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思考:美術館的“數字化生存”

2018-05-23
来源:北京畫院

    “人生若寄——齊白石的手劄情思展”時,將齊白石的珍貴而脆弱的手劄制作進ipad,方便觀眾隨時翻閱

  “人生若寄——齊白石的手劄情思展”時,將齊白石的珍貴而脆弱的手劄制作進ipad,方便觀眾隨時翻閱

  當人類進入互聯網時代之後,新的傳播手段的確是層出不窮。繼網站、短信、博客、微博之後,微信仿佛在一夜之間,不僅成了人們愛不釋手的“新遊戲”,更成為一個即時發布、即時回應、操控性很強的個性化“新媒體”。那么,美術館如何與這樣的新媒體親密接觸,解決自身問題,增進與觀眾交流,提供更完善、靈活、便利的觀眾體驗,的確是一個新課題。

  首先,數字化媒介的出現無疑給美術館的宣傳和信息傳播提供了更多可能性。網絡社交平台的流行,使得美術館在與公眾交流、增加黏度方面更加便捷。如今,幾乎各大美術館都有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和服務號,不但能夠在開展之前和展覽期間推送信息,還能在日常定期發布與美術館、藝術家、藝術作品相關的信息。這些信息可以確保傳送到每個用戶的手機上,提高了宣傳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對於一個展覽而言,哪怕是陳列展,總有閉幕的一天。受時間、地點等因素的限制,真正能夠進入美術館參觀的人總是十分有限的。通過對展覽內容的深度挖掘,許多美術館推出手機端的在線看展。觀眾只要拿出手機,隨時隨地可以看到展覽的面貌。

  數字化的技術除了給我們帶來更便捷的體驗之外,對展示、傳播也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譬如,手稿、文獻、手卷、冊頁等的陳列,一直是不好處理的問題。在展覽中,無論是一卷老書,還是一本日記,其中往往包含了豐富的曆史信息,只有觀眾親自動手、仔細閱讀才能領會。但這樣的文獻又極為珍貴,不可能讓每個觀眾動手去翻閱。這種情況下,數字化無疑是最好的解決方案。通過高清掃描和數字化處理,展廳中的幾台平板電腦就可以滿足觀眾的需求,不但能讓感興趣的觀者逐頁閱讀,還能在重點部分標記、注釋,幫助觀眾更好地理解文獻內容。

  以此類推,中國古代的卷軸、冊頁、印章等,都能通過類似方式實現陳列的新突破。在傳統展覽中,一幅長卷往往限於展廳、展櫃的空間大小無法全部展開,一些珍貴作品只能放在展櫃中與觀眾隔絕,很多精彩局部、題跋、印文等並不能夠真正看清。進行高清掃描並數字化處理後,觀眾通過展廳裏的觸摸屏電腦甚至個人的手機就能清晰地看到作品的每一個局部,看到留存在作品中幾代人的題跋。這不但提高了普通觀眾的觀賞質量,也為專業的美術史研究者提供了更多便利。

  實質上,數字化技術的運用不僅改善了美術館的傳播質量,也改善著觀眾的觀看方式和觀展體驗。一個展覽,特別是學術性較強的展覽,往往需要大量文字來解讀展覽理念等。但過多的文字不僅會占用有限的展線,也會影響展示效果,在實際操作中並不容易處理。隨著數字技術的進步,以前展廳中的大段文字,現在只需一個小小的二維碼便可輕松取代。除了宏觀層面展覽的整體虛擬化以外,數字技術也在具體的展陳方式上彌補了傳統實體展覽缺乏互動性、過於刻板的問題。去年台北故宮博物院舉行“神筆丹青——郎世寧來華三百年”大展時,拿出一個單獨的展廳設置成數字展廳,將郎世寧作品中的花鳥動起來,讓觀眾走進去,現場趣味盎然,甚至成為孩子們的樂園。北京故宮博物院與中央美術學院聯手將鎮館之寶《韓熙載夜宴圖》進行了一次數字化“變革”,不僅通過數字技術將其中的人物動態化,更可建構互動,和真實的演出相呼應,從而把虛擬世界與現實感受結合起來。

  美術館的“數字化生存”已成為一種既定事實。它給我們帶來了美術館與觀眾的新時代,可以用三個“更”來總結,即“更細節”“更豐富”“更長久”。所謂“更細節”,就是指可以對作品觀看得更深入,包括畫面的每一個肌理,甚至紙的立面效果;“更豐富”是指可以提供與作品有關的大量信息,甚至從人類學、社會學等角度對作品的分析以及大量的相關資料;“更長久”是指觀眾可以24小時關注美術館的展覽以及作品,甚至展覽在結束之後,還可以作為一份資源得以無限利用及延展。

  的確,21世紀的今天,新的技術與思維方式在改變人類的生活,也在改變著美術館中作品與觀眾的關系,改變著美術館與受眾的關系,如何更加深入、有效地利用數字技術服務於美術館事業的發展,是每個美術館人需要不斷思考的問題。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