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旅游业:航司停飞 酒店自救

2020-02-1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香港商报网讯】2020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着各行各业,第三产业无疑是重灾区。一切建立在出行基础上的旅游业,因为疫情持续焦灼,摁下了暂停键。

  一方面,国际航空公司大面积停航飞往中国航班,国内航司取消航班率超过50%。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月10日,民航春运期间累计旅客运输量3707.8万人次,比去年春运同期减少36.4%。

  另一方面,酒店业断崖式下跌,STR的初步数据分析显示,中国大陆地区的酒店入住率在2020年1月14日至26日期间下滑了75%,1月26日,入住率降至17%,平均10间客房中有8间处于闲置状态。

  “很多航司把三月底作为一个节点,是否复飞以及恢复情况取决于疫情的发展。酒店的入住率当然也是非常低的。”由此也影响了国人出境游几大周边目的地国家的旅游市场,如泰国、韩国、日本等。瑞银证券研究部总监连沛堃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二季度是传统淡季,所以我们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站在旅游业角度来看,还是放眼今年夏天,七八月的旺季,可能是比较好的恢复时机。”

  不论是航司还是酒店,纷纷开启自救模式,“以人为本”和“现金为王”成为“活下去”“熬过去”的关键词。

  疫情之下,中国南方航空市值一周之内蒸发13%,三大航空公司股票应声下跌。取消航班成为“自保”之举。

  据携程统计信息显示,仅1月25日-2月1日,国际航班取消数已超过7500班,未来几天内还将持续增长。从1月底至今,国内航班每日执飞率连续下跌,取消航班率一度从50%升至70%以上。个别小型航司,取消率甚至高达100%。

  “国内航空公司基本已经取消超过一半的航班,每天都在调整,取消的数量也取决于当前的需求。过去几天由于春运返航取消得比较少,但我们判断返航结束后,后半周取消量可能会继续上升,往六七成的方向走。”连沛堃表示,“03年的时候,已经上市的航司估值是跌得比较惨。这次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很多航空旅游有关的股价估值已经跌到非典水平,所以吸引了一些投资者在上周开始买进,但这不等于他们看到什么数据有好转,只是因为估值比较便宜,现在买进再等一等。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航空股未来起码两三个月可能还是比较低迷。”

  “为了防控疫情,国家采用减少人员流动并降低人员接触的方法,航空运输需求被为人压制。需求严重降低倒逼航空公司削减运力,大幅调减航班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行业自保’。”民航业专家綦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上市航司受到的是否是短期影响,还要密切关注疫情的控制情况。但总体上对国有航企影响短期、中期还是有限的。业绩和盈利压力影响巨大的情况下,不排除再次注资可能性。”

  酒店业的“自保”更多体现在各大酒店集团纷纷发布免费取消预订、减免加盟商管理费、多种金融支持方案以及疫情防控措施。

  2月2日,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呼吁加盟商们“克服困难,坚持营业”,“一是住客需要我们,二是没有特殊情况,我们是一个365天无休的行业,这是我们的行业特点,目前的困难不至于要关门。可以跟房东谈免租、减租,至少可以谈成暂缓支付租金。”

  此外,各大酒店集团还有一些疫情时期的“刚需”,据季琦称,03年非典时期“有一个门店接待医疗组人员,出租率达到70%多,是3家门店里唯一一个盈利的酒店”。

  据洲际酒店集团表示,其旗下包括武汉洲际酒店、武汉保和皇冠假日酒店等三家酒店接待了从全国驰援武汉的医疗团队。武汉洲际酒店紧急召回190名员工,落实防疫工作部署、完成全酒店清洁消毒。

  万豪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为接待上海、陆军等援助医疗队,武汉卓尔万豪酒店在大年初一与各个供应商联系协调加购及送货事宜以缓解酒店物资短缺。万豪国际的采购系统支持、姐妹酒店的支援解决了酒店消毒用品、口罩等急需物资的供应。

  考量疫情持续对经济的影响,各行业都忍不住拿03年非典的数据作为参考。

  贝恩在2月11日发布的疫情报告中提到,根据统计数据,非典对于GDP的影响是短期的,在受影响最大的03年第二季度,GDP增速从11.1%下降至9.1%,但在三四季度迅速回升至10%,最终形成了1%左右的负面影响,并且并未波及下一年。

  重灾区第三产业方面,交通运输业增速下跌5.4%,住宿餐饮业以及金融业均下跌达到3.6%;第二产业所受影响也较大,工业和建筑业跌幅分别达2%及1.7%;农业相对平稳,涨幅下降了1%左右。

  虽受重创,恢复速度也非常快。包括交通运输、住宿餐饮、工业等行业,在非典疫情结束后便立刻恢复到相对合理的水平,而包括金融服务、教育、文化娱乐等行业则要等到第四季度甚至下一年才会完全恢复。

  綦琦认为,“新冠疫情和SARS不可同日而语。17年来中国民航供给增加极大,两次疫情期间的民航运输基础需求相差无几,但是两次因需求不足被挤出的运能成本是极为不同的,现阶段每天国内航司们各种固定成本支出还是很大的。三大航,应该扛起国家使命,不计收益地保障疫情期间的基本民航运输保障。非三大航,要收缩,减少航班、退租飞机、计划维修等降低供给,抓住现金流,熬过冬天才行。同时建议,行业管理部门要在政策实施弹性方面果断作为,维持疫情核心资源配置,避免疫情过后民航运输领域过度丧失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

  多家机构初步预测,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将造成约3000到5000亿人民币的损失,高于非典时期的约1000亿人民币损失。

  贝恩在报告中同样给出了“以人为本”和“现金为王”等策略。保证员工安全及健康,控制现金流及成本是企业渡过难关的关键。

  季琦在上述邮件中透露其“正常情况下门店一线员工的人力成本每月要6000元左右,10万员工,每月就是6个亿”,但“不会通过裁员和减薪来应对危机。最重要的是做好现金流管理。当营业额下降,各项支出尤其是员工工资还要支付的情况下,管理现金流极为重要。大的资金支出一是人工,二是租金”。

[责任编辑:朱剑明]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