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50

診療東北經濟之三 从歐美再工業化看東北前途

2017-11-03
来源:香港商报网

  ● 譚紅軍

  2016年美國大選前後,貿易保護的陰霾開始在世界上空飄蕩。特朗普“美國優先”的競選綱領和法國參選總統龐勒“法國優先”的144條參選政綱都清楚的告訴人們,讓西方發達國家先走的思維是那樣的堅硬,這使期望美國引領以全球配置資源為特征的第三次全球化的人們倍感失望和尷尬。

  盡管特朗普和龐勒的競選結局冰火兩重天,但是他們在競選中吸引選民的的一條重要綱領完全一致。龐勒為候選人描繪了一幅“法國制造”的美好藍圖,而特朗普也在競選中承諾未來的貿易協定能夠支持其經濟支柱--美國制造業。

  位於沈陽的華晨寶馬工廠生產的BMW雙渦管單渦輪增壓3缸汽油發動機

  這其實是歐美國家的共同意志。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去工業化”的歐美發達國家啟動了“再工業化”戰略,用來抵禦國家工業化能力衰退面臨的危機。從奧巴馬的“再工業化”到歐美國家出台的系列法規和政策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始終占據制造業價值鏈條上的高端位置,繼續成為工業強國,保持全球控制者的地位。2017年7月17日,特朗普宣布將當天定為“美國制造日”,說明了這項基本國策在美國進入了加速期。其後的301調查打響了美國對華貿易戰的第一槍,對龐巴迪C系客機的銷售征收近300%的關稅更說明為了占領裝備制造業的這塊高地,“美國優先”的屠刀毫無顧忌的可以向任何人舉起。

  在多年來改革開放中步履蹣跚、倍受爭議的中國東北在新一輪全球裝備制造業分工體系中是繼續處於低附加值、低利潤的被控制狀態,還是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啟動高端高效的趕超戰略,縮小與發達國家在創新競爭力方面的差距,並最終走上世界工業的巔峰。這是東北面臨的第一問題,這也是中國必須以全球化思維來解決的重大問題。

  東北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多年來缺乏共識,一些理論和學說指導實踐的成本高昂導致爭論不可避免。輕工業可以富國,卻不能強國是一個淺顯的常識。前一段時間林毅夫《吉林報告》引發的大面積爭論看似突如其來,其實就是在全球化和歐美“再工業化”的國際經濟新棋局中,人們對東北發展導向不同思維之間的的合理碰撞。

  改革開放以來有關東北爭論的根本焦點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需要一個什麼樣的東北。當中國邁入新時代之際,在歐美國家貿易保護和“再工業化”催生了世界上新一輪工業競爭的今天,東北急需一個更加明確的說法。

  沈陽北方重工集團有限公司的工人在生產車間工作

  “大國重器”就是大國地位的肌肉和力量

  工業化是中國大國崛起的根本原因,無論是在經濟還是意識形態領域,這都是21世紀世界最大的閃光點。

  工業化的本質就是生產機器。裝備制造業是制造業的核心、是大國的肌肉和力量,也是一個國家世界話語權和國家意志的制造平台。英美等國家統治世界數百年,靠的就是工業化和裝備制造業的力量。奧巴馬提出的"重振制造業"和特朗普追求美國第一、經濟優先,依托的也是裝備制造業。

  2010年,中國制造業總量超過了美國。2015年中國制造業總產值是美國的150%,是美國和日本的總和,占全球的比重超過三分之一。

  中國成為制造業產值頭號大國,裝備制造業在歡呼聲中發展勢頭強勁,其中高端裝備制造業整體增速快於裝備制造業,並且在工業中的比重不斷提高。2017年前三季度高技術制造業和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3.4%和11.6%,分別快於規模以上工業6.7和4.9個百分點,是今年中國經濟中最值得回味的一個數據。但是必須要清醒的看到,面對工業化領先中國200多年的歐美日等國家來說,中國裝備制造業“大而不強”的特征依舊十分鮮明。中國裝備自給率雖然達到了85%,但主要集中在中低端領域。在高端裝備領域,我國80%的集成電路芯片制造裝備、40%的大型石化裝備、70%的汽車制造關鍵設備及先進的農業裝備依然依靠進口。我國自主品牌的高端裝備制造業高端環節和技術還無法做到有效自給,研發和科技轉化率不足15%,遠低於發達國家40%--50%的水平。一些發展中國家和地區以比中國更低的成本優勢,也在中低端裝備制造業領域和中國爭奪資源。2015年底工信部部長苗圩說過,中國在全球制造業的四級梯隊中還處於第三梯隊。中國要成為制造業強國至少要再努力30年。

  美國的《先進制造業夥伴計劃》、德國的“工業4.0戰略”、日本工匠精神的制度文化都是在試圖占據裝備制造業生態鏈的頂端。高端制造業向發達國家的回流將會導致全球產業格局的重大重組,加劇發展中國家裝備制造業產業結構的失衡,其中受到沖擊最大的就是中國。2015年5月8日出台的《中國制造2025》第一句話就是“制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說出了這個中國版“工業4.0”規劃的根本目的。

  沈陽鐵路局長春動車運用所等待發車的高鐵列車

  中國也擁有自身的、別人不具備的優勢。中國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百分之百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目錄所列舉的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東北對中國這一舉世無雙工業體系的貢獻最大。與中國擁有百分之百工業門類相比,美國是80%左右,德國是70%左右,日本是60%左右,英國和法國在35%到40%。不同的是,中國的工業水平屬於中上等層次,而其他國家掌握的幾乎都是頂尖水平。

  高端裝備制造業是一個國家美好生活的金鑰匙。 為了保持在制造業上的競爭力,全球研發投入迅速增長。從2016年度全球研發投入100強企業排行榜來看。美國企業研發投入占全球的38.6%,其次是日本、德國和中國。中國企業同比猛增24.7%,全球占比由一年前的5.9%提高到了7.2%,但與美國的領先地位仍然有著很大的差距。

  發達國家對中國一直實施嚴密的制造業技術封鎖。除了意識形態因素外,壓制後發工業國中潛在的競爭對手一直是歐美發達國家的規定動作。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沒有道德判斷、正義性撲朔迷離的戰爭。中國要和平崛起就要奪取國際制造業的競爭主導權,除此之外無路可走。

  中國需要一個什麼樣的東北,這樣的一個背景似乎正在將答案告訴我們。

  東北應該是中國新征程的重要引擎

  航拍哈爾濱三大動力路附近的裝備制造企業廠房和建築  资料图

  歐美等國家的“再工業化”使中國的裝備制造業面臨著極大的影響和挑戰,沖擊著中國在高端領域尚處於弱勢的裝備制造業。中國現在是處於最好的時期,但是有一點人們必須牢記,大而不強的時期是最危險的。中國必須擁有建立在新一輪技術革命基礎之上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裝備制造業。那種認為中國可以跨過工業化發展階段,直接進入服務業主導的經濟結構的思維不僅膚淺,而且十分危險。細心的人們會發現,“中國威脅論”與中國工業化能力的加強如影隨形,就像一對連體兄弟一般的共生共存。令有些人感到恐懼和威脅的,不是中國的GDP和財富,而是中國的工業能力。

  無論是中國現代化的新征程,還是歐美的“再工業化”,都要求中國裝備制造業在多層次、多領域、高起點上尋求發展和突破。這就要求東北必須要在自己最大的比較優勢方面努力開展接近發達國家的產業結構調整,參與全球工業化競爭並取得勝利。“東北問題”只能用全球化思維才能解決。這是東北唯一的方向,也是中國需要一個什麼樣東北的最終答案。

  中國依靠勞動力、土地、貨幣等要素投放推動經濟增長的模式已經無法持續。對於中國這樣的一個大國,是否應該只有這樣一種經濟模式今天已經是一個不需要爭論的問題。東北的優勢是裝備制造業,而這恰恰是發達國家優勢的標志。發達國家是因為能夠制造機器而富裕,不是因為富裕而能夠制造機器。中國緊盯世界前沿,由要素投放轉變為創新驅動的經濟轉型是東北重新站立起來的最大動力。

  這是一個標志,也是一個契機。一個東北可能會起死回生、脫胎換骨、走入合理的市場經濟、走上世界工業巔峰的一個契機。這是東北經濟走出低穀,建立信仰和自信,凝聚人才和資金,打造符合時代要求的勞動者隊伍、占領世界制造業高地的最後機遇。當東北和中國的制造業特別是在高端裝備制造業上擁有強大的競爭力,中國經濟的結構和質量才能接近發達國家。

  東北渾厚的工業文化、工業文明和工業創造能力是中國一筆無法估量的無形資產。中國的輕工業是和發展中國家競爭,而裝備制造業卻一直是在和發達國家競爭。中國要走出“修昔底德陷阱”、“中等收入陷阱”、“話語霸權陷阱”,實現以強國夢、富民夢和民族文化複興之夢結合起來的中國夢,哪一樣離得了裝備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服務業、現代制造業是中國調整經濟結構後的支柱性產業,高端制造業本身就是戰略性新興產業。所謂核心技術比的就是長期積累,投入時間早晚和工業底蘊。東北現在最大的比較優勢仍然在現代制造業領域。東北的工業文化、工業基礎、設備技術、產業大軍和與之相應的生產性服務業仍然是中國最健全的工業體系。參與國際裝備制造業競爭,是東北的曆史使命,也是唯一出路。

  毋庸諱言,歐美國家的“再工業化”已經啟動了全球范圍內的裝備制造業競爭,新工業革命正在展開。前段時間美國公布的《2016--2045年新興科技趨勢報告》明確了20項最值得關注的科技發展趨勢,明確無誤的告訴世界,美國要通過這些核心科技確保在未來世界的戰略優勢。在這一場關乎世界前途的工業競爭中,德國的優勢是裝備,日本的優勢是人,美國的優勢是數據。中國與美國、日本、德國等工業強國相比,無論在核心技術、創新能力、產品品質方面都存在著很大的差距。美國“再工業化”的四大目標是:成為世界上最優越的制造中心和吸引國外直接投資的地方;拓展全球市場,未來美國制造商的市場要擴大到95%的國外顧客;美國制造商要擁有符合21世紀經濟需求的勞動力;未來美國制造商要成為世界制造業的創新主導者。這是一份宣言,也是一份"誰敢來戰"的挑戰書。它對中國東北的最大意義,就是為東北提供了追趕和超越的目標。

  沈陽機床集團生產的i5智能機床 资料图

  希望是人類走向幸福彼岸的風帆,沉淪不是東北的宿命。在東北工業文明和東北現代工業之中蘊藏著一種可貴的特質,那就是中國工業積極進取的活性因素,東北具有創造奇跡的基因和潛質。曆史證明過這裏是創造奇跡的地方,60多年前,東北就在被有些人稱為只能種高粱的工業廢墟上創造了新中國的工業奇跡。阿基米德曾經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撬起整個地球。目前東北擁有了這樣一個支點,天佑東北能夠借此找回“共和國長子”的感覺。

  悲观是最大的危机

  只有信仰和靈魂,才能讓東北在精神上走向未來,才能創造東北經濟的輝煌。

  悲觀是東北面臨的最大問題,人們不再相信東北能夠徹底的改革,東北在心理上與人們漸行漸遠,這才是東北最大的危機。

  東北的問題是顯而易見的,這一點無須爭辯。體制機制和經濟結構上的弊端久治不愈,管理成本越來越高,而行政效率卻很差。政府與市場的"摩擦力" 使經濟列車的運行顯得很艱難。從近年來重大裝備制造業成果來看,作為東北經濟看家法寶的裝備制造業也日益的被泛長三角城市圈的裝備制造業所超越,東北經濟亮點光華暗淡。在人們談論中國經濟發展空間布局和增長動力的時候,東北常常被選擇性的遺忘。無論內部還是外部,人們對這塊土地的認同感正在淡化。

  超超低出生率、以人才為主體的人口外流、全國老齡化最嚴重的地區、全國最重的養老金壓力和國企負擔、枯竭的資源、驚人高企的地區融資成本、過剩產能和債務危機、“投資不過山海關”的資本恐懼、一直被輿論鞭撻的營商環境、龐大而又效率低下的行政機器,這些經濟和非經濟因素的現實使很多人對東北的未來失去了信心。東北向何處去?答案似乎越來越不樂觀。

  當“東北現象”再一次亮起“此路不通”紅燈之後,人們的耐心似乎也已經耗盡,悲觀失望成為了輿論的主流。“救1萬個東北國企也救不了東北經濟”、“東北經濟到底有多慘”、“來東北,腦進水?”、“我們的東北,中國的痛”,這樣的標題和文字幾乎壟斷了人們投向東北的全部視野。不知道那些完全不了解東北的外國人士看到這樣的文字之後,會不會得出東北比委內瑞拉還慘的結論。

  在東北遭受輿論鞭撻的同時,各界人士構成了對東北會診的龐大隊伍,這些診斷意見充斥著消極和沮喪。這些東北現象審理“陪審團”成員的診斷無論深刻還是平庸、寬泛還是促狹,問題大都存在。這些確診的病因幾十年來一直都在努力改變之中,什麼原因使這些問題多年來得不到根治,以往的政策應該做哪些反思,這才是問題的核心。

  大道至簡。東北的問題說穿了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需要一個什麼樣的東北和東北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這是一個硬幣的正反兩面。抓住了這個問題,才是抓住了東北的根本。實事求是地說,東北應該是去工業化還是在市場配置資源中轉型升級,強化國家工業能力,相當一段時間裏方向並不清晰。東北問題的關鍵是沒有方向感和缺乏精氣神。東北工業改革相當長的時間裏一個很大的的弊端就是用私有化的方式去破壞,而用計劃經濟的手段去建設,市場經濟在東北一直都在邏輯困境中逡巡,這是東北今日一切問題的根源。對於工業在國民經濟構成中占據半壁江山的東北來說,這一弊端是致命的。

  正是在根本問題上的認識模糊,正是在東北改革方向和道路上的莫衷一是,正是東北在自由的市場經濟和崇尚政府之手之間的左右搖擺,致使東北體制機制障礙和重點領域的改革遲遲無法突破。經濟和社會中盲目投資和低效運行、行政效率提升困難、營商環境惡化、人口流出、人才逃離、資金遠觀、民眾缺乏獲得感,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從這裏找到原因。

  十九大提出以科技創新為核心打造制造強國,走新型工業化的道路。從數據來看,制造業投資增速動能加快。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幾年,中國的裝備制造業一定會是發展比較快的行業之一。東北能否在這個重大機遇的帶動下實現真正的振興和崛起,關鍵在於東北工業能否尋找到信仰和靈魂。這就是緊盯世界裝備制造業的最前沿視野和智慧、擁有與世界科技創新同步的能力和格局、打造世界一流水准工業文明的自信和勇氣。改革開放以來一直處於跟班地位的東北,太需要一場振奮人心的精神崛起。國際貿易向全球配備資源的風水輪轉、中國打造制造業強國的基本國策,都給了東北挺直身軀大幹一場的機會。中國工業文明最高的地區是東北,中國社會動員力量最強的地方是東北,中國奉獻精神最濃厚的地方是東北,中國勞模最多最密集的地方仍然是東北。面對世界裝備制造業的王座,東北應該有底氣大喊一聲"我來了"。

  東北的機遇或許只有這一次

  歐美國家的"再工業化"宣告了以國際貿易為核心的第二次全球化的終結,技術資本在全球配置的第三次全球化揭開了帷幕,東北迎來了制造業結構性複興的曆史機會。這個重大的戰略機遇,也使東北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這樣的機會,東北或許只有這一次,是脫胎換骨、重生與超越,還是在結構調整中繼續沉淪,喪失風雲際會大潮中競爭者的資格,完全取決於未來十年之內東北經濟結構調整的結果。是生還是死,曆史留給東北的時間並不充裕。東北在這次結構調整中如果沒有根本性的變化,那麼很多悲觀的預言將會成為現實。東北盡管不會真的像有些人說的那樣單純去生產糧食,但是一定會在裝備制造業技術創新大規模爆發的競爭中退出競技者的行列。裝備制造業的創新需要長期積累,基礎工業的研究投入巨大而見效卻很緩慢。東北體制、結構、發展方式、營商環境、債務、政府信用的現狀表明,沒有更大的動力支持,東北重鑄自己優勢的前景並不樂觀。背負現有矛盾和問題的東北如不深刻的變革,在這場關乎生死的競爭中絕無取勝的可能。

  東北破局的關鍵在哪裏?

  東北的問題千頭萬緒,出路就在於脫胎換骨的制度創新、思想創新和精神的提振。 “東北現象”只有在深化改革中才能夠得到真正的、終極的解決。在這場重奪生機和活力的革命中,東北需要矯枉過正這劑猛藥,急需新的制度優勢、經濟形態、創新思維和思想解放填補不足。東北首先需要一份從思想到體制機制全方位的“負面清單”,以利於厘清進步與落後的邊際。在東北的制度創新中,行政管理、產業結構、市場秩序、社會人文應該按照國際化的最高標准來設計並推進,以此推動重點領域的改革。這種以國際化的最高標准作為目標,契合東北工業文化和工業文明中蘊藏的活力和韌性。

  東北是中國改革開放最大的一塊“內傷”。開啟新征程和參與全球化競爭,東北需要一場顛覆性的變革。東北多年無法自我解放的現實約束、央企在東北工業中舉足輕重的主導地位、東北行政思維和效率的落後、東北四省區同處於一個相對獨立地域等因素都決定了東北的改革更適合由中央政府直接主導。中央政府應該建立東北四省區一體化管理體制和聯動機制,統籌區域規劃發展,合理配置各種資源。這就需要國家在管理和政策方面創新,需要要素流動和要素配置的優化,需要給東北最大的政策支持和行政鞭策,需要給東北更多更大的開放權利。這一過程中,中央政府對東北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強力約束和嚴格獎懲都十分必要和重要。東北四省區各自為戰,互相爭奪資源的“窩裏橫”局面必須終止;必須叫停一個東北到處都是東北亞中心城市、到處都是汽車城、到處都是東北亞金融中心、到處都是東北亞核心樞紐的要素配置"亂倫"現象。對那些“語言走出了千裏萬裏,屁股卻一直留在原地”的地方政府要有嚴厲的約束和懲戒措施;對那些由迷信計劃到迷信市場再到無所適從的管理者必須加大整飭的力度。

  東北是中國幾大地理單元中唯一一個具有沿海、沿江、沿邊的對外開放優勢,具有東北+俄羅斯、東北+蒙古、東北+朝韓、東北+日本的地緣優勢。東北最起碼有四大產業可以在金戈鐵馬,無限江山的世界經濟大潮中投入競爭。這就是東北的裝備制造業、生態產業、糧食和食品生產、港口物流。東北以裝備制造業為龍頭,以糧食和食品生產、生態旅遊健康產業為兩翼、以港口物流為管道的經濟框架十分清晰。很多產業已經超出了一省一地的界限,是整個東北共有的資源和特色,這也需要在更高的層面上加以設計和協調,形成聯動機制,降低改革成本。

  《中國制造2025戰略》要求東北的裝備制造業存量要優化,增量要跨越,品質要緊盯世界前沿,高端領域"原創性"的缺陷要盡快突破,核心技術要走入世界工業的巔峰。東北的農業必須走深加工的產業化道路,只有這樣才能夠突破糧食價格的硬約束,提高農產品的附加值,開拓國內和國際市場。東北有打造世界級旅遊勝地的頂級生態資源優勢,有長白山、大小興安嶺、張廣才嶺的林海雪原、有中國最好的草原沙漠、有亞洲唯一的內海、有幾乎壟斷性的冰雪溫泉資源。東北打造"夏季的三亞、冬季的阿爾卑斯"並非高不可及的目標。東北的港口物流經過整合後,已經形成了“遼海歐”、“遼蒙歐”、“遼滿歐”三大交通物流通道。自由貿易港背景下的港口物流對東北經濟的影響越來越大。東北的經濟優勢非常清晰,而體制機制、經濟環境的短板同樣十分明顯。在全世界玩家都在緊張投入的今天,東北邁出的每一步都非常重要,不能延誤時機,因此需要中央政府主導、推進和鞭策。

  東北在改革思維、行政倫理、市場秩序、社會文化方面落後的根源,歸根結底是人的問題。東北要在中國新征程中重鑄輝煌,改變位置中遊、增速下遊、精神萎靡的現狀,關鍵是要有符合這一偉大事業的曆史自覺和創新性舉措。東北的政府改革應該是經濟改革的信使,是一切改革的前置條件。舊的生態被新的生態取代,這是一種必然;淘汰不可避免並且很有必要。只有對那些深入骨髓的陳舊觀念、思維和固有模式來一番痛徹骨髓的針砭和救治,東北才會有希望,才會在走入世界經濟巔峰的大旗下凝聚科技、人才、資金和人氣,才會帶動東北全方位的改革,才會有東北的未來。

  進入新時代的東北,面對歐美“再工業化”的挑戰和機遇,能否創新思維和能力,加速深化改革和開放,事關中國的國運和中國邁向現代化國家的步伐,將會是影響中國和世界的一個大事件。
 

[责任编辑:若笑]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