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設計光「得意」唔夠 要看社會價值

2018-01-19
来源:香港商报

一位乘客匆匆走过港铁中环站J出口的「港铁·艺术」橱窗,今届双城年展(香港)期间,这里成为整个展览的缩影展。

  「香港其實唔系咁差啫,這也是我做2017香港深圳 城市建築雙年展總策展人的原因之一,希望能夠帶給社會些微正能量。」以「遊擊式」或者用黃錦星局長所謂的「仙女散花植入式」手法策出一屆全然不同的雙城雙年展(香港)的建築師陳麗喬,自認看問題一向正面、積極,就像人人都覺得香港住屋局促兼擁擠,但陳博士就認為,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覺,其實至少有一半人跟「不知足」的心態有關。「你可以羨慕人家又有花園,又可以?車返工,不過雖然(香港人)住得又密又細,但不是一無是處,我們夜晚12點仲可以走落街食一碗雲吞麵,坐半個鐘地鐵可以返到工……這其實是兩種lifestyle的取態,你需要擇其一,不可能兼得,然後在你撿的這種生活方式中做到最好,最開心。」她快人快語道,「香港在住屋方面當然有改善空間,不然我也不用做『一鳴空間』了,有很多空間仍可再發掘,也有很多自縛手腳的框框,但不要整天覺得自己這麼悽慘。」在她看來,一件設計的好壞不是看是否「得意」,「得意唔夠,太過基本了,要看它的社會影響力有多大,有冇社會價值,對社會有何意義。」香港商報記者 金敏華 圖 文

在香港中文大学大学图书馆扩建及空间重整项目中,位于地下的「进学园」的设计将原址园林水体幻化成地下自然采光天窗,使大自然与室内空间融为一体。

   貼地展覽

  「樓價貴?好定平?好?」陳麗喬冷不防問記者。「樓價反映的其實是一座城市的成敗,你會發覺當城市樓價好平通常這地方冇工做……」類似同城市、建築和人的生活息息相關、「近在身邊,但又不一定人人知道」的有趣「冷知識」,成為今屆雙城雙年展(香港)的貼地「標簽」之一。陳麗喬特地將舊中環街市一條24小時開放的百米人行通道改造成圖文並茂、深入淺出的城市「冷知識」問答廊:「香港有上環、中環,有下環嗎?」「你知道香港的牙籤樓與鉸剪梯嗎?」「丁屋政策是新界習俗及傳統?」「點解香港冷氣會咁凍?」……林林總總不下50條。她貪圖中環街市川流不息的人流,「已可媲美以往一星期項目的人流,當然有人會匆匆走過,但若感興趣便會駐足欣賞。」

  1938年落成的中環街市自2003年關閉後已閒置10來年,在中環街市圍街板上,香港城市大學薛求理教授帶領48位研究生加本科生趕製的「補壁」畫卷長達35米,拼貼出由1842年起的香港建築史長卷。陳麗喬興奮於行人每天經過的鬧市街面上,分享城市及建築的「共識」——共有知識,或許日後在城市議題上,更容易達成共識也未可知。重要的是,讓年輕人知道,「這個空間原來可以這樣用!」

  在她的策展理念中,「大眾是否看得明白」分量很重。展覽主題叫「城市執生」,地道得來既呼應了深圳展「城市共生」主題更充滿本土氣息,令人會心又拍案叫絕。執生就是隨機應變,陳麗喬笑著說:「香港人最大的本事是什麼?執生?!這城市本身就是執生傳奇。」在地點的選擇上,她則來了一次「遍地開花」式的創舉,在短時間裏「執」來9個地鐵港島線沿線的閒置空間和文化場地諸如地鐵站、天橋底、圍街板、寫字樓大堂、自動扶梯廊、行人路、地鋪、城市廣場、臨時封街……利用港鐵將它們串連、組合成一個大的「城市展場」,「分分鍾大家行落街食飯、放工經過都可以好方便睇到展覽作品」的同時,也讓人看到香港「其實充滿了未好好善用的空間」。

  陳麗喬透露,今次展覽的logo設計概念「?啟發自俄羅斯方塊遊戲」,之所以「用俄羅斯方塊遊戲的精髓貫穿整個展覽」,將之作為雙年展的Brand Identity,是因為如何表達城市執生,如何將零碎的場地湊起來,如何表達香港建築師把許多東西塞進狹小空間的絕技,如何表達科技在展覽的應用,「這個大家熟悉的經典遊戲正好體現執生的即時應變、好玩的感覺、科技的應用及展覽以多個場地串連成一個特大城市展覽館的概念,更象徵了香港建築及城市的緊湊並合。」

旧中环街市行人道在展览期间变身城市冷知识廊,陈丽乔希望2月11日展览闭幕后,香港人能继续利用这一空间。

  執生文化

  陳麗喬為雙年展推出了一副特別版麻將,在她的設計中,這副麻將融入了很多香港特色:本地美食菠蘿包、缽仔糕、雞蛋仔、魚蛋、蝦餃、蛋撻、月餅做的筒子;竹棚做的索子;萬子一展兩地三祝四美五芳六合七寶八達九龍,則用上了新蒲崗6條好意頭的街名;「花」的圖案是中銀大廈等香港建築地標;東南西北則採用的香港地區標誌。當然不僅是好玩,這副麻將同樣充滿「執生精神」,陳麗喬一向喜歡將這一承傳中國生活文化傳統而來的對象用來充當臨時家具,砌疊成千變萬化的座椅、几台、間壁。

  在銅鑼灣希慎廣場的跨層自動扶梯寬僅150毫米的空間,放上多媒體作品《城‧廓SHADOW》,讓市民以全新的視角體驗香港的建築特色,恐怕是陳麗喬在今屆雙年展善用閒置空間的一個極致案例。

  設計師Benjamin創作的SHADOW要在兩段30米的扶梯空間中呈現一個濃縮的香港,他戲稱這是「垂直的《清明上河圖》」,只見IFC、尖沙嘴鐘樓等香港著名建築物圖案在乘客的上落間不斷變化,隨著扶梯移動,空間反射下的光影變化展現充滿動感的迷幻畫面的同時,也令人感歎這有限空間的逼庂和一閃即逝的即視感,從而誘發人們重新思考和感受香港的居住環境等問題。「這部分的主題我們定為城市感動(City Emotion),把動感變成感動!冇人會想到扶手升降機也能做展覽,在這麼窄小的空間裏,藝術家如何度橋、就地取材,正好展現其執生能力。」

「又密又绿2.0」展是各展场中学术含量最高的展览之一,开展以来,已进行多场研讨及交流,探索香港土地不足、高密度发展面对的问题。

  在陳麗喬看來,香港地鐵轉線可以就近行過對面是「執生文化」的生動代表。「香港人已習以為常,但並不是每一個城市的地鐵都能做到這樣。其實這些方便,工程師是下了很多功夫的,他們會儘量將兩條線不是十字般交疊起來,而是讓兩個、甚至三個站平行,為來自不同方向的乘客,提供過對面就可轉線的方便。」

  香港藝術中心則是香港「執生建築」的經典之作,「大多數香港市民可能不知道的是,這座充滿現代感的建築的內部構造充滿了城市的建築智慧。」策展團隊不僅在中心地下大堂展示藝術中心的建築設計特色及歷史故事,還在搖身一變成為「執生」建築設計廊的希慎廣場九樓辦公室大堂安排了增強現實項目,簡單清晰地展示藝術中心的構造。

  被視為香港「執生建築」代表的還有香港中文大學大學圖書館擴建及空間重整項目,設計師把3個不同年代完成的建築體整合成為一體,更打造處於地庫不見天日的「進學園」。「進學園」的設計考慮了環境和功能需要,巧妙地利用天窗,把地面的花園、陽光及水池中的「漣漪」帶入地庫,讓學生感受到大自然的同時,更可抬頭觀賞蔚藍天空。

  巴馬丹拿建築及工程師有限公司的SKYPARK以及呂元祥建築師事務所的「城市金剛」項目則是建築師應對香港人口稠密、土地供應短缺、房屋供不應求等問題推出的新範式。「香港建築,在高密度環境下,外觀不見得『標奇立異』,但它們卻充滿『內在美』」,陳麗喬認為,通過解讀這些城市「執生」智慧的結晶,並體驗科技帶來的機會,有助公眾從不同角度對自己廁身其中的城市加深了解,而對「執生精神」的承繼和發揚,「相信可幫助港人克服未來的種種挑戰,共同塑造更好未來!」

[责任编辑:吴梓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