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9

真正的港岛名媛是怎样生活的?

2018-07-27
来源:搜狐

   妈妈上周去香港,看书展,文艺廊展出了十位港产爱情小说家手稿与生平,其中最有趣的是每个人都要交出一样自己的私人物品。

  深雪交出了她写稿时的一盏台灯:

  ▲在维多利亚公主风的水晶玻璃灯下写的文字会否更玲珑剔透一点呢?应该是的,毕竟物品也是一种可以影响人的气场……

  亦舒照样傲娇不爱理人,出版社只好出了一只小手表了事:

而刚刚去世的林燕妮,把她的珍爱的晚装包都拿出来了:

  ▲所有品牌的包里其实是晚装包最为昂贵,因为手工和各种珍贵的原料,比如BV的皮质包可能两三万,但如果是晚装包可能就十来万了,虽然晚装包看上去很小,好多只能放下一点零钱一管口红和几张卡,但是意义非凡,是参加BALL场时女士争芳斗艳的亮点,也是实力的炫耀,因为其无用且极其昂贵,这才是奢侈最终极的含义。

  其实想要了解正宗的港岛名媛生活,可以以林燕妮为范本。

  为什么呢?

  因为阔太小姐式的名媛生活相对简单。

  我以前采访过一个富家小姐,没有工作,只用玩耍,生活里最重要的事是就是参加那些Ball多认识一些人,也就是穿得靓靓的去派对,一天到晚也是很忙的,因为要选衣服要化妆要梳头要做运动健身。

  ▲香江名媛薛芷伦从前脸没有变形的时候,真的是纵横波场,不得说,她当年的身材真是好到漏,不愧是模特出身。

  林燕妮当然也纵横过BallL场。

  但那是生活的一小部分,她的名媛生活较一般的富二代阔太们要幅度大得多,因为她是第一代香港真正的中环金领,她是真正参与到社会竞争里与这个社会有强烈的能量互动。

  ▲林燕妮读的是柏克莱的人类学,一回香港就担任天气女郎,后来更与黄霑一起成立香港第一家华人广告公司……后来卖掉广告公司后,她又去香港最大的保险公司任职,从来都历任高职,她的朋友都说她在工作时会显露出一种男性的理智与清明,她自己也说她有事业运,“虽然不是平步青云,但在打拼之下,算是闯出了一番事业。”

  ▲七八十年代 ,林燕妮以女作家的名头在香港文坛也是一号人物,因为她的文风独树一帜,也因为她是白富美,所以当年真是众星捧月,后面总跟着一大帮仰慕者,所以陶杰刻薄地说“有一大帮人令她觉得自己好靓。”

  玩命的工作,当然也要玩命的玩。

  她的生活是典型港岛名媛,普通女人普通的买包买时装又岂在话下,她做为顶尖华丽族的爱做的最引人注目是以下三件事:

  第一买皮草;

  第二买楼;

  第三买珠宝。

  港真,在香港这么热的地方,买皮裘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年能穿一天吧 。

  但之前说了,奢侈的要义不就是肯为没什么用的事不计成本么?

  ▲她曾在访问中透露,年轻时曾于Joyce Boutique,因看中一件轻巧漂亮的紫貂皮草,随即豪花107万元买下,绝对爱得起,亦花得起!

  ▲林燕妮对皮草的热爱从她日常的穿搭就能看得出来……这也是她穿衣哲学的一种,里面穿吊带背心,外面背一件皮草,所谓五花马,千金裘,落拓不羁得很……

  ▲在她的自传体小说《青春之恋》里头一页就是一架紫貂登场,也是相当之玛丽苏,但是别的女作家写这个可能只是幻想,她是真的拥有……

  那么林燕妮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林燕妮是富家女出身,父亲是汽水厂厂东,家住渣甸山,住半山是非富则贵,打听一下现在的价钱,可想而知当年的繁华。

  ▲林燕妮自己在中环的家里装潢豪华气派不在话下,但她还是感叹没有财力买父母那样的大宅,还有私家花路。林燕妮的父亲曾经经营过一家名叫“美缇露”的汽水厂,他曾规定,卖出的汽水中,瓶盖背面印着燕子的,就可以“再来一瓶”。这个燕子,就是林燕妮的“燕”。这么看来,林燕妮日后被人所羡慕或诟病的“情趣”,其实是家学渊源。

  ▲从小是千金小姐,锦衣玉食,照片中的李忠琛是林燕妮的,前夫,他是前香港天文台台长、李小龙的兄长,两人算是门当户对的结合——李忠琛和李小龙也是名门出生,细数起来是何鸿燊的表兄弟。

  另外之前说了,她也相当会挣钱,收入十分稳健。

  ▲1980年代中期,黄霑和林燕妮合伙开了“黄与林”广告公司,直到1990年10月,黄霑因为生意失败心情极差,林燕妮却出席珠宝展并购买了一件过百万的皮草……黄因此大发作,十四年的恋情也画上句号。

  另外就是她是一个炒楼专家。

  我都爱买楼卖楼炒楼的。这辈子赚得最多钱的,不是写作,不是做广告公司,而是买楼卖楼炒楼。

  开始炒楼时是二十五岁之后了,那时开始可以卖楼花。只要眼光好,付几万块钱订金,在未正式要付楼价一成时炒出去,很好赚的。付三万元,三十万炒出去,那么我的三万元本钱便能在一个月内赚二十七万港元。

  我一定是够财力才买的,做什么都好,我不会借银行的钱去搏,搏不过的根本不应该投资。

  人运气好时投资什么都会赚,买什么楼都会升值的。人运气不好时则投资什么都会折本,买什么都会炒不出去。

  ......

  多年历练,成功失败包括在内,有一句劝言就是若不等钱用便别把手上的楼卖掉,除非你另有可靠的投资要做。钞票是不停贬值的,假如我生性点不把买来了的一些楼卖掉,今天我可以说有财富了。

  但我会以一层楼的价钱去买一件sable大衣,以一层楼的价钱去买首饰,现在有什么用啊?

  除了爱买皮裘,爱买楼,她还有珠宝的爱好。

  我的第一件珠宝,是十几岁时离港赴美念书,妈妈买给我的一条只吊着一颗珍珠的项链,代表她对我的思念。每次抚摸那颗珍珠,便有如看见了妈妈。年轻的女孩子这就够了,多了显得老气,青春就是最好的珠宝。

  到了美国之后,收到在港时苦恋的男友托人带来的一条项链,银链吊着一朵象牙玫瑰。他很穷,这已经是尽他所能了。后来他又托人带来一个小鹿别针,假的,但在我心中是贵重的。我一直把这两样隐秘地收藏着。每天都把这两件信物拿着看一下子,要是有一天找不到,人便几乎疯掉。

  成熟后生意做的不错,亦投资股票及楼宇。

  钱来的不绝似的便不停买东西了,对珠宝很有兴趣,亦很熟悉。

  人们说懂得吃要看三代,懂得买珠宝也要看三代,外婆教妈妈,妈妈教我。

  ......

  女人,风华正茂时可以戴很耀眼的项链、手钏、耳环和指环。不过别忘记,款式过分抢眼的项链,顶多只能戴一、两次,谁都记住了,还能再戴吗?不能再戴可以拿去拍卖,必定亏折很多。

  ......

  最贵那一套是镜子里反映的27卡拉蓝宝和5.6卡拉钻石的那一套,买了四百五十万。那种款式耐戴,高贵而含蓄。那指环我很喜欢,26.68卡拉单面蓝宝石镶钻石,七十六万多元。

  ......

  玉珠是很贵的,镜子里那条长长的玉珠项链约买了二百五十万元。值得收藏,不易找到玉珠的。那条吊坠玉耳环很漂亮,买了五十万元,这些都可以戴到老的。

  外国人不戴玉器的,绿色的珠宝她们会戴绿宝石。皮肤白的人戴起来特别清秀,她那条在镜子里可以看到,八十三万元左右。耳环是每边三粒绿宝石,共17卡拉,买了二十七万元,指环近6卡拉,买了四十五万元。

  我站着戴那条人形珍珠配钻石的长项链很好用,白天晚上都可以,买了十一万一千元。这个很实用,不拘谨的潜意识高雅又活泼,日晚都可以用。

  还有啊,我的手比她大,早已刮脱了一层皮,这两支指环不能戴来玩了,只好放在花儿上,白色的那粒珍珠是14.5直径,五万六千元,金色那粒也是14.5直径,二万九千元,日常随时可带,珍珠是讲直径的,我啊,我希望有一粒十八厘米,无瑕的圆形珍珠(不是养珠,养珠便宜跟多)。

  ......

  秘籍:珠的真假眼看很难分,但我懂。把珠放在上下牙齿中横刮一下,感觉不平的是真的,感觉平滑的是假的。

  ......

  钻石怎么分真假?在一粒钻石的平面上抹一点油,要是汽油,脸颊上的天然油也可。把它附再玻璃窗子上或者玻璃画框上,能粘着不掉下来的是真的,掉下来的是假的。

  最后一窍,要讲价。

  ——摘自林燕妮散文《珠宝学三代》

  ▲林燕妮曾在自己的专栏中细数自己的坏习惯:“买珠宝(我懂)、买皮草(我懂)、买名牌衣服(我懂)。曾经有一男友人笑我:‘你左边耳朵戴着一个浴室,右边耳朵戴着一个厨房,左手戴着个睡房,右腕戴住个客厅,颈上戴住层楼。’”她曾被家中外佣偷窃大批名表、钻石戒指及金币等总值约达六十万元。

  ▲除了热爱皮裘热爱珠宝,林燕妮三个字代表的大概就是那种精致公主的生活做派了:全香港都知道,她写稿是要先沐浴焚香,然后在专用的白底紫格A5原稿纸上撒上香水,再开始动笔。所以编辑收到的稿件,是香的;送到印刷厂后,检字工拿到的稿件,也是香的。这种风度,追求独立干脆的现代女性们,真没几个能做来又让人不觉矫情。然而林燕妮就让人觉得,她本该如此。

  只是繁华都有过去的时候。

  大概过了五十岁以后,林燕妮遇到了一段精神极受困扰的阶段,后来她借助宗教的力量慢慢平复。

  ▲林燕妮先后面对三弟妹及爸爸离世之苦,她认为﹕“人生无常,做人只可以勇敢地面对,当年两个弟弟同样在2003年离世,刚好遇上SARS疫潮,我跟弟弟只可透过E-mail沟通,没想到走完一个都未伤心完,又到第二个,再一次震撼。面对现实和突然的变化。我知道,我要超越死亡,接受死亡。”到人生下半场,林燕妮笃信佛教,透过禅修而转化心中的郁结,每日青菜白饭、熨衫、扫地,打坐八个半钟,她形容﹕“禅修过程可以改善我好多坏习惯,寺院生活好有纪律,令我不会再迟到,现在交稿也不敢晚!”

  怎么说呢,就算是名媛,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会是永远。

  陶杰说林燕妮是一个喜欢人生前台的人。人生的前台,风光,美丽, 充满玫瑰色的光,只是人生也是有后台的,后台就是最正常的人生的生老病死,支撑这些的风光美丽的最朴素最简单的东西,充满了辛苦的劳作,长久的寂寞,还有无尽的忍耐与苦涩。

  作为一个名媛,她前半生习惯精彩缤纷的生活,也曾经以为一生都会这样,但人生的后半段却大部分要面对后台的生活,这是她不习惯但也要习惯的,这大概也是所有风光名媛需要面对的人生困境。

  回想一下,林燕妮这一代人的运气好,撞正了香港经济起飞的时代,她代表了最拉风最独立的那一代香港职业女性,可以赚很多的钱,可以自由地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出入Ball场,过精彩的生活。

  她自己也乐在其中,记得那次采访我问她,有那么多工作,你还要参加各种Ball,忙得过来么?

  她告诉我,其实晚装最容易,站到衣服里面,拉链一拉就可以了,十分省时间。

  但华衣美服是否就可以是名媛生活的全部呢?

  当然不是。

  就算运气的白富美名媛一样也要面对人生的困境,因为这困境来得晚,所以适应起来真的还要更难一些。

  ▲林燕妮是男性社会曾经的宠儿,她用自己的聪明能干获得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但男性社会规则在于它们并不希望女人太成功,他们只愿意奖赏漂亮年轻的女人,只要女人老了,就面临无可改变的困境,所以林燕妮说希望自己下一世不要做女人,到最后,她仍然是一个在男性社会里做着古老爱情梦的痴情女子。

  “别人看我,何等精彩,何等灿烂,我看别人,明白一切都在流光之中。

  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林燕妮仿佛悟出了这些,用真诚的文字跟这个世界告别,直至死后数日,文章还在报纸连载,用文字与这世界告别,这是她与其他阔太名媛不一样的地方——

  至死,她都让她的的生活没有坠地,永远闪闪发光,这是真正了不起的地方。

  名媛生活若只有男人,只有钱,只有买买买,会是多么闷,有了思考,有了精神,有了创造,才会有另一番景像——这是一位真正的名媛告诉我们的生活哲学。

[责任编辑:程向明]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