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2819

龙永图:关税做贸易战武器已过时 零关税对中国影响很小

2018-08-28
来源:香港商报网
 
    导读:近日,中国加入WTO的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做客“华联大讲堂”时指出,关税作为贸易战武器的做法在全球化多年后的今天已经过时,而且中国现在的实际关税水平只有3%,把3%降到零关税对中国影响很小。美中作为全球老大老二当前关系微妙,国内一些媒体和专家在战略上把美国当成敌人是很有害的。我们不要抱着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来看待美国,对特朗普要一分为二的看待,要着眼于人民,使中美关系朝着有利于两国关系的方向发展。本报现将龙永图一万六千字演讲实录分享如下:
 
  嘉宾简介:
 
 
  龙永图,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长期从事对外贸易和国际经济合作工作,曾经作为首席谈判代表成功结束了长达15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博鳌亚洲论坛的原秘书长、荣获CCTV2003年度经济任务称号,荣获联合国秘书长安南颁发的联合国特别奖等等。
 
  龙永图:中美贸战应遵循三条原则
 
  龙永图:董炳根董事长,各位来宾、同志们,今天非常高兴能够应邀在此参加华联大讲堂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当前国际经济形势,特别是关于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交换一下意见。
 
  因为时间关系,我直接进入主题,当前的国际经济贸易形势大家最关注的就是中美贸易摩擦,中美贸易摩擦是今年3月份美国首先挑起来的,目前为止中美贸易摩擦主要涉及到三个问题:
 
  第一,美国对中国的大幅贸易逆差的问题,按照他们的统计,是3750亿美元,我们的统计是2700多亿的美元。不管怎样,中美之间存在巨大的贸易不平衡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也不得不面对。
 
  第二,涉及到中国利用合资的手段,特别对于合资股比的限制对外国企业强加思维强制性的技术转让的问题。
 
  第三,他们指责我们所谓的剽窃知识产权的问题。
 
  所以,这一次中美贸易摩擦到目前为止主要涉及到以上三个问题。
 
  我参加了很多年的国际贸易谈判,参加国际贸易谈判那么多年,我们也总结了一些基本的原则,比如说在中国入世谈判的时候美国方面向我们提出了几百个问题,最后达成的协议长达500页,所以问题涉及到的很多,也非常复杂。处理这样一些问题,从中国来讲一般来说怎样进行应对,或者说采取什么样的原则来处理这样贸易谈判当中的问题。一般来说,我们总结了三条原则:
 
  第一条,凡是外方,特别是美方提出来的要求,如果符合我们改革开放的大方向,而我们自己现在又能够做得到的就可以同意。
 
  第二条,如果对方提出的要求符合我们改革开放的大的方向,但是我们一时做不到,我们就和对方谈出一个时间表,看看是几年之内满足对方的要求,我们在入世的时候谈了很多时间表,都属于这类的问题。
 
  第三条,如果对方提出来的不符合我们改革开放的方向,也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们就坚决不同意。
 
  总的来讲,整个谈判当中遵循以上三条原则。
 
  因为我现在不是在第一线参加谈判了,但是也很关注谈判当中所涉及到的问题,我初步看了一下这三大问题,如果每一个方面真的愿意坐下来认真的听取我们的意见,双方进行平等、对等、相互尊重的谈判,本来这三个问题都是可以得到解决的。
 
  贸易逆差不难解决
 
  第一个问题,关于贸易逆差的问题。
 
  首先要讲贸易逆差之所以出现也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比如说1985年和美国的贸易逆差才6亿美元,中国入世2001年,中国贸易逆差280亿美元,去年中美贸易逆差按照我们的统计2780亿美元,按照他们的统计是3750亿美元,确实存在严重的贸易不平衡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应该说我们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应该说从总体上来讲也是符合我们改革开放的大方向的。为什么?在座的很多同志都是搞外贸的,中国从开始搞外贸开始,整个外贸政策的核心就是出口创汇,就是要增加外汇,尽量多出口,因为我们这个国家长期是外汇短缺的国家,现在我们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但是很多同志,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当年我们外汇短缺到什么程度,70年代初我们恢复了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那个时候为了要凑足代表团到美国参会的几十万美元,全国上下翻箱倒柜,最后凑足了几十万美元,因为当时我们的外汇储备很少。我1978年到美国纽约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的时候,那个时候一个月工资是19美元,那个时候我在外交部一个好朋友叫李道豫,后来成为了中国驻联合国大使,他也是第一次到美国去,我当时真的想买点礼物送给他,但是拿不出钱来,我说我送不了你什么礼物,照几张彩色相,那个时候联合国代表团照彩色相都是四个人凑在一起的,一个人六七张,照一卷,大家分摊,每一次照相都是一些最经典的地方,在联合国大厦、自由女神、世界贸易中心,生怕闭眼睛损失很大。那个时候外汇很短缺,我们外贸政策的主要方向就是出口创汇。
 
  但是经过了几十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现在开始调整我们的外贸政策的时候了,这样一条路线是过去以促进外贸出口为主逐渐转移到出口进口并重,把更大的力量促进进口这样一条路线上,现在积极增加进口成为中国外贸政策非常重要的一条路。今年博鳌亚洲论坛的时候习近平同志宣布了四条改革开放新的措施,其中一条就是积极增加进口,马上在上海要召开史无前例的进口博览会,都说明中央在整个外贸政策、改革开放进程当中有一条就是积极增加进口。现在美国要求我们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正是符合我们积极增加进口这样一个大方向。美国人如果真正愿意坐下来谈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刘鹤同志率代表团第一次去美国,当时就同意每年增加进口700亿美元,逆差的问题是符合我们改革开放的大方向,但是这样的逆差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的,是需要时间的,不是拿出几千亿美元买东西的问题,这一点美国人也应该认识到这一点。
 
  所以,逆差的问题真正坐下来谈是可以解决的,而且他们也要了解这个逆差的问题除了美国结构性问题之外,也有一个中国这些年来出口发生重大变化的这样一个原因。我们中国入世以后放开了外贸经营权,当时美国拿着鞭子抽我们,因为我们过去任何企业要从事进出口必须到外经贸部审批拿到外贸经营权以后才可能搞进出口,美国当时放开外贸经营权作为中国入世最重要的条件,美国说世界贸易组织最重要的原则就是自由贸易,你们连企业进口权的自由都没有谈合自由贸易?开始的时候我们很多同志都不愿意放开,认为一放开就乱了,更重要的是外经贸部和单位不愿意放开这个权,当时外经贸部好多企业,包括浙江的企业千山万水到北京排着队等在处长门口就是为了批这个外贸经营权,阻力很大,后来我记得当时担任外经贸部部长的李岚清同志说,我看这是一场革命,这场革命就从外经贸部开始吧,所以就咬牙放开外贸经营权,满足其中国入世最重要的条件。外贸经营权一放开以后中国的外贸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过去中国那么大国家的进出口外贸由外经贸部和各个省下面100多个外贸公司垄断的,外贸经营权一放开以后,所有的企业自动获得了外贸经营权,一下子就像联产承包责任制一样解放了对外贸易的生产力,成千上万企业开始进入到国际市场。使我们外贸出现了每年20%、30%、40%的增长,前所未有。所以,中国入世解放了中国的外贸生产力,但是同时也带来一个大问题,我们出口大幅度增加,而美国市场最大,美国的消费者购买力最强,大量的物美价廉的产品流向美国,所以出现了他们的贸易逆差。
 
  如果有一个平等对话的机会,是可以把这个事情讲清楚的,中国解决了外贸经营权的问题是中国入世最大的成功之一。
 
  放开了外贸经营权几十万个企业有了外贸经营权,一下子富起来了,有什么不好?
 
  所以,中国和美国的贸易逆差也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是合情合理的,是中国实行了世界贸易自由原则以后实现的。中国和美国的贸易逆差的问题,给我们一点时间,现在中国市场比较大,外汇储备比较多,是完全可以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但是特朗普等不住,着急,本来我想这个事情是比较好解决的,今年多卖几百亿、明年多卖一千亿,三五年就解决了,关于贸易逆差问题本来是可以解决的,只要给我们几年时间。
 
  用中国市场换取关键技术
 
  第二个问题,强制性的技术转让。
 
  他们说中国通过合资手段强迫外国企业转让技术,这个问题也可以和美国人讲清楚的,不是我们逼着美国企业转让技术,是中国的市场逼着你们转让技术,为什么?你们进入中国市场不是美国一家通用进来,日本的丰田、德国的大众,全世界最好的汽车产业都进入到中国市场,你们进入中国市场以后互相拼、互相竞争,通用要和丰田竞争、要和大众竞争,得拿出技术来,不拿出技术来怎样占到市场份额?所以我们是可以讲清楚的。至于说合资开始的时候中国比较穷,当时确实在很多领域希望外国人到中国人投资,你来搞合资,我们不允许独资,一些合资还不允许外国人控股,比如说汽车、银行、保险等等,这些都有历史的过程。中国那么大的汽车市场,不能让你们独占,所以我们采取了合资的办法,这也是合情合理的,我们当时只有廉价劳动力、有土地,你们有技术、有资金,这是互补的,这个事情也可以和美国人讲清楚的。况且现在我们已经更加放开了,过去不允许外资控股的几个行业基本上全放开了。
 
  所以通过我们更加开放的吸引外资的这样一个投资环境和投资政策,这个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讲清楚不是强迫你们转让技术,是你们为了抢占中国的市场而不得不拿出你们的技术来,况且你们的很多核心技术还没有拿出来,他们得到了多大的利益,还要说我们强迫他们转让技术。
 
  当时中国入世的时候中国一年才生产7万辆小轿车,现在是2480万辆,成了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美国也好、日本也好、大众也好,特别是美国,抢占了大量的中国汽车市场,得了那么大的利益,还说你们被强迫转让了技术,不转让技术你们能够拿到这么大的利益吗?所以,只要美方能够坐下来好好和我们谈也是可以解决的,这个符合我们第一条原则,进一步放开外资市场准入,符合改革开放的大方向,而且现在就可以做到。大家都知道,中央国务院一直在发文件,让我们不断的改善营商环境,吸引外资到中国来投资。
 
  保护知识产权 中国人比美国人还着急
 
  第三个问题,窃取他们的知识产权的问题。
 
  这个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中国入世以后制定了一系列完整的保护知识产权的制度,很多地方建立了知识产权法庭,严惩侵权的行为。当然,这个保护知识产权的问题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绝对做到,我记得和美国人谈保护知识产权的问题的时候,不能说保护知识产权就是没有任何侵权的问题出现,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就像美国天天讲要禁毒,不能贩毒,毒品交易美国政府绝对要禁止的,但是美国还是经常出现贩毒的问题,吸毒的问题,关键是美国政府是什么样的态度,所以在保护知识产权的问题上,关键是中国政府的态度,中国法律是否允许侵犯知识产权,都不是。出现一些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严加惩处就可以了,这个问题也是可以和美国谈得下来的,况且我们可以和美国人讲,保护知识产权中国人比美国人还着急,因为我们要搞创新型国家,如果中国不好好的保护知识产权永远做不到。重点不是保护你们那一点的知识产权,关键是保护中国创新创业当中出现的一大批创新型人才、创新型成果。所以,这个问题也是符合改革开放的大方向的,也是可以解决的。
 
  所以,以上讲的三个问题,总的一条就是我们和美国的这次贸易摩擦涉及到的这些问题是可以很好的解决的,但是现在主要就是美国人不给我们时间来进行认真的谈判,就急着一定要解决问题。尤其特朗普这个人是商人出身,对数字特别敏感,一看到3700多亿美元每年的贸易逆差就恼火,他说中国人每年从我们这儿抢走3000多亿美元,我们帮助中国人重建成为世界强国,我们美国人成了钱罐子,说大家都来抢美国人的钱,特朗普也不讲道理,我们是卖东西,做交易的,做买卖的,不是美国人白给我们3000多亿美元,只不过我们中国人创新能力比较强,东西价廉物美,美国市场又大,才出现这个问题,特朗普是不太讲道理的,他说那么多年来我们变成了所有人抢钱的对象,我们的伙伴、我们的敌人、我们的盟友都来抢我们的钱,他认为这个贸易逆差就是抢钱,他说每年花3000亿美元重建中国,后来说这些事情我的前任都不管,到了我这儿我非管不可,这个也落到他的政治目的上来了。所以他着急,要解决这个贸易逆差的问题,特朗普选择了一个错误手段,就是征高关税,他认为征高关税出口就会大量减少,贸易逆差的问题就可以逐渐解决,所以选择关税作为贸易逆差的手段。
 
  关税作为贸易战武器已经过时
 
  但是,我可以和大家讲,特朗普这次打贸易战选错了武器、选错了方法,因为关税作为贸易政策的措施已经过时了,过去几十年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最重要的管理手段就是关税,通过征关税一是来增加这个国家的财政收入,二是保护国内的产业。所以,你们看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叫做关税贸易总协定,可见那个时候的关税非常重要,关税是管理贸易的最重要的手段,我想调节进出口,进口多了就把关税提高,进口少了就把关税压低,采取这种办法。所以,特朗普这个脑子里还是几十年前关贸总协定时代的管理贸易的办法,所以选择了关税。但是关税的作用经过这几十年来经济全球化的过程,关税的作用逐渐淡化了,为什么经济全球化涉及到关税的问题越来越不重要?今天讲一下什么叫做经济全球化,对于企业来讲就是在全球整合资源、配置资源,最典型的案例就是美国波音飞机,一个波音飞机有100多万的零部件,这100多万个零部件在全世界70多个国家生产,美国让这70多个国家充分发挥性价比优势,比如说英国造的发动机好就买你的发动机,德国是精密仪器不错就从这里买,中国人劳动力便宜,就让你造翅膀和做飞机的座位,利用性价比从全球70多个国家进口零部件在美国组装,把飞机卖到全世界,这就是全球化。这就是最形象讲波音飞机怎样在全球配置资源、整合资源,最后形成全球化的资产和全球化买卖。
 
  这个过程当中关税必须降下来,比如说从英国进口发动机、从瑞士进口仪器,从中国进口飞机翅膀,如果关税30%、20%,一架波音飞机生产成本提高30%、20%,所以必须是零关税,所以凡是涉及到波音飞机的零部件必须是零关税。所以今天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中,形成了这样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包括汽车,一般的汽车是20多个国家的零部件,如果对零部件征收高关税,你的制造业绝对没有竞争能力,大家看到了这一点,谁的关税低,哪一个国家的关税低,哪一个国家的制造业发展快,特别是高科技含量的制造业发展快。
 
  中国实际关税水平仅3%
 
  上个世纪90年代搞了一个WTO信息技术产品协议,凡是涉及到信息技术产品全部零关税,中国也参加了,主要确保信息产品生产的全球化,确保全球化的生产不至于因为关税而提高成本。
 
  由于全球化的这样一个力量,使关税越来越不重要,所以在关贸总协定成立的时候,全球的平均关税是44%,到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全球关税已经降到6%,当时对发展中国家的照顾是4%,发达国家是3%,当时中国强调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所以把关税从当年平均17%,降到9%。关税是在逐步下降的,主要是为了适应经济全球化的需要,也就是哪一个国家关税高,哪一个国家有科技含量的制造业就发展不起来,这是规律。所以这么多年全球关税的下降是有道理的,是遵循市场规律在做的,我们关税已经降到很低了,但是把关税降下来当时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入世谈判的时候降关税首先有阻力的是海关,海关说把关税税率降下来海关收不到税了,关税收入是我们国家很重要的财政来源,后来我们讲清楚了,关税一降下来,中国进口就增加了,税源提高了,税基扩大了,关税不会降。
 
  和大家讲一个数字,我们的关税虽然从17%降到9%,但是这些年来,关税收入不断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因为进口增加了,量增加了,2001年的时候海关收入才2500亿人民币,到了去年已经是19000亿人民币,当然海关收入主要是代征17%的增值税,去年19000亿海关收入16000亿是增值税,只有3000亿是真正的关税。前段时间美国和欧盟达成零关税协议,美国和日本达成了零关税协议,中国现在虽然表面关税9%,但是很多政策这儿一降税,那一降税,加上和20多个国家签了自贸协定,实行了零关税,所以现在实际关税水平就3%,把3%降到零关税对我们影响很小,除了少数产品之外,因为我们还要征17%的增值税,所有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实际上我们的关税还是比较高的,比如说特朗普老说中国进口汽车关税太高,我们25%的关税,17%的增值税,再加上10%的购置税,再加上乱七八糟的费,加起来48%,所以关税还是有降低的余地的,大家不要害怕美国人将我们的军,和欧盟、日本搞零关税,我看他们不一定能够实现,但是即便是实现了,我中国也不怕。
 
  这些关税在整个世界贸易的调节和管理当中起的作用越来越小,而正好特朗普这个人不懂这个东西,就选择征高关税阻挡中国的出口,实际上从这几个月实行下来,特别是美国征高关税吃亏越大,你的消费者要买单,你制造业在全球产业链的过程当中使你的成本增加了,竞争力下降了。所以,特朗普确实是选择了错误的打贸易战的手段,可以是逆全球关税下降的大趋势,关税越高对产业的损失越大,消费者损失越大。
 
  很多人问,特朗普不是一个人,手下这么多的人,他们不知道征高关税自己损失最大吗?特朗普坚持征高关税有两个原因:
 
  第一,特朗普对于现行的国际贸易关系做出了重大的误判:
 
  一是特朗普一直认为只要加征关税就可以保护国内的就业岗位,美国很多研究机构、咨询机构都指出这条是一个大误会,美国一开始对于欧盟也好、对于中国也好、对于钢和铝材实行了高关税,美国一家咨询公司写了一个报告,说美国对于钢材和铝材提高关税可以使美国生产钢和铝的行业增加33000个就业岗位,但是同时导致了依靠钢材和铝材作为生产原料的企业损失18万个就业岗位。所以,这个对于特朗普来讲是一种误判,他以为增加高关税就会增加美国就业岗位。
 
  二是他认为美国贸易逆差这么多是吃亏的,美国并不是和中国一家有贸易逆差,和全世界101个国家都有贸易逆差,这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为什么美国人对那么多的国家都有贸易逆差?主要是因为美元霸主地位决定的。美国政府不需要外汇储备的,美国老百姓也没有存钱的手段,美国政府缺钱就印钞票,整个过去几十年全球贸易是大家为美国人打工辛辛苦苦生产出来卖到中国赚点美钞出来买别的国家的东西,美国占了大便宜,但是还说自己吃了大亏。
 
  所以,现在特朗普把美国贸易逆差问题炒的这么热,大家慢慢把这个账算清楚,贸易逆差不是美国人吃亏,是美国人占了大便宜。这次贸易战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特朗普对国际贸易现行体制、规则体制一系列误判的结果。过去一个历史学家讲,战争怎么爆发的?都是因为交战双方一系列误判产生的,所以这一次中美贸易摩擦也好、贸易战也好,很大程度上是特朗普对当前贸易形势做出的误判造成的。
 
  特朗普有一个政治需要,他在美国到处宣传,美国人由于贸易逆差吃了亏,就像刚才讲到的,全世界都在抢美国人的钱,中国人抢的最多,每年抢3000亿,用这个东西煽动美国,坚持美国利益至上,所以特朗普讲搞关税问题来得快、最容易,数字最明显,所以特朗普征高关税确实反映了美国政客的短见、浅薄。这个问题只要坐下来谈中国是站得住理的,很多事情是可以讲清楚地。
 
  500亿高关税影响较小 2000亿则需区别对待
 
  现在的情况是,7月6日开始实施340亿美元对中国产品征高关税,8月23日140亿,现在他们提出来要对2000亿中国出口产品征收高关税。开始我们是采取坚决反击、对等反应的作品,你征340亿,我也征340亿,你用25%的关税我也用,我觉得从中国和美国贸易摩擦的第一战,中国采取完全对等的办法是完全正确的,反映了我中国人不是什么软蛋。但是第二轮美国对中国2000亿美元征收高关税,我们变聪明了,我不向美国人进口产品征2000亿,也不征25%的关税,而采取适当,一些征25%,一些征20%,一些征10%,一些征5%。因为在征关税的问题上,真正损失最大的是向人家的进口产品征高关税,一个是消费者要买单,我们的制造业要增加成本。大家知道,香港一个很有名的经济学家叫做张五常,他活得很爽快,说我要是中国的决策者,美国人向我们征几百亿、几千亿美元的关税,我们征零关税,我们进口美国的产品征高关税,我们损失更大,我们消费者要花多少钱,我们的制造业成本得提高多少。所以,征高关税的问题上,美国人开始对我们征500亿的高关税,主要是一些高技术产品,这个一般来说影响不大,替代性也很强,当然如果真正要征2000亿我们会受一些大的影响,因为2000亿里主要涵盖一些日用产品,是我们的强项,劳动密集型产品,比如说服装,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我们可以替代这个市场,也可以消化一些成本来解决这些问题,大不了这一两年不出口。所以,影响是有限的,也是可以控制的,现在关键的问题就是大家不要因为这一次的贸易摩擦出现恐慌,出现信心的问题,因为搞经济信息问题最重要,没有信心出现了整个市场的恐慌,影响了投资者的决策,影响了股市,这个影响才大。
 
  我记得3月份贸易摩擦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就讲,我说贸易摩擦本身对我们的损害和影响可能不是很大,但是如果一旦出现恐慌,一旦市场没有信心,投资者没有信心,股市受到冲击,那损失更大。所以,现在我们大家要有一定的定力,总书记经常讲一定要有信心,对于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出现的一些影响战术上要重视,一个行业一个行业、一个产业一个产业的具体分析,一条一条措施拿出来,但是在战略上,特朗普对于采取关税的办法来打这场贸易战注定失败。当今的世界上哪一个国家维持高关税,哪一个国家就会被全球化淘汰,哪一个国家就会吃亏,哪一个国家的消费者就会受到利益上的损失,这一条已经是过去几十年来的国际贸易的实践所证明了,这一点上我们还是要有信心,积极应对,把这次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控制到最小的范围。
 
  下面主要给大家讲一讲怎样来认识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这一点对于我们更重要。怎样认识中美贸易摩擦国与国之间的形势。
 
  习近平总书记6月22日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讲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总书记讲把握国际形势,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角色观、大局观,总书记讲了“三观”,我从历史观、角色观、大局观讲一讲怎样认识中美贸易摩擦。
 
  我认为正确的把握中美贸易摩擦立足点还是要让中美贸易摩擦尽可能局限在贸易和经济的领域中,不要扩散出去,影响中美关系的大局,因为中美关系是中国所有对外关系当中最重要的关系,它会影响整个中国对外开放的大形势,影响整个国际环境,所以这是一个基本的出发点,从这个基本的出发点来看一看怎样从历史观的角度、角色观的角度、大局观的角度来认识中美贸易摩擦。
 
  “历史观”:
 
  中美这两个国家历史上没有什么恩怨,也没有领土问题,美国国家历史很短,在中国历史的过程当中对中国人也做了一些好事,比如说搞了清华大学协和医院,抗日战争的时候也是支持了中国的抗日战争,应该说还是做了支持中国抗日战争的事情。当然,这些年来也有一些纠纷,比如说在解放战争的时候支持蒋介石,后来的朝鲜战争,这些要根据历史当时的情况进行分析,而且更重要的是,自从中国和美国建交以后,40年来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就,中美关系基本问题,应该说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如果这40年中国和美国一直斗来斗去,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不可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就。
  “中美两国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处理中美关系的基本原则,所以从历史上,领导人都是非常重视中美关系的。一些专家不负责任误导了老百姓,恨不得掀起一个反美浪潮,这是我们最害怕的事情,中美贸易摩擦有多大问题,可以谈,你全面掀起反美民粹主义,对谁都没有好处,这一条是非常重要的。
 
  中美关系很微妙 老二很难当
 
  “角色观”:
 
  中国和美国在中美贸易摩擦当中也好,在整个国际关系当中处在什么样的角色?简单一点就是美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美国的GDP是19万亿美元,我们是13万亿美元,真正的老大老二就是中国和美国,老大、老二像一个国家的一把手、二把手,这个关系都是很微妙的,老二是最难当的,老二要随时看着老大的眼色,不要让老大觉得他想篡权,老大如果做得好也不错,做的不好确实也是影响关系的。关于怎样处理好和美国的关系,怎样处理好老大老二的关系,我觉得我们中央,特别是我们习近平主席非常具有政治智慧来处理这个问题。
 
  今年3月份我参加博鳌亚洲论坛亲耳听见总书记讲话,除了大家印象比较深刻的4条新的对外开放措施之外,总书记还讲了一段非常重要的话,这个话一般的同志基本上听就听过去了,但是我听了以后非常震动,总书记这段话我念给大家听,总书记讲“无论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会用威胁谁,都不会颠覆现行的国际体系,都不会谋求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我们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次序的维护者”。“建设者”、“贡献者”、“维护者”就是习近平总书记给我们的定位,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绝不颠覆现行的国际体系,就说明这个老二不会挑战你老大的地位,这一点非常重要,不像一些专家成天讲怎么超过美国,这个地方和美国干,那个地方和美国弄,总书记讲不颠覆现行的国际体系,就是美国制定出来的二战以后的国际体系,这是非常重要的说法。这就是为了解决老大老二这两个角色制定的最重要的规则,但是作为老二不是任凭老大欺负我们,老二如果被欺负怎么也是不干的,不要说我们中国人从来不想认这个账,处理国际关系来讲,我们也是有底气的,这次中央一再强调这次处理中美贸易摩擦是有信心、是有底气的,处理老大老二的关系上我们是有底气的。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综合国力已经很强,而且中国制造业的门类比较齐全,门类比较齐全就可以应对任何的贸易摩擦,我在谈判当中,我是知道的,所谓谈判就是一个妥协,就是做交易,我们在那么完整的经济体系当中,我们现在可以在任何领域中和美国人做交易,这就是我们谈判的筹码,我们有比较强大的经济实力,而且我们有多元化的经济体系,这比当年谈判容易多了。1998年的时候我们和美国经济实力相差是很悬殊的,1998年朱镕基总理和我们讨论美国逼着我们开放金融业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是很困难的,那个时候四大商业银行的总资产加起来顶不上美国的花旗银行,在力量非常悬殊的情况下最后和美国达成了协议,何况今天,我们要有这样的底气,谈判就是以实力为基础的,当然谈判要妥协、要做交易。你们很多同志都是企业家,一个不会做交易的企业家绝对做不好生意。
 
  中国现在有一个很大的市场,得市场者得天下,只要市场大,我们回旋余地就很大,刚才讲到逆差的问题,两三千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中国这么大的市场给我们一定的时间是可以解决的,市场大在贸易谈判当中就很容易谈了。有一次和菲律宾谈中国东盟自贸协定的时候,菲律宾提的最多的一条就是多买我们的香蕉,而且要零关税,当时大家算了算,我说咱们十几亿人口每个人都吃菲律宾的香蕉都可以把他们香蕉吃光,零关税就零关税吧。
 
  美国人在贸易谈判当中杀手锏就是搞乱你的货币、扰乱你的金融市场,好在从中国入世谈判的时候就开始把握住一条底线,绝不放开人民币的汇率,绝不放开资本项目下的兑换,因为我们有这个底线就不会出现亚洲金融危机当中泰国、马来西亚一夜之间整个货币崩盘,也不会出现最近土耳其出现的情况,这一条我们也和有底气的。
 
  全球化搞了那么多年,我们和美国已经建立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产业链,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开始向中兴下手,最后特朗普总统都亲自出来说服美国国会不要制裁中兴,因为制裁中兴会影响美国200多家产业,这些产业都是向中兴提供原材料和芯片,这就是为什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么重要,为什么说现在在全球化的时代中任何贸易磋商措施不会像过去霸权时代,只有我伤害你,你自己不受伤害的情况,这个给了我们很大的底气,这就是几十年对外开放参与经济全球化得到的结果。我们入世谈判的时候李岚清同志说,说我现在一手要抓谈判,一手引进美国大公司到中国来,美国几百个大公司在中国有很强的在华利益,我们就不害怕美国制裁,因为美国人制裁我们就是制裁美国人的企业,第一批征高关税的时候,大家一算差不多59%被征高关税的产品都是外资企业,包括美国企业,现在全球化的时代使我们在整个贸易摩擦当中我们处在非常主动的地位,因为我们支持全球化,而且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因为全球化的主要推动力量是科学技术,科学技术是没有国界,这些年来全球化使全球产业当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科研机构、大学,知识是没有国界的,科学技术也是没有国界的,没有任何的贸易壁垒,科学和技术的自由流动不被阻挡全球化就不会停止。角色上来讲我们和美国是老大老二的关系,我们是尊重你这个老大的,不挑战你的老大地位,但是你也不要欺负我们,欺负我们我们也是有底气的。
 
  媒体专家把美国人当成敌人在战略上很有害
 
  “大局观”:
 
  大局观就是要看到中美贸易关系只不过是中美经贸关系的一个部分,中美经贸关系除了忙一关系还有投资方面的关系,还有金融方面的关系,货币方面的关系等等,我们要看到整个中美经贸关系只是中美关系的一个部分,中美关系还有军事方面的关系、安全方面的关系、外交方面的关系等等,不能够因为一点中美贸易的摩擦,就会动摇我们对整个中美关系大的格局的影响,如果动摇对中美关系的大的格局的判断,就会犯重大的错误。
 
  我记得当年美国有一些人一定要整中国的时候,美国很著名的一个战略学家,也是后来担任了美国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他说了一句话,说如果你们把中国当成敌人,中国有一天就会成为你的敌人,所以我们现在一些媒体也好、专家也好成天把美国人搞成敌人,在战略上是很有害的,一定要看到中美关系是中国最重要的对外关系,在处理中美贸易摩擦当中能够使中美贸易摩擦不要波及到其他的一些方面。
 
  当前对中美贸易摩擦有两种观点:
 
  第一,认为这次贸易摩擦标志着美国对华战略的调整和开始,过去是合作加遏制,现在是遏制加打压,是美国阻止中国崛起的政治行动,有一些人甚至讲中国和美国已经进入到新的冷战时期,这是第一种观点。
 
  第二,认为这次贸易摩擦只不过是基于美国利益的贸易保护主义行动,带有强烈的美国利益至上的特朗普式的施压,因此目前中美贸易摩擦还局限在经济贸易领域,中美关系大的格局并没有变化。
 
  以上两种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赞成第二种观点,我觉得从全局判断来看,特朗普还不至于开始全面的围堵中国,可以看到这一次特朗普对中国搞贸易保护主义不仅仅针对中国,对欧盟是这样子,对欧洲也是这样子,对日本也是这样子,对韩国、对加拿大、对墨西哥都搞贸易保护主义,所以它是一个全方位的贸易保护主义。它的美国利益至上不仅仅局限在贸易领域,也涉及到安全领域、涉及到其他领域。大家看到特朗普前一段时间到欧洲访问,第一句话就说德国人欠我1万亿美元,说美国人自己在这儿驻军保护你们,你们自己不花钱,花我们的钱,不仅仅是贸易利益,涉及到其他很多的利益,对日本也是这样,安倍成天想拍他的马屁,但是特朗普就是不买账,而且让他们分担这个费用,特朗普就认一个字,就是“钱”。
 
  一分为二看待特朗普
 
  而且大家要一分为二的看待特朗普,特朗普上台以后并不是做的每一事情都是对中国不利,奥巴马搞的最坏的事情就是TPP,美国和其他十几个国家搞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个TPP是很厉害的,因为美国已经看透了,WTO100多个国家在其中搞不成什么名堂的,所以从2001年东华合约以后基本上没有制定什么新的贸易规则,美国人不耐烦了,所以美国人拉着这些国家搞TPP,就是制定最新时代的贸易规则,包括投资领域的规则体系,包括新的管理标准、新的劳工标准、国有贸易的补贴等等,我看了以后很多都是针对我们中国的,当时奥巴马把TPP送到美国国会奥巴马讲了一句话,说TPP最大的意义就是把中国排除在制定新的国际贸易规则的体制外,我们这些当时搞贸易谈判的人很着急的,奥巴马这一手够阴的,因为中国是世界贸易大国,中国迟早要执行这一套新的贸易规则体系的,所以当时和一些同志开玩笑说,我们可能为了参加TPP再进行一次入世谈判,就很困难了。哪知道还没有多久,特朗普上台第一天就宣布废除TPP,我们当时都没有想到,一下子帮助我们解决了大难题,特朗普真的不讲政治,还有北朝鲜金正恩上台的几个原子弹,最大的威胁就是我们,美国真的下决心打他,在靠近中国的地方搞战争,一旦出现问题,核扩散对东北、山东的影响就很大,即便是美国不打击,每天搞这色半生不熟的炸弹,对我们影响也是很大的。特朗普实现了和金正恩的会谈,不得不佩服他,这个问题的解决对我们非常重要,特别是金正恩上台一直不理我们的,金正日都是到中国来朝拜的,这个小子上台6年都不理我们的,被美国人一吓了他知道还得靠中国人,中朝关系出现了大转弯,对我们是很重要的,日本一看特朗普靠不住,还是靠中国人,所以中日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们要看着大局。所以,一定从历史的角度,从中美老大老二关系的角度,从大局的角度来认真的考虑。
 
  当然,现在中美贸易摩擦还没有结束,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是我们也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一方面和美国既要斗争,也要团结,我们要告诉美国人中国的崛起是势不可挡的,我想如果是二三十年前美国人像特朗普这样整我们,我们损失会非常大,但是经过二三十年的经济大的发展,中国的崛起已经不能阻挡了,我们要告诉特朗普,你想阻止中国、想遏制中国,太晚了,要把这个信息明确的告诉大家。
 
  13万亿和19万亿差距并不是很大,当然美国也不是铁板一块,我们也要告诉广大的美国企业家和人民,中国的崛起对美国是有绝对的好处,中国已经公开宣布不挑战你的老大地位,所以中国的崛起只能是给你们提供一个更大的市场,提供一个市场新的机遇,要做这方面的工作。
 
  美国一个财政部长鲍尔森和中国是非常好的朋友,他说中国对美国如果说有威胁的话,最大的威胁就是中国的经济不再增长,如果中国经济乱了,中国社会乱了,这个是对美国最大的威胁。所以我们要对美国人做工作,从我们方面来讲要借助中美贸易摩擦作为一个契机推动中国改革开放。如果能够通过解决中国贸易逆差、增加进口,调整我们的外贸贸易政策,那可能使中国成为真正的贸易强国。
 
  中国做贸易强国必须成为进口最大国
 
  过去在世界贸易组织搞了那么多年,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美国在WTO中就那么牛逼,后来得到一条结论,美国是最大的进口国,谁是最大的进口国谁是老大,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一般情况来说谁买东西,谁是进口方,谁掌握主动权。所以中国仅仅是一个最大的出口国是不够的,中国要成为贸易强国必须成为最大的进口国,这是我搞一辈子贸易想的一点。中国去年进口1.87万亿美元,美国是2.2万亿,差3000亿,我们扎扎实实增加进口,很快可以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这也是中国成为贸易强国的一天。美国人逼着我们解决逆差的问题,我们也提出了积极增加进口的政策,对于我们成为真正的贸易强国有好处,特别是我们成为最大的进口国有利于我们广大的消费者,在座的各位女同志可以买更便宜的外国的化妆品和高档产品,搞制造业的可以更好的整合全球资源。
 
  美国人一定要我们改进外商投资政策,很好啊,我们是全世界第二大外资落地的国家,进一步解决营商环境,成为全球最大的吸引外资的国家有什么不好,也是可以做到。
 
  保护知识产权问题,中央的方针就是要打造一个创新型国家,搞一个创新型国家保护知识产权一定要做的,这不是做给美国人看的。
 
  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些问题看成是加快改革开放、督促中国向一个更加开发、更加强大国家发展的积极地措施。
 
  最后,希望大家要正确的认识中美贸易摩擦,从积极的方面看待中美贸易摩擦,把这次中美贸易摩擦作为一个契机推动改革开放,而不是动摇对改革开放的信心,动摇经济发展和国际形势的信心。习近平总书记讲,世界正在处在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中国也处在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这两条我认为是中央对于当前形势的最重要的判断,一个是国际上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国内是我们近代发展最好的时期,大家都应该抓住这样发展的大好时机,做好各方面的工作,在实现中国梦方面每个人做出自己的贡献。
 
  今天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问答环节:
 
  第一个问题:邓小平同志谈韬光养晦,我们现在还要韬光养晦吗?低调还有意义吗?
 
  龙永图:当然有意义,做人做事都应该低调,什么时候翘尾巴什么时候就要吃亏,人是这样子,企业是这样子,国家也是这样子。我认为小平同志讲的韬光养晦,不仅仅是今天适用,我们成为真正强国的时候还是适用,永远不要停,不要摆出一副不得了的样子,人要谦虚、要低调,这是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则,从这一点来讲目前韬光养晦非常重要,使每一个人有一种紧迫感、有一种危机感,老使我们还不足,老是觉得我们还要努力,不管从对内对外来讲都有需要,本来中国就大,发展的就快,还牛逼哄哄的,当然要把你当做威胁了,这不是自己找事儿,还是闷头发大财比较好,所以我的回答是韬光养晦很有意义,今后还要基于韬光养晦。
 
  第二个问题:中美贸易战对中国资本市场造成了很大冲击,股市暴跌、人民币贬值,管理层如何应对?
 
  龙永图:这是一种误解,特朗普说一打贸易战中国股市就跌了多少,把这个功劳揽在他身上,大家都知道中国股市不是今天跌了,跌了多少年,股市的问题和特朗普扯不上关系,我这个人从来不谈股市,因为中国股市根本不反映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我希望有钱人不要谈股市。
 
  人民币贬值,我们对外说还是受市场影响的,最近美元一直很强,人民币主要对美元,美元强我们就弱,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况且征那么高的关税,我们人民币贬值一下也帮助出口企业一点。但是有一条,我们绝对不会让人民币失控、汇率失控,如果人民币出现汇率失控,美国人的杀手锏就是把你们的人民币搞垮,我们是可以控制的,所以股市暴跌、人民币贬值,这些都不是特朗普的功劳,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和中美贸易摩擦也没有什么关系。
 
  第三个问题:中美贸易战下对于大众来讲哪种投资理财更稳固?怎么看待中国的楼市?
 
  龙永图:今天我坐在董炳根董事长这儿,我当然说你们买房子更好,如果是保险公司我肯定说买保险,这个东西都是自己的判断,不是哪一个专家的来指点迷津的,指点迷津都是骗人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情况,钱多有钱多的干法,钱少有钱少的干法,让所谓的专家讲这个问题都是瞎扯,我从来不回答这类问题。
 
  第四个问题:贸易战中特朗普对知识产权的强调,对中国高新技术产业是否实现压制?
 
  龙永图:不是压制,是一种激励,强调保护知识产权不是因为美国人对我们进行压制,我们自身的需要,二三十年前、三四十年前我们还不这么想,那个时候我们穷,现在不是这样了,现在中国在创新领域中,在全世界不是很落后的国家,在专利申请量方面我们已经走在很前面了,所以保护知识产权是我们自身的需要,不是特朗普压制的结果。
 
  第五个问题:中美贸易战的爆发对传统贸易战的影响有多大?
 
  龙永图:就目前为止不是很大,但是对中国2000亿出口都要征高关税,对于传统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制造业会有一些影响的,这一点也实事求是,好在我们现在也不是在创业初期,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有一点汇率的变化、关税的变化,我们就活不下去了,无非是少挣一点钱,无非是咬咬牙,所以在这个方面就是怎样增强我们的应变能力,采取更多的方式,不是怨天尤人,不是无所作为,如果出现大面积的困难政府也会出手的,特朗普可以救农民,中国不能救中国工人?这是不可能的。
 
  第六个问题: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
 
  龙永图:我觉得从总体上来讲,中国和美国是两个大国,这两个大国的关系能否处理好中国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美国也要发挥很大的作用,两个手才能够拍一个巴掌,所以中美关系走向我们希望向好的方向走,因为我们一不挑战美国老大地位,二是我中国国内事情那么多,也没有时间挑战美国大国地位,也不想在世界上称王称霸,美国不必要把我们当做威胁,但是美国人不这样看,所以我们要做工作,影响那些把中国的发展当做机遇的人,团结那些能够和我们合作的人,这次中美贸易摩擦当中美国芝加哥的市长还带一个庞大的经贸代表团来访问,说明他们还是想和中国人做生意的,美国最大的电动汽车生产商还在上海投了一个大的项目,并不是说美国的企业或者美国的政治家都是反华的,美国人不是铁板一块,我们还是要做工作,总的来讲对中美关系的前景我还是看好的,大家不要过于悲观。我在美国呆了8年,我对美国人印象不错的,美国人这个国家的国民还是很慷慨的、很包容的,美国那么多的黑人、那么多的墨西哥人、那么多的中国人,当然也有对少数民族歧视的现象,但是美国这么多元化的社会,它的包容精神是很值得学习的,而且美国可以把全世界最好的人吸引到美国去,这是美国在科学技术方面长盛不衰,而且今后几十年还会引领全球科技发展最重要的方面,可以把全世界最好的人才引到美国去,发挥他们的作用。我们一方面要看到美国社会确实存在很多根本性的问题,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也要看到美国在科技发展方面还是引领全球的,而且我一再强调,谁能够在科学技术方面引领全球,谁就可能在经济全球方面引领全球,这一条是一个根本的规律。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我们还是要向美国学习一些好的东西,不要抱着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看待美国,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当中还是要像过去毛主席讲的、中央讲的,着眼于人民,使中美关系朝着有利于两国关系的方向发展。
 
  今天就到这儿吧,谢谢大家!
 
  编辑:齐晓彤 邓建乐 李振阳
[责任编辑:李振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