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是什么讓看不懂的畫作如此好賣?

2018-05-24
来源:藝術市場通訊

  在世界拍賣最貴的繪畫中,抽象藝術的身影可謂是屢見不鮮。當這一幅幅看不懂的繪畫賣出上億美元的天價時,人們不禁要問:看似任何人都能畫的作品為什么會如此價值連城?今天就讓《藝術市場通訊》和你一起走進抽象繪畫的世界,細細領會其中的奧秘!

  丨拍賣市場掀起抽象熱丨

  在如今的拍場上,抽象奇跡並非罕見,各種拍賣數據顯示,抽象作品大賣已成一種趨勢。5月15日晚,佳士得紐約20世紀藝術周“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登場。其中,卡濟米爾·馬列維奇的抽象畫作《至上主義構圖》以咨詢價形式上拍,6000萬美元起拍,7600萬美元落槌,加傭金最終8581萬美元成交,約合人民幣5.37億元,創其作品世界拍賣紀錄,也是最貴的俄羅斯藝術品。

卡濟米爾·馬列維奇《至上主義構圖》

  卡濟米爾·馬列維奇《至上主義構圖》

  而就在幾日前的5月9日晚,世紀拍賣——“佩吉及大衛·洛克菲勒夫婦系列珍藏”第二場晚拍落槌,本專涵蓋愛德華·霍普、喬治亞·歐姬芙以及威廉·德·庫寧等二十世紀美國傑出藝術家在內的41件拍品。其中,德·庫寧晚年抽象作品《無題之十九(Untitled XIX)以1426.25萬美元的成交價格,成為全場最高價作品。

德·庫寧《無題之十九(Untitled XIX)》

  德·庫寧《無題之十九(Untitled XIX)》

  這一現象不僅只出現於國外藝術家,著名的旅法華裔畫家趙無極這兩年的拍賣市場情況可謂是風光無限。20年前在巴黎畫廊裏出售的趙無極繪畫作品價格超不過五萬美元,但如今,只要它們出現在拍賣場,就會制造上千萬美元的紀錄。2017年5月27日晚,在香港佳士得上拍的《29.09.64》成交價終達1.5286億港元,更是一舉將趙氏作品領入“億元俱樂部”,趙無極之“熱”尤其猛烈,不僅見證了亞洲現代藝術市場的活絡,更突顯了趙無極叱吒東西方藝壇的魅力。幾個月後在佳士得香港秋拍“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中,趙無極的《29.01.64》經過13分鍾競價,最終以2.026億港元成交,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第二次刷新了個人成交紀錄。而上一次改寫這一紀錄僅僅是在半年前。連續刷新拍賣紀錄,而且每次提升幅度都在35%以上。這正如佳士得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國際董事張丁元所說:“在藝術品交易市場中,趙無極最好的時代顯然已經來了。”同時也一定程度上代表著抽象畫作的熱潮來襲!

趙無極《29.09.64》

  趙無極《29.09.64》

  丨看不懂=貴?丨

  抽象藝術的火爆,在拍賣市場得到了最有力的印證。各大拍賣行的數據顯示,抽象作品一直處於“金字塔”的頂端。在世界拍賣最貴的作品中,抽象藝術價格最高,排名第一。但同時抽象藝術很矛盾,很多人覺得不好看也看不懂,但還有很多人覺得抽象藝術是人類藝術最偉大的成就之一。

  抽象畫這么貴,有什么道理?道理就在於藝術史的邏輯,而資本的邏輯是跟著藝術史的邏輯走。的確,抽象畫沒有主題沒有人物沒有敘事沒有情節,只有色彩組合加點線面,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藝術教父格林伯格曾說,就是因為抽象藝術把觀念、主題、人物、敘事從藝術中徹底清除出去,藝術才變得純粹和幹淨,藝術才是真正的藝術,藝術才不再淪為政治的工具,屈身於什么主旋律和追求正能量。抽象藝術是繪畫的“平面性革命”,是形式主義繪畫的集大成,是現代主義藝術的最高成就。

威廉·德·庫寧《The Visit》

  威廉·德·庫寧《The Visit》

  最早的抽象藝術作品是1910年前後康定夫斯基畫出來的,至今也才一百年有餘。而由於我國近現代藝術被寫實主義風格主導,所以大部分的老百姓都是看不懂抽象藝術的,也是因為缺乏抽象審美意識訓練的緣故。

  抽象藝術是塞尚開創的西方現代主義藝術的最終目的,也是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史最偉大的成果。但是,即使是對於生活在同一文化土壤的西方普通觀眾來說,抽象畫派在西方國家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讓人理解的,但它卻是一種藝術文化的進步。二十世紀,崇尚自由的西方藝術家開始探索突破,力圖擺脫繪畫必須模仿自然的傳統觀念,因此逐漸形成了抽象油畫。正如阿爾森·波裏布尼補充的,“盡管抽象繪畫的價值不可低估,但它仍然沒有成為大眾文化的組成部分”。對於中國觀眾來說,西方現代抽象派藝術更是一部難以破譯的天書。看不懂抽象藝術,對於西方普通觀眾而言,主要是因為專業的隔閡;對於中國觀眾而言,除了專業的隔閡之外,還有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世界觀和思維方式的差異。

康定斯基《構圖,2號》

  康定斯基《構圖,2號》

  從上面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出,不是因為看不懂抽象油畫而使它的價值變高,畫價高的原因和畫作本身的意義是分不開的。我們時常說看不懂抽象油畫,但只要靜下心來細細欣賞,相信總能領會它的精髓!

  丨抽象派的發展曆程丨

  抽象是具象的相對概念,是就多種事物抽出其共通之點,加以綜合而成一個新的概念,此一概念就叫做抽象。抽象繪畫是泛指二十世紀想脫離模仿自然的繪畫風格而言,包含多種流派,並非某一個派別的名稱:它的形成是經過長期持續演進而來的。但無論其派別如何,其共同的特質都在於嘗試打破繪畫必須模仿自然的傳統觀念。1930年代和二次大戰以後,由抽象觀念衍生的各種形式,成為二十世紀最流行、最具特色的藝術風格。而當代中國現代抽象藝術與當代中國抽象國畫的發展,主要是兩種情況。一種是外生性的“中西融合”的當代抽象藝術,主要是外生性的參考西方當代藝術體系的中國化的現代藝術和當代藝術。

威廉·德·庫寧《Palisade》

  威廉·德·庫寧《Palisade》

  抽象繪畫是以直覺和想象力為創作的出發點,排斥任何具有象征性、文學性、說明性的表現手法,僅將造形和色彩加以綜合、組織在畫面上。因此抽象繪畫呈現出來的純粹形色,有類似於音樂之處。抽象繪畫的發展趨勢,大致可分為:幾何抽象﹝或稱冷抽象﹞,這是以塞尚的理論為出發點,經立體主義、構成主義、新造形主義等發展出來。其特色為帶有幾何學的傾向。這個畫派可以蒙德裏安為代表;另一種為抒情抽象﹝或稱熱抽象﹞。這是以高更的藝術理念為出發點,經野獸派、表現主義發展出來,帶有浪漫的傾向。這個畫派可以康丁斯基為代表。

康定斯基《白線構圖》

  康定斯基《白線構圖》

  實際上,從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抽象繪畫的發展一直都有著一個西方抽象藝術的參照系。內因在於,1976年“中國文化大革命”結束後,美術界開始從“文革美術”的窠臼中走出來,擺脫藝術服務於政治和主流意識形態的文化功能,逐漸恢複藝術家的創作自由和重建藝術獨立的本體價值。外因在於,1978年以來,中國政府實施了“改革開放”的經濟發展戰略,伴隨著“解放思想”而來的經濟改革,必然面臨在文化、藝術領域向西方學習。正是在這個語境下,抽象繪畫在中國的產生至少具有了雙重的意義:一是可以恢複藝術家的創作自由,重塑藝術的本體價值。另一個是,由於西方抽象藝術自身所具有的精英主義、個人主義和文化反叛精神,因此,抽象繪畫在中國的出現從一開始也具有了反叛專制、渴望解放、呼喚自由的文化啟蒙色彩。

趙無極《24.12.2002-雙聯作》

  趙無極《24.12.2002-雙聯作》

  有人將西方現代抽象藝術看成是傳統寫實藝術的對立面,認為抽象藝術是對寫實藝術的背叛。我們應該知道,盡管抽象藝術與寫實藝術是那樣面貌迥異,但兩者有著一脈相承的內在聯系。從本質上看,西方寫實藝術和抽象藝術都是理性主義的產物,兩者的區別只是牛頓的古典物理學與愛因斯坦的現代物理學的區別。抽象藝術代表了工業文明時代西方人借助現代科學手段探索宇宙及其奧秘的新成果。從嚴格意義上說,抽象藝術像寫實藝術一樣,它並不是藝術家主觀的臆造,它是對客觀世界的真實呈現。

蒙德裏安的作品《構成A》

  蒙德裏安的作品《構成A》

  丨未來價值走勢預判丨

  如果真要說抽象藝術有其特殊性的話,那么就在於它范圍的更加開放上面。單就一個狹隘的“抽象”來說,我們似乎找不到它曆史的起點和終點,我們也很難用一個或兩個觀念來涵蓋藝術家創作的動機和目的。好像隨時隨地都可以有東西叫做抽象,同一個名稱之下卻又有康定斯基、蒙德裏安、庫寧、波洛克、米羅、馬列維奇、豐塔納等等許許多多不同的藝術家貼有這一標簽。從這個層面上來說,對抽象藝術作品價值的評價中,創作動機、目的的把握更顯得重要,這也是抽象藝術評價的難點之所在。

傑克遜·波洛克《1948年第5號》

  傑克遜·波洛克《1948年第5號》

  作為一向令人匪夷所思的藝術樣式,抽象畫在國外拍賣市場空前火爆,而在中國一直是冷門。隨著國內拍賣市場的回暖,以及國外抽象市場的不斷帶動下,之前在國內關注較低的抽象畫類已經相繼得到資金的關注,包括趙無極、朱德群等抽象畫大師的作品在海內外拍賣市場屢屢拍出天價。顯然,在國際藝術品投資市場上占據重要一席的抽象藝術,正在中國拍賣市場熱了起來!

  在中國,抽象藝術板塊可以說還只是處於初期階段。抽象藝術被中國主流藝術邊緣了30年,中國的抽象藝術還沒有被市場認可,長期沒有形成良好的發展氛圍,有影響力的中國抽象藝術家還不多。中國抽象藝術家及抽象藝術亟待推廣,中國觀眾對抽象藝術的鑒賞力也有待提高。最近一段時間,包括趙無極、朱德群等抽象畫大師的作品越來越受得到國內藏家的追捧,抽象藝術在國內拍賣市場價格也開始穩步上升。

傑克遜·波洛克《14號灰色》

  傑克遜·波洛克《14號灰色》

  對於目前市場顯示出的抽象風格走向,策展人李旭認為,當下的都市建設模式正日趨國際化,各種公共空間和私人空間的設計傾向也日趨簡潔,抽象化的藝術品在這樣的現狀下占有重要視覺地位的趨勢是不可逆轉的,這是都市化時代的整體生活環境所引發的客觀視覺需求。另外,藝術市場的持續發展需要全新的經濟增長點,在一種類型的作品銷售水漲船高而漸呈疲態之後,盡快尋求新的贏利點和增值空間將是整個市場的共同方向。分析人士表示,中國藝術市場正迎來板塊輪動時代,從這種意義上來講,國內抽象藝術被收藏界“滯後”了,也恰恰是因為這種“滯後”,或許會成就抽象藝術的收藏機會。

  如果你有留意抽象畫市場,你會發現一個畫廊出現在了這個時間點,它的兩位創始人是“最無敵”的藝術經紀人。在組合成立大約一個多月之後,世界頂級當代藝術經紀人Dominique Lévy與前佳士得高層、戰後及當代藝術部門的主席及國際主管Brett Gorvy就馬上實現了首個備受矚目展覽——威廉·德·庫寧以及趙無極的雙人個展,首次將兩位東西方抽象大師並列,吸引了眾多業內人士的關注,這個畫廊就是Lévy Gorvy Gallery。這樣的強強組合在未來的抽象畫推動中將是一股強有力的推進力,也將進一步提升抽象畫派的市場影響力!

Lévy Gorvy畫廊的Brett Gorvy 和Dominique Lévy

  Lévy Gorvy畫廊的Brett Gorvy 和Dominique Lévy

  結語

  隨著拍賣行和畫廊的市場運作,在中國大家對抽象藝術的審美也在慢慢發生變化,這兩年整體上中國對抽象作品的接受度越來越高。但由於該板塊尚不完全成熟,部分具有價值的抽象作品風格解讀起來複雜艱澀,阻礙其市場認知程度。但我們相信在未來的市場發展中,抽象畫派一定會被更多人所理解與接受!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