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首屆Art Chengdu:畫廊拿庫存碰運氣?

2018-04-27
来源:澎湃新聞

  從星星詩刊、傷痕美術,到藍頂藝術區、A4美術館,成都作為中國當代文學藝術的重鎮,一直在探索的途中。4月25日,作為中國西部地區首個國際化的當代藝術博覽會,Art Chengdu在成都市中心春熙路太古裏商業區拉開帷幕,定向邀請31家國內外畫廊機構參展,並搭建起兩個臨時場館。

  “‘藝術成都’給我的感覺是各家畫廊都不約而同把庫存拿來這裏碰碰運氣,不難發現不少是參加之前展會的存貨。”一位業內人士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

  成都市中心有一條紗帽街,街北是清晨鬧中取靜的“震旦第一叢林”大慈寺和入夜都有愛書人流連的方所書店,沿北紗帽街南行五六分鍾,是成都最熱鬧的商業街區春熙路及太古裏。印象中,蓉城是溫和安逸之都,而站在夜晚的春熙路上,才知道這裏的繁榮和人流密度不亞於任何一座一線城市。

作品《哈哈大熊貓》

  作品《哈哈大熊貓》

  就在連接春熙路及太古裏的廣場上,兩個白色展棚撐起了首屆Art Chengdu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下簡稱“Art Chengdu”)的會場。4月25日,Art Chengdu貴賓預展夜晚,已經打烊的展棚外,行人穿梭如織,美味香氣難當。正是因為極佳的地理位置,展會選址在此,又或許是太過熱鬧易引發“安全問題”,Art Chengdu開幕前不到一個月,有關部門通知主辦方臨時調整展期,以錯開“五一”節。

  展館的“小而精”

  首屆Art Chengdu的目標是“小而精”。所謂“小”,僅有31家國內外畫廊受邀參展,認真瀏覽AB兩個展館的全部展位,至多不過2小時。所謂“精”,為了3天展期,主辦方斥資300萬元搭建了2個臨時展覽大棚,每個展棚有2個出入口,無論晝夜,都能透過空隙看到場內的藝術品和寬敞的室內空間,這與國內其他藝術博覽會擁擠、封閉的環境形成較大反差。這兩座白色大棚,容易讓人聯想到近幾年位於香港中環碼頭的Art Central(藝術香港),同為白色大棚,成都展棚與公共空間的融入性更好,透出的作品好像在對往來的民眾伸出橄欖枝。略感可惜的是,由於臨時調整展期,公眾開放日僅有短暫一天。

  4月26日媒體參觀日,澎湃新聞記者首先來到的是B館,共有13家畫廊。B館的整體印象是,藝術品的消費性特征較為明顯。

羅中立水彩畫

  羅中立水彩畫

  不少觀眾在賽迪HQ畫廊駐足,是因為兩件充滿溫暖感的作品,它們混合著印象與抽象的趣味。畫廊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這位1971年出生於格拉斯哥的女藝術家維多利亞·莫頓 (Victoria Morton)的作品不久前剛剛參展過香港巴塞爾。創作《女兒細胞》時,畫家先用鉛筆起稿,畫出一位水邊小女孩的模樣,隨後再淡淡地施以色彩,同時原先具象的女孩形象若隱若現地以印象甚或是抽象的方式融入了畫面。藝術家描述自己的繪畫為一種“手風琴效應”:空間的交替膨脹和坍塌。風景,窗戶,人體陰影,在絲狀線條和半透明平面的糾纏之中影像開始顯現。而每一張畫布都是一個抽象的開放場,由重疊交織的色彩所組成。她通過這個方法捕捉腦海中先於圖像形式之前的視覺感知。每一幅繪畫都在圖像可讀性的臨界值上徘徊。莫頓曾說:“我喜歡繪畫有時候在粗劣與嬉鬧的邊緣之上盤旋。”

《女兒細胞》

  《女兒細胞》

迷你尺寸的維多利亞·莫頓作品

  迷你尺寸的維多利亞·莫頓作品

  是誠意不足,還是未知市場試水中?

  不久前,上海香格納畫廊舉辦了餘友涵個展,3月香港巴塞爾博覽會也成功以350萬元高價售出過一張抽象畫。這次,香格納帶來一張120萬元的餘友涵2018年2月新作,同時還在主要位置展出了一張價格不菲的大尺幅的張恩利作品。雖然被工作人員告知已有買家對此表示興趣,但一位藝術市場人士向澎湃新聞記者透露“這張很難賣掉。

張恩利作品

  張恩利作品

  亞洲藝術中心負責人李宜霖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此行的主要意圖是“試水未知的市場”,所以帶到成都的作品無論是價格區間、作品風格、尺幅大小、藝術家年齡跨度都沒有特別聚焦,既有小型雕塑,也有抽象繪畫,既有水墨中堅力量的水墨畫,也有青年水墨藝術家充滿實驗風格的水墨,尺寸也大小不一,價格區間從4萬元到20萬元左右,再到50萬元以上。“更吸引我的是成都當地新的收藏群體的培養,尤其是在學術、行業中的重要藝術家,帶了他們的小尺幅作品過來,我覺得10萬元以下的小尺幅作品可能會吸引到新藏家群體的關注。”李宜霖說。

  從B展館來到了分布有18家畫廊的A展館,人氣明顯足一些,作品的尺幅、畫廊的規模乃至作品的售價都較B展館上了一個台階。

  聽說開幕首日有一張安東尼·格姆雷的作品售出了,記者便來到掛出一張格姆雷的常青畫廊詢問。帶著略有驚訝的表情,工作人員說:“昨晚剛成交的,沒想到消息傳得那么快。”隨後,便將記者引向後面的工作間,一件格姆雷的不鏽鋼條裝置作品《支架(五)》站在一角,35萬英鎊成交,一旁是一幅6萬元的格姆雷版畫。對比此前在香港白立方畫廊所見的安東尼·格姆雷個展,這件作品的價位和整體情況,可以說屬於“格姆雷的入門級”水准。35萬英鎊,是截至發稿時記者了解到的最高成交價。

安東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 支架(五) 2017 4毫米橫切面不鏽鋼條

  安東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 支架(五) 2017 4毫米橫切面不鏽鋼條

  在31家畫廊中僅見的一家成都本土畫廊是千高原藝術中心,所展出的也是川籍藝術家作品,如四川美術學院院長龐茂琨的大幅畫作《被直播的現場》(2017)、何多苓大幅作品《看松》(2016)、陳秋林的紙漿雕塑作品《我的30年》(2008)等等。

《看松》

  《看松》

  “‘藝術成都’給我的感覺是各家畫廊都不約而同把庫存拿來這裏碰碰運氣,不難發現不少是參加之前展會的存貨,台灣幾家畫廊誠意不足。”一位業內人士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

  對此,大未來林舍畫廊的林岱蔚表示:“帶來價位相對低的作品,並不是我擔心四川地區藏家的購買能力,我有做過川籍藏家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生意,親身經曆過。這次帶來這部分作品其實是想嘗試開發認識一些新藏家,因為藏家如果對於一個畫廊不熟悉的話,即使他有上千萬的收藏實力,但通常會從幾萬塊錢的東西來接觸、了解和交朋友。”在林岱蔚看來,帶來這些相對低單價的作品,一來是想開發客源,二來也是想在四川推廣畫廊的年輕藝術家,“就算是常玉這樣的重量級藝術家,當年的作品也就幾萬塊,所以對於年輕藝術家的市場培養也很重要。”

  4月26日,開幕第二天,Art Chengdu創始人黃予帶領來自上海、北京以及海外邀請的200人買家團參觀展會,而開幕首日本土藏家顯示出來的購買能力已經超過了他的期待。截至發稿,分身乏術的他尚無暇接受預約的專訪。有趣的是,在一次私下交談中,他向一位媒體人士表示,在國外,花上十幾萬元可以購藏到相對成熟的藝術家不錯的作品了。

閉館後夜幕中的Art Chengdu展場

  閉館後夜幕中的Art Chengdu展場

  客觀而言,作為西部地區首次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Art Chengdu在場地選擇、場館建設上,投以了足夠的誠意,24日搭建時遇到的大雨也隨著開幕當天天氣轉晴使主辦方松了一口氣。邀請制之下,精致的展覽規模,不至於讓參觀者陷入疲累的奔波與選擇的茫然中,相對拉開層次和特色的AB兩個展館,也形成了不同的觀展節奏。只是,一邊享受著零場租優惠、一邊仍抱以觀望態度的畫廊,還不了解本地藏家的真實口味和消費水平,當然也不可能制定出精准到位的銷售作品組合,所以會出現價格懸殊大、作品品質或許也不太齊整的“試水”之行。

讓·杜布菲版畫《難忘的事I》1978年

  讓·杜布菲版畫《難忘的事I》1978年

  據悉,4月27日為Art Chengdu公眾開放日,同時主辦方安排了三場論壇,分別為:“銳>論壇: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文化生態新景觀”、“收藏家峰會論壇:作為藝術文化推動者的中國收藏家們”、以及“百年川情——中國畫變革之路”。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