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8

卓別林回顧展:你看到了多少自己的影子?

2018-06-13
来源:澎湃新聞網

  查理·卓別林大型回顧展日前在上海餘德耀美術館開幕,此次展覽美術館與愛麗舍博物館合作,通過300多張照片、文獻和近兩小時的電影片段呈現了卓別林的電影生涯,與此同時,來自私人或公共機構收藏的原版海報、油畫、版畫作品等反映了卓別林形象對於世界各地藝術家的影響。

  “即使在今天,每個人也能在他角色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卓別林兒子尤金·卓別林說。

  1889年,查理·卓別林出生在倫敦沃爾沃斯區的東街。出生後的一年,他的父母就離了婚,他的父親嗜酒如命,三十七歲時就死於過度飲酒,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患上精神疾病,後來被送入了瘋人院。卓別林的童年幾乎一直是在困窘和擔驚受怕中度過的,七歲時,他被送到貧民習藝所,九歲時又去了八童伶木屐舞蹈班,十幾歲時已經有了“豐富”的工作經曆。“我曾經當過報童,印刷工人,制玩具的小販,吹玻璃的工人,醫生的小用人等等”,在自傳中,卓別林曾這樣寫道。

  

 

  青年卓別林

  在他困苦的童年中,也曾有過短暫的幸福。“記得在母親走紅的那些日子裏,我們也住在威斯敏斯特橋路。那兒的人都顯得歡欣而和藹,街上都是一些吸引人的店鋪、酒館和音樂廳……”這些稍縱即逝的美好時光和那度日如年的幽暗歲月,成為了卓別林最早的藝術萌芽。他的父母都是戲院裏的歌手,童年時他就經常跟著母親看戲,耳濡目染。因為母親嗓子不好,卓別林五歲那年就一次登台,代替母親表演,而在跟隨童伶舞蹈班巡回演出時,他也有機會觀看了不少戲劇,並與許多小醜演員相遇。

  卓別林從小就決心要當一名演員。在展覽的第一部分“倫敦街頭舞台”,能夠看到少年卓別林是如何接近自己夢想的。1908年,他成為一名默劇演員。展覽呈現了他早期的一些舞台定妝照片,比如《沉默的鳥》中的“醉漢”形象,17歲的卓別林憑借這一角色聲名大噪,他因此被基石電影公司發現,從而走上銀幕。

  

 

  卓別林扮演“流浪漢”,約1916年© Roy Export Co. Ltd/洛桑愛麗舍博物館惠允

  小胡子、小禮帽、拐杖、獨特的八字步——這個由卓別林塑造的“流浪漢”形象舉世聞名。1914年,他在《威尼斯兒童賽車記》中穿上那套使他成名的戲服,從那以後,“流浪漢”夏爾洛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在不同的電影中,這個穿著不合身禮服的“紳士流浪漢”總是對弱者施與幫助,又總是以笨拙甚至滑稽的方式反抗權威,面對困難,他總能想出一個暫時救急的解決方法,“對他而言,一切問題都有解,盡管這個世界對他並不友好。”在《試論夏爾洛的象征意義》一文中,現代電影理論家安德烈·巴贊這樣寫道。

  

 

  展覽現場©餘德耀美術館

  展覽通過卓別林的電影劇照、他在拍攝片場的照片、他寫的電影腳本、手稿以及不同電影片段蒙太奇式的剪輯和銜接,呈現整個電影創作的不同層次,將觀眾帶到舞台背後,看到卓別林創作的全過程。“在展覽中,最難的部分在於,如何將電影的片段,同照片、圖畫、檔案、手稿等靜態的影像融合起來,使之形成一種對比和對話。”展陳設計師阿德裏安·卡迪(Adrien Gardère)在展覽現場說道。“因此,我們布置了這樣的一個架構,我們無意呈現電影的放映,而是將這些電影橋段作為背景,作為展覽的一種色彩。”在展覽現場,可以看到一些被置於空間中央的銀幕上放映著卓別林的電影橋段,它們與周圍的劇照、手稿等形成呼應。在一塊銀幕的前面,還“疊放”了另一塊較小的屏幕,小屏幕上呈現了“流浪漢”夏爾洛形象最初的誕生,背後則是夏爾洛後來在不同電影中的表現。“相較電影的放映,我們想要展現的是卓別林漫長電影生涯的‘一瞥’。” 阿德裏安·卡迪說道。

  

 

  展覽現場©餘德耀美術館

  20世紀20年代,有聲電影誕生,而彼時的卓別林仍然持續制作默片。與此同時,他通過電影配樂來豐富電影的表現力,配樂和表演動作互為表裏,編織屬於“流浪漢”的世界。

  作為兩位劇院演員的兒子,卓別林的生活環境一直充滿音樂。他曾自學小提琴、大提琴和鋼琴,並在1916年第一次發行了自己的樂曲。從1931年的《城市之光》開始,他共為自己的18部電影制作配樂。《摩登時代》中,樂曲和表演的同步,巧妙渲染了電影的氛圍。《舞台生涯》中,卓別林親自操刀的主題曲榮獲1973年第45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原創配樂。在“卓眼視界”展覽上,能夠看到卓別林拉小提琴的照片,以及他在電影《一個國王在紐約》中“指揮”的劇照。

  

 

  查理·卓別林和助理埃迪·薩瑟蘭(左)在《淘金記》片場,1924年4月© Roy Export Co. Ltd/洛桑愛麗舍博物館惠允,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惠允掃描

  卓別林的喜劇形象深入人心,人們總以為他本人就是“夏爾洛”那樣永遠有趣、歡樂的人,但事實並非如此。展覽上有不少卓別林在片場的照片,可以看到他在拍攝過程中非常嚴肅的一面。“他非常認真刻苦。人們總認為做喜劇很容易,其實不然。你不是化了妝、穿上戲服就能成為一個小醜,而是這個小醜走入了你的生命,你最終和他合為一體。”卓別林的兒子尤金•卓別林(Eugene Chaplin)在展覽現場告訴“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尤金是查理•卓別林和他的第四任、也是最後一任妻子烏娜•奧尼爾(Oona O'Neill)所生的第五個孩子。相比電影,父親對於音樂的喜愛似乎對他影響更大,他是一名錄音師,曾和滾石樂隊、皇後樂隊、大衛·鮑伊等著名音樂人合作。“父親為了達到完美的表演,總是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尤金說道。

  “他的作品看起來很有趣,因為早期的喜劇更像是低俗鬧劇。但後來,角色成長了,他變得更加有社會意識,電影也開始擁有社會意義。”尤金表示,於是,在《摩登時代》裏,我們看到了工業社會下的生活及其結果。在《巴贊論卓別林》一書中,巴贊就寫道:《摩登時代》稱得上是唯一充分再現了20世紀人類面對社會和技術機械時的彷徨感的電影寓言……時間的流逝抹去了影片所處的時代背景,重新還其以古典主義的本色。”

  

 

  《摩登時代》1934-1935年©Roy Export SAS / 洛桑愛麗舍博物館惠允,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惠允掃描

  尤金認為,父親的電影形象和他本人儼然是一個人,“‘流浪漢’是一個貧窮的人,他在社會底層掙紮,渴望得到尊重,不管他跌倒多少次,他總會起身,將衣服整理好,把帽子重新戴好。通過‘流浪漢’的角色,我覺得他(卓別林)傳遞了他想表達的東西,積極的精神。”

  如果說“流浪漢”是一個時代小人物的縮影,那么後來的《大獨裁者》裏的“興克爾”則表達了卓別林的反戰思想。在電影的最後,被征入伍的猶太人理發師查理被誤認為是獨裁者興格爾,他趁機做了一場“為自由而戰鬥”的大演說。人們可以從電影裏興克爾的胡子、身材、演說、殘酷中認出希特勒的形象,但最終,卓別林用一番激情的反戰演說“替換”了這個可怕的獨裁者所留下的影響。《大獨裁者》是卓別林的第一部有聲電影,在展覽中,它和《摩登時代》正好相對,“觀眾在一邊欣賞無聲的《摩登時代》,走到另一邊,又會聽到《大獨裁者》中的演說。” 阿德裏安·卡迪在展覽現場說道。對卓別林而言,有聲電影的出現不只是電影形式本身的革新,更是清晰地傳達思想和情感的途徑。

  卓別林通過喜劇傳達了他的思想,他是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表演藝術家和電影導演之一。展覽中展出了不少藝術家的油畫、版畫、拼貼作品,體現出卓別林形象對於當代藝術的廣泛影響:費爾南·萊熱(Fernand Léger)、馬克·夏加爾(Marc Chagall)等藝術家的創作都曾受過他的啟發。在展覽現場,記者還看到一件“沙灘椅運動裝置”裝置作品,藝術家傑雷米·戈貝(Jérémy Gobé)將卓別林標志性的走路姿勢轉化成了裝置的機械運動。他們在作品裏融入了卓別林的形象,又用各自的風格完成了新的演繹。

  

 

  藝術家們基於卓別林形象創作的作品©餘德耀美術館

  “在每部卓別林的電影中,你都會發現一些讓你受用的東西。這是因為,在他的電影裏,你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尤金說道,每個人對於卓別林電影都有自己的理解,這也正是他的電影至今仍然擁有生命力的原因。

[责任编辑:蒋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