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有没有推出数字货币的时间表?周小川回应

2019-11-0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年第十屆財新峰會於11月7日-10日在北京舉行。

  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出席並回應了一些問題。

  在回應“央行有沒有推出數字貨幣的時間表”的提問時,周小川表示:五年甚至更長時間以前,一些印鈔造幣廠商曾提出紙幣的替代性做法可能是數字貨幣,但並沒有著重討論應用區塊鏈或者是分布式記賬系統的可能性。

  2019年第十屆財新峰會於11月7日-10日在北京舉行,主題為“開放的中國與世界”。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出席並演講。

  那么,周小川說了些啥呢?

  我們先來劃重點:

  人民幣走向國際化應是漸進的過程,“而且人民幣國際化,我認為是一個‘早產兒’,本來中國並沒有打算比如說在2010年、2012年左右開始推人民幣國際化”。

  央行的數字貨幣主要仍會聚焦於本國,央行可能更加注重於批發,在銀行之間、在第三方支付之間做好批發而搞一種數字貨幣。

  對於下一輪金融危機發生的可能性,不同的政府官員、央行官員、學術界看法不同。有的人比較樂觀,有的人比較悲觀。悲觀的人認為,下一輪危機確實概率比較高,因為全球市場現在有很多不健康的現象。因此,我們確實需要為下一輪金融風控做一些准備。

  談人民幣國際化

  人民幣國際化是“早產兒”

  在回答“人民幣什么時候能夠成為硬通貨”時,周小川首先認為,硬通貨本身的定義就比較模糊,並沒有特別明確的定義。

  但他認為,人民幣走向國際化應是漸進的過程,“而且人民幣國際化,我認為是一個‘早產兒’,本來中國並沒有打算比如說在2010年、2012年左右開始推人民幣國際化”,周小川透露。

  他稱,是由於全球金融危機後,流動性不夠,因流動性問題導致了擴大本幣的使用。那時,中國與部分國家采用了本幣互換的方式支持貿易投資結算,緩解流動性問題。

  我記得那時候的提法叫‘支持人民幣在跨境貿易與投資中的使用’,後來由更高層次提出來叫‘人民幣國際化’。

  周小川強調,人民幣國際化是漸進過程,但也確實可能出現大跨步的台階。第一是因為一些經濟危機可能會造成特別的需求,還有一種可能性是全球主要儲備貨幣若出現問題,反而就會給其他貨幣的發展提供了不同的機會。

  “這裏也包括主要儲備貨幣國家是不是會過多應用金融制裁,你要一制裁了,別人就想著用別的貨幣,不光取決於我們自己的設想,也取決於外部整個的環境”。

  談央行數字貨幣

  央行的數字貨幣主要仍會聚焦於本國

  在回應“央行有沒有推出數字貨幣的時間表?”的提問時,周小川表示:五年甚至更長時間以前,一些印鈔造幣廠商曾提出紙幣的替代性做法可能是數字貨幣,但並沒有著重討論應用區塊鏈或者是分布式記賬系統的可能性。

  談到數字貨幣時,周小川分析稱,私人部門可以參加零售性支付,我國的第三方支付也起了很大作用,發展也很快,但這基本電子支付軌道上的發展,並非以區塊鏈和分布式記賬為基礎的數字貨幣。

  在其看來,央行的數字貨幣主要仍會聚焦於本國,

  “央行可能更加注重於批發,在銀行之間、在第三方支付之間做好批發而搞一種數字貨幣。但是理論上來講,央行搞的數字貨幣也可以為零售服務,但為零售服務又會對現有的金融體系帶來很大的沖擊,因此大家也是非常謹慎的”。

  周小川強調,如果央行的數字貨幣要針對的是跨境彙款、投資等跨境類業務,那么就要滿足很多新要求,“不是哪一家央行可以管的,可能就需要有一個聯合的機制”。

  他強調,數字貨幣在不同層次的應用、進展所應對的監管要求也不相同,未來需要有組織的協調機制。他以反洗錢舉例,“現在全球都非常重視反洗錢和反恐融資,反洗錢、反恐融資如何切入到每個不同層次的支付體系裏面也變成一個非常巨大的挑戰,它有可能明顯地增加成本,同時也會使得效率有所下降。但是確實非常必要,因為從全球來講,現在都非常重視這樣的職能”。

  談區塊鏈

  央行選擇兩個系統做試點

  周小川透露,在紙幣數字化時,央行內部就引入過一些研討會,專門介紹區塊鏈和分布式賬本技術。但是鑒於上述技術的應用,更適用於交易量不太大的交易環節,所以人民銀行選擇了兩個系統做試點,一個是票據交易,一個是貿易融資。

  前者是因為交易對手方相互了解,相互負責,監管方面沒有太多的任務和責任。後者也是因為換手頻率相對低。

  “研究在哪些方面有應用的可能性,也要立足於現實,就是當前來講哪些可以付諸於試點,同時在穩步試點的情況下來觀察未來擴大應用的可能性。同時,也確實還要對技術發展有前瞻性,要估計它未來的可能性,有些事現在做不到,可能未來也許可以”,周小川說。

  談Libra

  公眾會對Libra穩定性產生懷疑

  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在會上表示,Libra托管目前仍然存疑,比如准備金數量如何確定、私有的Libra委員會會否缺乏公眾性,是否有賺取利息的動機等。因此,周小川呼籲,在全球金融基礎設施建設上,全球央行要有大致的協作機制,以便增強信心。

  周小川在提到Libra時稱,最開始強調的應用方向是跨境彙款,“我個人覺得這個選擇方向也是有道理的”。他解釋稱,由於區塊鏈和分布式記賬技術等技術,每秒處理的交易筆數相對還沒有那么高,所以如果將數字貨幣應用於零售環節,是暫時做不到的。而跨境彙款筆數相對比較少,所以可以作為一種選擇。另外,跨境彙款的效率確實存在問題,有很多人是不滿意的,所以從跨境彙款起步確實具有吸引力。

  但周小川也強調,Libra既然以穩定幣的形式存在,就必然要對應一籃子貨幣,而若由Libra協會管理一籃子貨幣,就會引起私人組織能否全心全意做好公共服務的爭論和質疑。

  “人們必然會懷疑一個私人的libra協會是否會有很強的利益動機,所以他們會拿准備金托管的錢去做別的事,諸如做貸款,或者在金融市場做其他事。這樣的話,公眾對穩定性會產生懷疑”,周小川說。

  談第三方支付

  很多第三方支付機構眼睛就瞄著預付金

  周小川坦誠,自己比較關心Libra托管的准備金數量如何確定、質量如何,“也就是說托管的錢是不是真正在那兒作為備付使用,另外就是有沒有賺取利潤的動機。因為我們發現很多第三方支付機構說是要搞支付,通過科技提供更好的支付,但是有的支付機構實際上眼睛就瞄著預付金來了以後可以有利息收入,也可以做其他的投資從中獲取收益。所以這個看法也都是接近的”。

  談全球市場

  需要為風控做准備

  周小川表示,對於下一輪金融危機發生的可能性,不同的政府官員、央行官員、學術界看法不同。有的人比較樂觀,有的人比較悲觀。悲觀的人認為,下一輪危機確實概率比較高,因為全球市場現在有很多不健康的現象。因此,我們確實需要為下一輪金融風控做一些准備。

[责任编辑:朱剑明]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