傳遞出強烈信號的項目,正是我們想要尋找的。”

  為煤電設置極高門檻,暫不考慮核電

  6月,亞投行公布了《能源部門戰略:亞洲的可持續能源》,包含6大原則,其中第1條原則是“促進能源介入和能源安全”,而第3條原則是“降低能源供應的碳濃度”。化石燃料仍將在亞洲的能源結構中扮演重要角色,為了平衡這兩個目標,亞投行並未完全排除投資煤電項目的可能性,但會大幅削減在煤炭領域的投資。

  報告寫道,亞投行只會在幾種情況下考慮投資碳效率高的煤電站:用以替換現有的低效率電站;對電力系統的可靠性和完整性來說必不可缺;沒有可行的替代方案。

  馮·阿姆斯貝格說道:“我們的戰略文件並沒有完全排除沒電,但是設置了非常嚴格的條件,我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項目可以滿足這些條件。”

  亞投行目前公布的18個能源項目中,就有幾個項目涉及化石燃料,包括阿塞拜疆和孟加拉國的天然氣管道,緬甸的燃氣電站。此外,亞投行還參與了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和印度尼西亞的水電項目。

  “各國的資源情況和戰略各不相同,作為銀行,我們的出發點是如何幫助我們的客戶加快能源轉型。” 馮·阿姆斯貝格說道。

  核電並不在亞投行的考慮范圍之內。“我們對核電技術不做評價,但投資核電項目需要許多專業技能,我們不具備進入這個領域的能力”,馮·阿姆斯貝格說道,“也許當我們規模發展得更大的時候,我們會開始考慮核電項目。但現在,亞投行只能對核電說不。一個年輕的機構必須有所選擇,不能什么都包攬進來,我們需要積累在特定領域的能力。”

  正在接觸中國的煤改氣項目

  在其能源部門戰略中,亞投行將亞洲部分人口密集城市的汙染問題和區域性的空氣質量問題視為一大挑戰。世界貿易組織數據顯示,2016年PM10濃度最高的20個國家有16個在亞洲,而PM2.5濃度最高的20個國家都在亞洲。

  為此,亞投行將其第4條原則定為“管理地方和區域性汙染”。曆史上,人們往往通過限制化石燃料發電站,尤其是煤電站的方式解決地方和區域性汙染。亞投行將與其他多邊機構合作,探索一些新機制,以針對性、全面性地處理地方性汙染,降低對健康的危害。

  馮·阿姆斯貝格舉例道,亞投行正在接觸一些中國合作者,商談煤改氣項目,也會考慮資助發電站的減排技術。“這些都還處在非常前期的討論階段,但這是兩個我們非常樂意投資的領域。”

  學習PPP模式

  “催化私人資本”是亞投行能源部門戰略的第5條原則。此次獲批的11個埃及光伏項目,均有私人資本參與合作。亞投行在催化私人資本方面的實踐,將基於其他多邊發展銀行在亞洲地區的經驗,尤其是PPP(公共-私人資本合作)模式。報告指出,PPP在降低電價、分配風險方面有過很多成功的案例。

  馮·阿姆斯貝格提到,亞投行希望能幫私人資本解決很多制度上的障礙,做好一些前期工作。核心問題是風險,畢竟,大型基建項目具有不可避免的風險。

  首先,項目本身需要設計得足夠有吸引力,大到抽象的法律、合同問題,小到項目的細節設計和准備。“你沒辦法命令私人資本進來,主動承擔風險。” 馮·阿姆斯貝格說道。此外,他總結了一條簡單但關鍵的經驗:“必須解決風險分配的問題。哪些是政府承擔的風險?哪些是私人承擔的風險?我們要確保政府盡可能減少來自政府的風險。”

  盡管提到了亞投行的“人手不足”問題,但曾在世界銀行供職25年的馮·阿姆斯貝格認為,亞投行走的路徑與其他多邊發展銀行基本一致,而精簡可能是其中一個與眾不同的亮點。

  “亞投行的理念是 lean, clean, green (簡潔、廉潔、清潔),廉潔和清潔是我們和其他多邊發展銀行的共同點,簡潔是我們的特色。這是個好處,我們能快速、靈活地滿足客戶的需求;這也是個挑戰,我們要在精簡的情況下提供相同質量的工作。亞投行沒有其他機構幾十年來積累下來的包袱,因此,我希望我們能更好地關注項目本身,擺脫官僚結構和繁冗文件的束縛。”

[责任编辑:吴梓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