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33年前,我采访老一辈电影表演艺术家赵子岳

2018-06-07
来源:搜狐文化
   昨天(6月5日),看到一位自媒体作者在网上公示一份原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不同时期演员剧团的演员名单,还让读者“发现”有没有漏掉者,引起我的兴趣和关注。作为一个50后,对八一厂拍摄的影片记忆尤深,更对一些电影演员很是崇拜,看着那一长串名单,悉心地找寻着自己“认识”的演员名字,或许有点儿过于激动,竟出了差错,错把北京电制片厂的老演员赵子岳,误当成八一厂的了,还留言“补名”,想来要想那位自媒体作者道歉。
 
  说起赵子岳老师,笔者还真的与他有过一次交往,当时我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功课之余练习写作,在大四那年,应贵州的《电影评介》杂志之约,约请赵子岳老师做专访,这篇近2000千字的专访文章发表在《电影评介》1984年第1期,标题是《两访赵子岳》,以下是原文,未做任何改动:
 
  赵子岳在《锦上添花》中饰演小桥车站站长“老解决”
 
  《两访赵子岳》
 
  北影演员剧团办公室。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赵老师(周围的人都这样亲切地称呼他)走了进来。没等我站起身来,他已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笑着说;“我已经请过假,那边的会不参加了。这地方安静,又有沙发,咱俩儿就在这儿谈,好不好?”
 
  看过《暴风骤雨》的人恐怕都忘不了那个善良淳朴、诙谐幽默的“老孙头”。虽说这是个配角,然而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何其深啊!30多年来,赵子岳参加了30多部影片的拍摄,担当的绝大部分是象这样的配角。如《锦上添花》中的“老解决”,《青春之歌》中的“老地主”,《停战以后》中的“伪县长”等,此外,还参加拍摄了《红旗谱》《万里征途》《拔哥的故事》《柳暗花明》等影片,尽管都是些配角,赵子岳从未因而敷衍了事。相反,他每每是精心揣摩、认真理解所扮演的人物。在60年代初期,他担任演员剧团的团长,行政事务再忙,拍戏也从不马虎,他常常在上班的路上骑着车背台词儿和揣摩角色。
 
  赵子岳扮演《暴风骤雨》中的老孙头
 
  在《停战以后》中,赵子岳扮演伪县长。有一场戏里,伪县长的无能和愚蠢使我方代表大笑起来,而他自己却莫名其妙,也傻头傻脑地陪着对方晒笑。银幕下的观众更是笑得透不过气来。
 
  谈起这场戏他说:“在表演伪县长的笑时,如果不明白为什么笑,你就演不出他的傻笑;只有明白对方的笑,才能演出不明白对方的笑。即使是扮演配角,也不能只扎进自己的角色中去。必须从对手,从各方面来理解你所扮演的人物。”
 
  赵子岳扮演《翠岗红旗》中的向五儿
 
  赵老师还给我讲了一个小故事。有一次,《红旗谱》正在拍摄一个镜头:老地主冯兰池在前边走着,他的管家李德才跟在后边为他撑伞。“停!”导演下令了。听得出来,导演不满意。
 
  稍事休息。扮演老地主的演员葛存壮对扮演地主管家的赵子岳说:“赵老师,我在前边走,您为我撑伞,跟在后边,真不好意思。”当时,赵子岳是演员剧团团长,年龄又长葛存壮许多。赵子岳看出了葛存壮的顾虑。马上就说:“你知道,我演的是配角,应该跟在你后边,为你撑伞,配合好你的戏是我应该也是必须做到的!”
 
  赵子岳在电影《汾水长流》中饰演乡长兼高级农业社社长徐明礼
 
  我想起诗人泰戈尔的话:“果实的事业是尊贵的,花的事业是甜美的;但让我做叶的事业吧,叶是谦逊地专心地垂着绿荫的。”(《飞鸟集》)赵子岳不正是这样一片甘心映衬“红花”的“绿叶”吗?
 
  我第二次拜访赵子岳是在他家——北京新街口一个小胡同的大杂院里。简陋的住室,较之那些80年代的“现代化”套间近乎有点“寒酸”。有多少人会相信这屋子的主人是一个参加革命50余年,有着40多年党龄,从影30多年的老干部、老党员、老艺术家呢?
 
  《电影评介》内页《两访赵子岳》版面
 
  赵子岳是山西安泽县人。他从小爱好音乐、绘画,13岁学会吹笛子,后来又学会拉板胡,弹三弦。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在杭州艺专学习过一年。1926年入团,1936年入党,1940年任太行区剧团艺术指导。他搞过美术工作,谱过曲,唱过晋剧,创作过话剧,参加过歌剧演出,曾一度迷上过京剧。解放后,他参加了全国第一次文代会并当选为全国文联剧协理事。他参加了北影第一部故事片《吕梁英雄传》的拍摄。在故事片《新儿女英雄传》中,他扮演的游击队长黑老蔡,荣获了文化部颁发的奖章。1979年,他出席了第四届全国文代会,现为中国影协理事。
 
  在银幕上,赵子岳是本色演员。在生活中,他更保持了一个共产党人的本色。他一家人从不奢侈铺张讲排场,他一直保持着老解放区艰苦奋斗的好传统。周立波同志的爱人、《暴风骤雨》编剧林蓝阿姨曾介绍说:肉末炸酱面是赵老师最喜爱的家常饭。然而,1981年,他却捐献1万元人民币给北影演员剧团,作为“青年演员进步奖”基金。
 
  《电影评介》编辑部寄赠样刊的信封
 
  提到这笔捐款,赵老师沉痛地回顾起他的老伴。1966年5月,赵子岳作为中国电影代表团成员到日本访问。回国后不久,就被打成剧团“一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被揪斗、坐“飞机”、“蹲黑屋”。家被抄,衣物被拿走,书籍资料被毁掉,银行存折也被没收。他的老伴早已退休,本是病魔缠身、卧床不起的人,却还被逼去打扫厕所,每天只靠一个面包充饥。当年12月她就惨死了。粉碎“四人帮”后,组织上为赵子岳落实了政策,退还了他的存款,这时他才知道这是他的老伴多年节省下存入银行的钱。
 
  “人生七十古来稀。”赵子岳已是74岁的人了,但他不服老,仍不停地忘我工作。单单1981年他就参加了3部故事片(《骆驼祥子》、《牧马人》、《如意》)和三部电视剧(《小小电视剧》、《众手浇出幸福花》、《开市大吉》)的拍摄。不久前,他终于搬进了北影宿舍区的新居,但他仍不 “安分”地在家享清福,又忙于新片《生财有道》的拍摄,扮演任老乐,跟着摄制组到处奔波。他在向人们显示:时光和劫难没有磨灭他的生活热情和艺术青春!
 
  采访回来的路上,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他说的:“我是一个普通演员”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回荡着。(原载《电影评介》1984年第1期)
[责任编辑:李振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