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印象派與現代主義藝術:如今誰是舵手

2018-05-30
来源:中國美術報

  5月8日,史上最大規模的慈善拍賣——“佩吉及大衛·洛克菲勒夫婦珍藏”系列拍賣在紐約佳士得拍賣拉開帷幕。率先登場的“十九及二十世紀藝術”專場所上拍的44件拍品全部成交,成交總額高達6.46億美元。其中印象派大師莫奈的作品《綻放的睡蓮》?在經過將近14分鍾的激烈競投後以7500萬美元落槌,成交額高達8468.75萬美元,創下莫奈作品新的拍賣世界紀錄。除此之外,該場還有多件印象派大師的經典名作也高價成交,包括保羅·高更的《海浪》、愛德華·馬奈的《丁香與玫瑰》、卡密爾·畢沙羅的《有白楊樹的風景(埃拉尼的陰天)》等。種種跡象都表明,在市場中曆經多次沉浮的“印象派”,即將又一次的強勢回歸。

莫奈的作品是印象派藝術拍賣專場中的明星,5月8日,其作品《綻放的睡蓮》在佳士得以 8468.75萬美元成交,幾天後,《塞納河上的早晨》又在蘇富比獲價2055萬美元
莫奈的作品是印象派藝術拍賣專場中的明星,5月8日,其作品《綻放的睡蓮》在佳士得以 8468.75萬美元成交,幾天後,《塞納河上的早晨》又在蘇富比獲價2055萬美元

  莫奈的作品是印象派藝術拍賣專場中的明星,5月8日,其作品《綻放的睡蓮》在佳士得以 8468.75萬美元成交,幾天後,《塞納河上的早晨》又在蘇富比獲價2055萬美元

  英國女王引爆印象派作品價格?

  19世紀末,只有巴黎的中產階級及畫商購藏和經營印象派藝術家的作品,更主流的貴族、富豪收藏家對它們不感興趣。1886年,這種狀況發生轉變了,巴黎的畫廊主保羅·杜蘭-魯埃帶了300多幅印象派畫家的畫作前往美國舉辦展覽,其中雷諾阿和莫奈的作品很受美國藏家喜愛,此後印象派作品便打開了美國市場。在美國、歐洲收藏家的競爭下,印象派畫家作品價格也快速上升。

  從1950年代至今,印象派作品的價格在震蕩中表現出戲劇性的高速增長。二戰後歐洲重建和歐美之間的貿易讓希臘造船企業和運輸業大發其財,希臘富豪崛起,同樣,好萊塢明星和制片人也開始希望用清新的藝術作品裝飾他們在西岸的豪宅,而印象派畫家的作品成為其中不可或缺的選項。這個時期,拍賣業也興盛起來,逐步成為高端藝術品交易的主要途徑,拍賣的公眾性給買賣雙方都帶來極大刺激,所以這些新富並沒有去一家家畫廊尋訪作品,而是直接去拍賣行選購。正因如此,印象派才一次又一次創造市場“神話”。

  1950年代,印象派在拍賣市場掀起了一個小高潮。1957年先是在巴黎拍賣的高更作品《有蘋果的靜物》以29.7萬美元成交,《紐約客》等各種媒體的渲染無疑讓其他富豪藏家也蠢蠢欲動。兩個月後倫敦蘇富比要拍賣10張梵高的自畫像。新上任的蘇富比主席彼得·威爾遜從中嗅到商機,他在預展之前雇傭JWT廣告公司做相關的宣傳工作,此時恰逢好萊塢策劃的梵高傳記片《生命的渴望》入圍奧斯卡金像獎,JWT便借勢大力宣揚,並取得了驚人的效果。同年7月,蘇富比再次如法炮制,將第一次印象派專場拍賣的前期宣傳外包給JWT。結果,JWT邀請到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前來觀摩預展,JWT借機對外宣稱女王非常著迷於德加的彩色蠟筆畫《受傷的賽馬師》,並可能考慮要親自競買,又一次吸引了大家對印象派的關注。與此同時,印象派也成功吸引了遠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國富豪的眼球,同年11月,紐約借勢也推出了一場印象派拍賣,引起各界富豪競爭,拍出高價。結果整個1957年無論在倫敦、紐約還是巴黎,只要有莫奈、雷諾阿、塞尚等印象派名家的作品出現在拍場都會引起激烈角逐。1958年,馬奈的《旗幟飄揚的莫尼耶街》以11.3萬英鎊成交,創下當時的現代繪畫拍賣紀錄。隨後塞尚的《穿紅馬甲的男孩》被美國收藏家保羅·梅隆以22萬英鎊收入囊中,保羅·梅隆在1989年佳士得拍場上以1700萬英鎊將其轉手,30年間其價格上漲了50倍左右。此後,無論在什么地方,只要莫奈、塞尚或梵高的作品出現在拍賣場上,便會引得全世界的富豪激烈角逐。

塞尚 穿紅馬甲的男孩

  塞尚 穿紅馬甲的男孩

  這幾場印象派名家作品的拍賣,改變了拍賣商在藝術市場的角色以及他們的運作模式,拍賣行在此前類似一個清理庫存的批發商,其客戶以古玩商、畫廊為主,而隨著1950年代的大眾媒體的興起以及拍賣行有意的宣傳推廣,藏家們開始直接前來購買藏品,並在媒體的傳播中成為一個個紀錄和傳奇,這不斷刺激新的富豪加入這個遊戲。

  日本經濟泡沫與歐美現代藝術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日本經濟迅速繁榮,其國內興起了投機熱潮,日本的銀行大力鼓動客戶貸款購買藝術品。銀行家們高調宣傳,稱西方藝術品是絕佳的升值收藏品。於是,熱錢湧動的日本人把滿腔激情投向了莫奈、梵高等印象派、後印象派大師的作品,並與歐美頂級富豪展開競爭。據統計,從1987年到1990年,4年間日本竟然從西方購買了138億美元的藝術品,其中國際拍賣會上40%的西方印象派作品都落入了日本買家的手中。1987年,安田火災和海事保險公司以3900萬美元買下了梵高的《向日葵》;1988年,日本零售業巨頭三越百貨公司在倫敦佳士得以2090萬英鎊購得畢加索名作《雜技演員與年輕小醜》;西武百貨公司則以 13 億日元購得莫奈名作《睡蓮》;1990年,昭和紙業公司董事長齋藤更是揮金如土般地以 1.606 億美元的價格,購買了雷諾阿和梵高的兩幅畫,其中梵高的《加歇醫生像》售價為8250萬美元,創下當時油畫交易史上的最高價。

  不僅如此,日本的美術館等專業機構也被沖昏了頭腦,展開了空前的“大換血”,購置了大量的西方藝術品。1994 年,東京都現代美術館以巨資購買西方繪畫作品,僅購買美國波普藝術家利希滕斯坦的《發帶少女》,就花了6億日元。但是,印象派經典作品進入日本市場的同時,大量三四流印象派作品也流入日本。而後,日本經濟嚴重衰退,“經濟泡沫”破滅,不僅這些當初高價買來的作品無法出手,整個印象派的價格也隨之下跌超過60%,日本銀行的地下倉庫裏,堆滿了抵債的畫作,當年的俏貨成了有價無市的“雞肋”。

  華人進場 市場再入高潮

  20世紀初印象派、後印象派風格的繪畫就通過在日本、法國留學的畫家傳回中國,並在二三十年代成為中國西洋畫創作中的主要流派之一,與學院風格的寫實主義油畫平分秋色。然而,隨著1949年後蘇聯對西方現代藝術的批判被中國沿襲,印象主義便受到排斥。直至“文革”結束之後,印象派才再次進入國人視野。1982年美國企業家韓默私人藏畫展在北京舉辦,展出了馬奈、莫奈、畢沙羅、雷諾阿、德加、塞尚、高更、梵高的數十件作品,這成為印象派畫家第一次在中國集體亮相。最重要的是,梵高等印象派畫家在大眾傳媒中的形象得到普及傳播,成為許多人心目中典型藝術家形象的標志。

  1980年代起,港台一些藏家開始零星購買印象派的一般作品,如台灣IT界富豪黃崇仁就購藏印象派及現代藝術,21世紀以後內地藏家也對這方面有了興趣,並成為拍賣行、畫廊開發的方向之一,佳士得2004年起就把倫敦、紐約的印象派精品帶到香港預展,2006年9月佳士得更是第一次攜部分印象派力作在北京王府半島飯店巡展,顯示出對中國人購買西方經典的長遠信心。

  早在2005年12月,“走進中國——西方藝術大師精品展”於北京呈現了12位名家的19幅作品,並通過展賣的方式留在了中國,包括雷諾阿、畢沙羅等人的作品。此次展覽策展人並非美術界的人物,而是位南京的企業家——中國力聯集團董事長翟韶均。翟韶均表示,“中國像我這樣有能力去收藏和擁有西方經典作品的企業家和機構,以後應該會有相當數量。隨著國人藝術眼界的不斷拓寬,收藏西方印象派等經典作品是一個必然。”

  果然,很快就出現了更具標志性的事件,2007年紐約蘇富比拍賣會上香港地產商、投資者劉鑾雄以3924.1萬美元的成交價購得高更的《早晨》。而北京華辰則是內地第一個敢吃螃蟹的拍賣行,在2007年12月首拍了24件西方油畫及雕塑。其中一幅雷諾阿《林中的少女》,機智輕盈的構圖和自由自在的筆觸都甚為亮眼,以1120萬元被中國藏家收入囊中。華辰拍賣行總經理甘學軍講了他的判斷:“國人正在開始具備對西方經典作品的鑒賞能力和購買實力,這也使得‘雷諾阿’這樣國際市場上的‘硬通貨’登陸國內成為可能。隨著國人認知的提高,應該會將印象派等作為追逐的重點之一。”

  這個敏銳的前瞻,後來逐步應驗。在2010年的經典藝術博覽會上,印象派藝術家西斯萊的作品《維利耶爾的小路》以3000萬元成交。2014年,大連萬達集團在紐約佳士得春拍中以2700萬美元的價格拍走了莫奈的代表作之一《睡蓮》。同年,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以6716.5萬美元的高價購得梵高的《雛菊與罌粟花》。2015年,在蘇富比陶博曼收藏專場,莫迪裏阿尼的《寶麗特·茹丹肖像》以4281萬美元被中國藏家購藏,緊接著劉益謙以超1.7億美元將莫迪裏阿尼《側臥的裸女》收歸己有。據邦瀚斯亞洲區總監任天晉表示,現在倫敦、紐約的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拍場,亞洲的貢獻已經能夠占到總成交額的三分之一。當然,中國人對印象派的熱潮並不完全表現在高價爭奪上,近年來內地引入的畢加索、莫奈大展甚至達到了一票難求的程度。

梵高 雛菊與罌粟花

  梵高 雛菊與罌粟花

  長期以來,印象派在國際藝術品市場的位置一貫穩定,印象派作品價格之前的回落有很多原因,比如受大的經濟環境影響、每個城市市場表現不一、部分拍賣行對價格預期過高、沒有頂級作品出現等等,但從長遠來看,印象派作品始終是國際藝術市場的硬通貨。目前內地市場過於單一化,流通渠道依舊依賴於國際市場,甘學軍認為,對具有充足資金的內地買家來說,印象派的投資前景還是好的。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