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73

即使你就是一塊站著的石頭 你也一定會流淚的

2018-04-09
来源:鳳凰文化

  詩歌《荒原》裏寫道,“四月是最殘忍的一個月,荒地上,長著丁香,把回憶和欲望, 參合在一起,又讓春雨, 催促那些遲鈍的根芽。 ”

  北京的四月,是有些遲鈍的,飄起了冬季遲到的小雪。待這幾天不尋常的天氣過去,一切該重新開始了吧。

  四月,宜懷念,宜寫情詩。

  北島

  四月

  北島

  四月的風格不變

  鮮花加冰霜加抒情的翅膀

  海浪上泡沫的眼睛

  看見一把剪刀

  藏在那風暴的口袋中

  我雙腳冰涼,在田野

  那陽光鞣制的虎皮前止步

  而頭在夏天的閃電之間冥想

  兩只在冬天聾了的耳朵

  向四周張望——

  星星,那些小小的拳頭

  集結著浩大的遊行

  木心

  以雲為名的孩子

  木心

  四月四月想起你

  時時路遇櫻花

  從前,每日櫻花下

  談幾句,就散

  你嬲我一宵

  閃避我七天

  七天後,你

  若無其事地泥上來

  櫻花盛開即謝

  你的事,總這樣

  四十六年遊去

  你若記得,也不是愛

  自己太俊

  不在乎別人

  偏偏是你的薄情

  使我回味無盡

  張棗

  早晨的風暴

  張棗

  昨夜裏我見過一顆星星

  又孤單又晴朗,後半夜

  這星星顯得異常明亮

  像一個變化多端的病者

  又像一個白天飲酒的老人

  我心裏感到擔憂和詫驚

  早晨醒來果然聽到了風聲

  所有的空門嘭然一片

  此起彼伏,半天不見安靜

  這四月的風暴又纖美又清潔

  轉瞬即逝,只留下一些氣味

  一些氣味帶來另一些氣味

  不住地圍繞我,讓我思緒萬千

  忽而我幻想自己是一個老人

  像我曾經見過的某一個

  叮嚀自己不去幹某一些事情

  忽而覺得自己渺小得可憐

  跟另一個渺小的人促膝交談

  最後分開,又一直心心相印

  或者這些,或者那些

  在這個清潔無比的上午

  風暴剛剛過去,鳥兒又出來

  它們有著這么多的地方和姿態

  一些東西丟失了,又會從

  另一些東西裏面出現

  一些事情做完了,又會使

  其它的事情顯得欠缺

  我想起我遙遠的中學時代

  老師放低的溫柔的聲音

  在一個大陰天,回家以前

  上午的書頁散發往年的清香

  我發現自己變成許多的人

  漫遊在眾多而美妙的路上

  最後大家都變成一個人,一個老人

  像我某一天見過的那個

  不識字,卻文質彬彬

  我又幹渴又思睡,瞥見

  中午,美麗如一個智慧

  消逝的是早上的那場風暴

  更遠一些,是昨夜的那顆星星

  林徽因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林徽因

  我說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笑響點亮了四面風;

  輕靈在春的光豔中交舞著變。

  你是四月早天裏的雲煙,

  黃昏吹著風的軟,星子在

  無意中閃,細雨點灑在花前。

  那輕,那娉婷,你是,

  鮮妍百花的冠冕,你戴著,

  你是天真,莊嚴,

  你是夜夜的月圓。

  雪化後那篇鵝黃,你象;新鮮

  初放芽的綠,你是;柔嫩喜悅

  水光浮動著你夢期待中白蓮。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

  是燕在梁間呢喃,

  ——你是愛,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穆旦

  

  穆旦

  多少年的往事,當我靜坐,

  一起浮上我的心來,

  一如這四月的黃昏,在窗外,

  揉合著香味與煩擾,使我忽而凝住——

  一朵白色的花,張開,在黑夜的

  和生命一樣剛強的侵襲裏,

  主呵,這一刹那間,吸取我的傷感和贊美。

  在過去那些時候,我是沉默,

  一如窗外這些排比成列的

  都市的樓台,充滿了罪過似的空虛,

  我是沉默一如到處的繁華

  的樂聲,我的血追尋它跳動,

  但是那沉默聚起的沉默忽然鳴響,

  當華燈初上,我黑色的生命和主結合。

  是更劇烈的騷擾,更深的

  痛苦。那一切把握不住而卻站在

  我的中央的,沒有時間哭,沒有

  時間笑的消失了,在幽暗裏,

  在一無所有裏如今卻見你隱現。

  主呵!淹沒了我愛的一切,你因而

  放大光彩,你的笑刺過我的悲哀。

  芒克

  四月

  芒克

  這是四月

  四月和其它月份一樣

  使人回顧,也使人瞬間就會想起什么

  想起昨天,想起遙遠

  或者,想起冬天裏的一場雪

  當然,那落在地上的雪早已變成了淚水

  要么就早已變成了一群鴿子

  不知飛到哪裏去了

  四月,它使你想起一個個

  只要走去就不再回來的日子

  它使你想起了人

  想起了那些不論是活著的

  還是已經死去的人

  想起了那些也許有著幸福

  也許注定悲慘的人

  想起了男人和女人……

  這是四月

  四月和其它月份一樣

  但若是他驅使你

  無法不去把往事回想

  無法不再一次潛入記憶深處

  ——那是塊已葬下死者的地方

  我想,即使你就是一塊站著的石頭

  你也一定會流淚的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